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一 不见,再见
    南青城是千夜在中立之地的根基所在,新的暗火已经训练成形,宋子宁到来后,又大举引入大工坊体系,号称要按照帝国标准建造浮空战舰。现在战舰什么的尚没影,主炮也造不出来,但是民船级别的部件大多都能够制造了,就算现在建不出来整船,用不了几个月也就能造了。
  
      为了修建战舰,宋子宁几乎是倾家荡产,把大半个宁远重工都搬了过来。这里也是英灵殿彻底完善的希望所在,一直都极受重视。
  
      所以看到宋子宁的那句话,千夜着实一惊。
  
      南青城中已经有了巨大的财富,足以让狼王那种级数的强者都垂涎三尺。现在千夜、宋子宁、姬天晴等全陷进了大漩涡内,南青城可说群龙无首。帝**队若是仍在,那也就罢了,可惜的是等一众世家的人进入大漩涡后,他们留在中立之地就只有凶险。
  
      此时此刻,想必帝**队早已撤离,黑暗种族大约也是如此。这样一来,南青城就变成了真空地带,虽然有卡萝尔可以信任,可是仅她一人,却无力守护整个南青城。
  
      如今千夜的实力和在大漩涡内又是不一样,及时赶回南青的话,应该镇得住局面。就算狼王出手,有伤在身的情况下,他也杀不了千夜,还要时时提防千夜偷袭。
  
      盘点自身战力,原初之枪自是第一位的,现在第三根光羽已经开始染上灰色,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淡黑。原初之枪和血气级别以及使用频率有关,血气级别越高,用得越多,升阶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当千夜的黎明原力晋升十六级后,葬心就变得可用了,至少不会再被一枪抽干。现在打上一枪后,千夜还可留有余力跑路。
  
      有了晋阶的原初之枪,以及葬心,一般点的神将,千夜此刻至少也能正视了,对上也没有多少畏惧。
  
      但是想到南青城,千夜心中仍有隐忧,那就是从未露面的张不周。这位张天王在外来真正强者面前表现得十分软弱,特别是永之焰横行东海,几乎就坐在他的家门口,这位张天王却连面都不露,好像仍在闭关一样。
  
      然而千夜却知道,骆冰峰的死倒是有小半原因就是张不周在暗中出手。所以若说他因为闭关而不理世事,根本就是笑话。
  
      对于张不周,千夜目前没有什么办法,真到无法可想的时候,放眼中立之地,怕是只有夜瞳才能来救命了。
  
      一想到夜瞳,千夜心中极是复杂,哪料到自己助她登临圣山的话没喊出多久,就被她救了一次。若不是她斩了六臂巨人,千夜还不知道要被困多久。
  
      暗叹一声,千夜继续看信。
  
      宋子宁这封信的内容十分繁杂,主要是详述了南青城内工坊体系的分工,各板块的负责人是谁,以及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他交待得十分详细,甚至连日后的规划都写好了,看上去真是一副不准备再出现的架式。
  
      到了最后,宋子宁方道:“大致就是这样,南青城只要大方向不变,你想怎样做都可。倒是关于大漩涡的通道,我还有些想法……”
  
      看罢了信,千夜开始凝神思考。现在没了宋子宁,事事又都要他自己亲自动手,顿时觉得千头万绪,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当务之急,自然是提升实力。惟有真正在神将中立足,才有资格加入瓜分势力范围的这场游戏。
  
      离到东海还有几日时间,千夜夜以继日地修炼,休息时则不断参详黑之的繁华一章。他越来越觉得,宇宙天地演化时的原力变迁,蕴含了整个世界的秘密,以此作为对照,自己对于原力的运用理解就可以不断提升。
  
      在此之前有一段时间,千夜感觉自己的战技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阶段,似乎一切应用技艺已到此为止。但在这世间宇宙的变迁前,那点小技巧,根本就谈不上境界两字。
  
      每一天过去,千夜的气息就会变得深邃几分。
  
      浮空艇直飞南青,在城外不远处将千夜和朱姬放下。下艇之前,船长对千夜道:“七少说,过段时间帝国就可能有人过来找你。”
  
      “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从那个地方带出来的东西。七少的意思是,不用客气,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千夜在大漩涡内的收获确实不少,不过其中大多是有价无市之物,拿出来恐怕会有不少麻烦。算来算去,能够卖的倒也不多。
  
      下来之后,千夜并没有立刻回南青城,而是带着小朱姬直奔陆块边缘。此刻他实力提升,速度也是大增,一日后就到了夜瞳所居的战舰旁。
  
      当千夜站到战舰外时,耳边就响起夜瞳的声音:“你来了。”
  
      声音淡淡的,没有起伏波动,如同和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说话。
  
      千夜深吸一口气,道:“大漩涡里的事,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倒是要好好谢谢你才对。”
  
      不知为什么,千夜总觉得夜瞳这句话中有着隐隐嘲讽味道,听着不大对劲。虽然不知哪里不对,但他也不好一问究竟,沉默片刻,方道:“我在里面得了件东西,很适合你。那东西不好保存,所以我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拿过来了。”
  
      说着,千夜就取出了海上莲生。在晨曦启明的包裹下,这朵奇花依旧保持在绽放的那一瞬。
  
      看到海上莲生,夜瞳的情绪似是小小的波动了一下,片刻后方道:“它确实对我有用,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够拿到。想必付出的代价不小吧?”
  
      “机缘巧合,其实没有付出什么。”千夜道。
  
      夜瞳也没有多问,一缕血气从战舰内探出,将海上莲生一卷,就收入战舰。那厚重坚固的战舰外壁,在她面前形若无物。光是这份空间上的手段,就让人叹为观止。
  
      收好海上莲生,夜瞳的声音变得温和了些,说:“你给了我这个,只会加速我的觉醒,这一点,你想过了吗?”
  
      千夜一声叹息,道:“我总不能看着你灵魂残缺。”
  
      “可是过去的夜瞳就回不来了。”
  
      千夜沉默。这是他心中的死结,怎么都解不开。究竟过去的夜瞳是夜瞳,还是如今的夜瞳才是真正的她?或许再过多少年,都没有答案。
  
      见千夜沉默,夜瞳说:“笨蛋,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也……不用再来找我了。”
  
      千夜身体微微一颤,问:“为什么?”
  
      “我在这里,已经不是秘密。大概用不了多久,议会的人就会找过来了。而我在完全觉醒之后,会怎样选择,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我会重归议会,也许会远离避开。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再留在这里。”
  
      “我……要怎样找你?”
  
      “没有办法,也没有必要。等哪一天你能够压制永夜议会了,再来找我。否则的话,你会死的。”
  
      千夜深吸一口气,“可是那太久了。”
  
      “不然你还想怎样?在人族眼中,你现在是血族。而在永夜圣族看来,你仍是人族。你在帝国名声越大,对永夜的杀戮就越多。这份仇恨,真有那么容易忘记?你若是敢到永夜,必然会被围杀。”
  
      “我不怕死。”
  
      “不怕死也有很多种,有些是勇敢,可大多是愚蠢。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被愚蠢打动的家伙吗?”
  
      千夜无言以对。
  
      夜瞳的声音转为低沉柔和,说:“这不能怪你,你已经很出色了。惟一的原因,只是时间。”
  
      千夜已经在勇猛精进,可是想要登临顶峰,他还需要时间。而这偏偏就是现在的他最缺少的东西,是怎样都急不来的。
  
      “那么,再见了。”
  
      战舰中沉寂下去,再无声息。迦里南不知何时站到旁边,静静站了一会,见千夜仍是站立不动,才咳嗽一声,道:“千夜大人,该回去了。”
  
      千夜点了点头,随着迦里南向山谷外走去。在迦里南止步时,千夜忽然道:“下次我再来,这里就不会有人了吧?”
  
      “主人的事,从来都不会跟我说。所以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
  
      千夜点头,眉宇间那一点落寞怎么都挥不去。他抱着朱姬,一步步远去,终是消失在风雪之中。
  
      迦里南却没有立刻返回,而是看着千夜逐渐远去的背影,神情复杂,轻声道:“千夜大人又变强了啊!从今以后,倒真要叫他大人了。”
  
      以前见千夜时,迦里南还觉得自己有一战之力。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竟是一点战意都生不出来。迦里南血脉力量十分特殊,对于强者实力有敏锐感觉,正是当年知道夜瞳不可战胜,他才最后失去战心,彻底投降。
  
      而现在,千夜也开始让他有不可战胜的感觉。
  
      迦里南向战舰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叹,摇头自语:“主人……唉,可惜了。他偏偏遇到的是主人。”
  
      就在这时,迦里南似乎看到风雪中有个身影。他吃了一惊,定晴看去时,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仿佛是自己眼花了一样。
  
      迦里南心中狐疑,快步来到战舰前,绕着战舰转了一圈,仔细探查,可是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有人存在过的踪迹。
  
      “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他喃喃自语。
  
      当晨光再次到来时,千夜已经出现在南青城外,他将小朱姬放下,道:“醒醒,我们到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