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七九 切磋
    接下来,这艘战舰径自回航,驶向大陆边缘处的小镇。等到了那里,就会将千夜和朱姬放下,然后另行安排浮空艇,送他们回中立之地。一路上,杨公公似乎真的觉得差事办好万事大吉,连面都不露。
  
      千夜虽乐得清净,也不禁觉得奇怪,为何李后会说自己“事情办得不错”?他究竟干什么了?难道是斩了六臂巨人?那也是夜瞳干的。再者说,这事在帝国怕还是无人知道。
  
      上面这些大人物,就喜欢遮遮掩掩的,从来不肯说句明白的话,喜欢玩天机术的就更是如此。
  
      千夜一边在心内吐槽,一边拿出那个长匣。
  
      既然弄不清楚李后的意思,就先看看她给了些什么吧。李后地位尊崇,出手总不好意思小气了。
  
      长匣在手中沉甸甸的,打开之后,一道艳红光芒顿时腾空而起,将室内映照得一片红光。
  
      长匣中间,摆放着一把短剑,剑刃如水纹,层层锯齿,剑身上则是明暗相间的纹理,宛若天成,却实是一个功用难明的法阵。剑身被一个怪兽衔在口中,它延伸出的长角就是天然的护手,身躯则是剑柄,尾部则在后方又构成一个小小的刃锋。
  
      这把短剑造型极为华丽繁复,细节精益求精,而且许多地方打造得极具神韵,远非千夜此前那些吸血刃可比。
  
      李后给他的居然是一把吸血刃,而且品阶有八级之高!
  
      千夜上一把吸血刃已在大漩涡内损毁,这把正好添补空白。千剑拿起这把吸血刃,入手的瞬间,意识中似乎响起了一声古老而悠远的咆哮,似有一头古老血族强者正对着天地怒吼。
  
      稍作尝试,千夜就了解了它的功能。除了基本的汲取生灵精血之外,这把剑还有超凡锋锐和坚固的性质,就是和当初的东岳对拼,也不吃亏。另外,此剑本身还能储存一部分精血,在必要时可以燃烧这部精血,化为威力巨大的一击。
  
      千夜暗金血气送入吸血刃,刃锋处即燃起淡淡血焰。试了试,千夜估算,这把吸血刃在储足精血后挥出的血轮刃,威力相当于侯爵的一击。
  
      对大多数血族而言,吸血刃是终结对手性命的工具,而不是主战武器。但是这把吸血刃却足以胜任主战武器,自然价值非凡。
  
      在长匣内,还有它的剑鞘,剑鞘上写着“血月”二字,想是这把吸血刃的名字。剑鞘则压着一张纸,上面用隽秀字体写着这把剑的历史。
  
      血月原本是一名血族公爵的专用吸血刃,其后在一场大战中,他陨落于武祖之手,这把吸血刃也落入帝室手中,成为宝库收藏之一。除了本身价值外,血月自身已有千年历史,这一点也是价值非凡。它还是以古老工艺手工打制,和近代血族吸血刃半工业化的制法完全不同。
  
      这把血月既切合了千夜的身份,又异常实用,可见李后是下了一番心思的。只是如此厚赐,千夜究竟做了什么,让她这么高兴?
  
      千夜心中也是疑惑不解,思索之后也无头绪,便索性不再去想,将血刃收入安度亚的空间。
  
      这时船舱微微一震,房门外便有人道:“马上就要降落了,将军还是及早收拾一下东西吧。”
  
      除了一个随身小包外,千夜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大部分东西都在安度亚的空间里。他出了船舱,跟随那名侍从来到甲板上。此刻浮空艇已经降落,地面上停着数辆越野车,同样没有标识。
  
      千夜带着小朱姬登车,进入小镇,在一处幽静的客店住下。那名侍从待千夜安顿好,递过来一面腰牌,道:“这是在小镇内行走的凭证,只要不出镇,哪里都去得。另外我家主人之前已经有过吩咐,您出来之后,所有事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调拨中转飞浮空艇还需要一两日,请您耐心等待。”
  
      “你家主人是谁?”
  
      那侍从指了指头顶,道:“我家主人和那位有关,除此之外,我就什么都不能说了。”
  
      那一位多半是李后,自然不会是皇帝。与李后有关,那就是李狂澜了。她和姬天晴出来得早些,有所安排也是正常。
  
      千夜放了心,打发走侍从,回到独居的小院,验看那块腰牌。
  
      腰牌上刻着一个原力阵列,相当于一块钥匙,可以出入一些特定的门禁类原力阵列。除此之外,就没什么特异之处。
  
      这个小镇是专门营建的,只供守护大漩涡出口处的特殊帝国部队使用,平时基本上是内外隔绝,只能从专门通道进出。镇内基本上没有闲人,既是大军驻扎之地,各类武库和军械库是少不了的。
  
      此地既然专供大漩涡出来之人暂时停留,自然也设有机构,专门收购在大漩涡内带出来的种种资源。既然是帝国收购,那价格当然不怎么好。原本一般人从大漩涡内出来,怎么都要交出一定量的资源。具体交多少,不同资源的价值怎么衡量,长久以来已有定规。
  
      但是千夜此次既然得了李后封赏,那这上交资源的义务也就给免了。其实这也是封赏的一部分。
  
      最后那侍从还道,在小镇中还有几家店铺,都是代表着各大世家在此经营,专门收购大漩涡内的资源,给出的价格相当不错。其中甚至有家是宋阀开的,号称什么都收。千夜如果有意,倒是可以去那里换些原晶。
  
      千夜当时只是道,此次是逃出来的,走的匆忙,基本上没带什么东西。一句话就堵死了侍从的试探。
  
      此刻在安度亚的空间内,可是放着海上莲生,连白果和白果酒这种好东西都得挤着放,其它珍贵矿石罕见药材什么的,都是哪里有位置就往哪里塞,根本没那么多讲究。这些东西随便拿出来几样,怕都是会引起轰动。巨大利益诱惑之下,说不定有些人就会动些别的什么心思。千夜自己身份又敏感,若是被人从这一点上做文章,倒还真没地方说理去。
  
      这里是秦陆,想要到中立之地,还需要到越陆或是西陆中转。看侍从的意思,他只负责将千夜送到中转之处,到了那里千夜想干什么,就是他自己的自由了。
  
      在小镇中安静等了一日,接千夜去西陆的浮空艇就到了。这样的安排很是贴心,西陆毕竟是赵阀的大本营所在,就算有谁想在那里对千夜不利,也得考虑考虑赵阀的态度。当日千夜逃离帝国,据说赵阀在暗中出了不少力,就差明火持仗地与军部干上一架了。
  
      这一日中,千夜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凝神修炼。运转玄篇曜篇的空当,就会翻阅黑之书。那最新的繁华一章,虽然演示的是宇宙世界的变迁,可是那种凝聚亿万年于一瞬的沧桑感扑面而来,每看一次,都让千夜心中震动,对于原力运转,渐渐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气息也渐渐深沉晦涩。
  
      日中时分,房门敲响,那名侍从又来了,道:“将军,浮空艇都已经备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您这就可以登船了。”
  
      千夜点头,抱着还在沉睡中的小朱姬,随着侍从走出小院。
  
      “将军,还有一位大人想要见见您。这个……见不见在您自己。”侍从说得有些吞吞吐吐。
  
      “什么人要见我?”千夜倒有些好奇了,这侍从的态度明摆着就有古怪。
  
      侍从还未来得及回答,外面就响起一个铿锵有力、宛若剑鸣的声音:“是我,敬唐李氏,李青云。”
  
      李青云这个名字,千夜也曾经听说过。和李家不睦的那段日子里,对于李家有哪些强者天才,千夜还是打听过一些的。李青云就是李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成名已有些时日。按照传言,李青云的天资明显在赵君弘等人之上,或许比赵雨樱都要强上一线,实是帝国年轻一代中的顶级强者。
  
      只是赵阀赵君度如日中天,有他在的一日,其他天才就都会黯然失色。
  
      李青云和千夜从无交集,怎么会突然跑过来找自己?从千夜在大漩涡里出来也就是一日功夫,这点时间,收到消息还能赶过来,说明他就在左近。那么,是凑巧如此,还是有意在附近等千夜?
  
      千夜缓步走出小院,望着面前的年轻人。
  
      李青云一袭青衫,如同文士,但双眼精光流转,时时似有剑芒射出。他整个人往那一站,就是一柄出鞘利剑。
  
      看到千夜,李青云也不多废话,呛的一声抽出长剑,朗声道:“早就听说千夜将军天资卓绝,能与赵君度并称,号称神将以下无敌手。却不知传言是真是假,我李青云倒想和将军切磋一下,以作证实。”
  
      这番话既直白也不客气,而且李青云毫不掩饰眼中的痛恨与厌恶之意。这就更让千夜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他了。不过他得罪李家的地方其实不少,或许其中哪个人就与李青云沾亲带故。
  
      当下千夜也不推辞,将小朱姬放在旁边,道:“李兄想要切磋,我自无不可。”
  
      “好,我就来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李青云咬牙,手中长剑幻作一道电光,迎面刺来!
  
      千夜不闪不避,身上隐隐透出一丝宇宙亿万年时光变迁的沧桑之意,一拳迎上。
  
      片刻之后,千夜抱着小朱姬,走向浮空艇。旁边侍从亦步亦趋地跟着,满脸堆笑。他偶尔还要偷偷回头偷瞄一眼,眼中带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李青云青衫破烂,正呆呆地看着地上断成数截的长剑,持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
  
      而此刻千夜随着浮空艇的升空,视野渐渐开阔,他俯视着渐渐远离的大地,心中忽有淡淡失落:神将之下,确实没什么好切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