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二 鹊巢鸠占
到家了?
  
  “到家不是正好可以继续睡吗?”小家伙显然很不愿意从千夜身上下来,哪怕她现在身体已经长大很多了,可这才几天功夫,她还是小女孩的心性。
  
  千夜很是耐心,说:“可是我们家里现在有点乱啊,需要清理一下。”
  
  “不是有打扫的人吗?噢,是要打架吗?”小家伙一下就有了精神。现在对她来说,生活最有意思的就是三件事,吃、睡和打架。
  
  “是要打架,不过要注意点,不要随便杀人,在我们自己家里,更不能喷毒,知道了吗?”
  
  “为什么不能喷毒?打架不喷毒的话,总觉得喉咙有些痒。”
  
  千夜哭笑不得。小家伙明显天赋开始觉醒,对于用毒越来越得心应手,本能地就想使用。另外毒液积得多了,似乎也需要倾泻/出去。可是小朱姬的毒,可是能令众生之池中那神秘存在也为之色变的。她这口毒一喷,方圆数里瞬间都成绝地,哪里能用在千夜基业所在的南青城。
  
  “就算是斯图卡伯爵,也会被她毒死的吧?”千夜想着。
  
  作为小朱姬真正意义上的血缘父亲,斯图卡伯爵惟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毒。但他的毒力,修为稍强的人族强者都能硬抗过去,与小朱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级上。所以宋子宁时常怀疑,小朱姬根本就和斯图卡没什么关系,只是不知名的原因被放在孵化室里而已。
  
  反复叮嘱了小朱姬不许喷毒,千夜才带着她,向南青城走去。
  
  南青城仍然是车水马龙的样子,城门中不时有载重货车组成的车队进出,显是一片商业繁忙的模样。可是在千夜眼中,和自己离开时相比,南青城却是萧条了许多。而且出入车队大多是打着商行的旗号,没有看到暗火的货车出入。
  
  此刻路上的人和车并不多,城头守军隔着很远就看到了千夜和朱姬。想不注意也不行,千夜携着朱姬,堂而皇之地走在大道中央。就算是有货车来了,也得给他让路。
  
  城头上此刻负责瞭望的是个老兵,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盯着千夜看了半天,又拿出望远镜看了一眼,突然将望远镜抛下,叫道:“是千夜!千夜回来了!快,快关城门!鸣钟!去鸣钟!”
  
  城头上瞬间乱成一团,众人如同受了惊的兔子,  四处乱窜。负责鸣钟的人由于太过慌张,几次手滑,让钟锤掉落。很是花了点功夫,代表着警戒的钟声才响起。声声钟声忽强忽弱,也没有层次节奏,分明就是敲钟之人心颤手软,才敲成这个节奏。
  
  鸣钟容易,想要关城门,可就要多费些事了。南青城的城门也是采用了蒸汽动力驱动的机械结构,自从宋子宁来了之后,更是大手笔地改成直接由动力塔提供能量。没有机械助力,这两道数十吨重的大门,是怎么都关不上,打不开的。
  
  南青城现在是四面通商之地,城内又有暗火佣兵军,还有众多强者坐镇,哪有不开眼的盗匪敢来这里打劫。
  
  但是有动力塔作动力供应,无须强者出蛮力,城门再怎么难关,也不过就是扳几个开关的事。可是现在警钟敲了好几下,前去关城门的军士已经去了好久,两扇城门还是全无动静,未见合拢。
  
  负责守门的军官此刻已经冲上了城头,吼道:“怎么回事!到现在了还没有关门,人都死光了吗?再迟一刻,等那人打进来,还想要活命吗?”
  
  这军官一阵咆哮,城楼上的一群老兵油子却神情古怪,都没有动作的迹象。那军官正要发火,旁边副官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大人,这门,真的要关?”
  
  “不关城门,是想找死吗?”
  
  副官道:“就是因为兄弟们都不想死,所以这门不能关。”
  
  军官一怔,“为什么?”
  
  副官道:“这城墙城门也就对我们这些人有点用处,真对上了那位主,能拦得住吗?这城门一关,可就显出了我们的敌意。那一位,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这里不少兄弟当年都参加过那场佣兵大战,全都被杀寒了胆,所以干脆投降过来的。”
  
  “就是那场死了几万人的大战?”军官脸色明显发白。
  
  “没那么夸张,可也绝对不少。”
  
  “那怎么办?钟已经敲了!”军官这才真的有些慌了。
  
  “敲钟没事,关门就不行了。万一那位想要泄愤,我们这些关门的,可是首当其冲啊!”
  
  军官终于明白过来,一连声地下令:“快去通知城里那些老爷们,另外敲钟,给我死命的敲,一定要让那些老爷听见!”
  
  这样一来,警钟响得更急更密,响彻整个南青城,城内顿时一片慌乱,转眼间就开始有兵马调动,反应不可谓不快。
  
  但千夜面前的城门,始终是开着的。不光城门没关,城头上的守军也是一个不见,全都缩在墙后或城楼里,压根不敢露头。
  
  如此一来,千夜哪还能不知道南青城里出了事?他一声冷笑,倒还真让宋子宁那个家伙给说中了。只是看这乱成一团的样子,似乎城内也不是铁板一块,至少想一口吞下南青城的那个家伙,并没有真正掌控局面。
  
  千夜徐徐升空,凌于城楼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南青城,道:“我是千夜。现在我已经从大漩涡回来了,这段时间不管发生了什么,那些不该待在这里的家伙,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立刻自己离开,还能保住性命。”
  
  千夜的声音并不如何响亮,却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就如他站在旁边说话一样。普通人也就是惊叹,而城内许多强者的脸色却是大变,甚至不少人都有了畏惧。将声音传到全城并不难,难的是在每个地方都是音量如一。如果细细思量,这后面代表的原力操控力着实恐怖。
  
  另外,熟悉千夜的人都知道,他过去并不张扬,甚至很多时候都是隐于众人之间。过去在南青城,出面主事的一般都是宋子宁和姬天晴。但是他此次回来,行事风格大变,那番话看似宽厚,然而中立之地乃是染血之地,每个人都是亡命之徒,最好的就是面子。就是本来想要偷偷溜走的,听到千夜这番话,多半也会留下来一战。若是就这样走了,以后再也别想抬头。
  
  有几人想到此刻在原本暗火总部里住着的那位,心中更是叹一口气。
  
  千夜话声刚落,就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好大的胆子!你算什么东西,还给我们最后一个机会?”
  
  一道身影从下方飞上天空,与千夜对面而立。这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其实真正面相还很年轻,只是眼圈有些青黑,显得有些憔悴,看起来远比真实年纪要老。
  
  又有四道身影从各方飞来,站成一个弧形,将年轻人拱卫在当中。
  
  这四人一到,那年轻人立刻变得张扬起来,先是仰天发出一串狂笑,笑得都有些发喘,然后指着千夜,道:“你,你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放狂言?明着告诉你,这城就是我看上了,我要了,你能怎么样?啊?说话啊,你能怎么样?”
  
  年轻人的手都快指到千夜的鼻子上了,千夜仍然不动声色,淡淡地问:“暗火里那些人,都怎么样了?”
  
  年轻人不屑地道:“还能怎么样?大部分都是从了,有几个关着,还有几个死硬的直接砍了。嘿,什么第一佣兵团,本少杀了几个,还不就是降了?不过你这佣兵团练得也不怎么样,里面就没几个长得像样的,弄得少爷我这段时间虚火上升,还得到城里商行里找乐子。”
  
  千夜丝毫不理会他话里话外的挑衅,又问:“那些直属暗火的商行和工坊呢?”
  
  年轻人哈哈大笑,道:“连佣兵里都没几根硬骨头,你还指望这些商人和工匠?他们就是狗,谁扔根骨头就是主人。”
  
  “也就是说,他们都从了你?”
  
  “那是当然,全都发过毒誓的。”年轻人傲然道。
  
  千夜吐了口气,紧崩的脸终于有些放松,目光在年轻人身后立着的四个人身上一扫,淡淡地道:“这四个就是你的护卫?”
  
  “是又怎样?用你的狗脑子想想,本少用得起这样的护卫,会是什么身份……”
  
  他话未说完,就被千夜打断,“他们弱了点,我来帮你测试一下吧。”
  
  说话间千夜纵身向前,一拳平平无奇地向其中一个生着浓密胡子的大汉击去。
  
  这一拳拳势既不快也不凶,就连原力波动也平平无奇,根本谈不上武道。那大胡子自已就是擅长拳道体术的,当下一声狞笑,暴喝一声,周身雷音轰鸣,一拳挟开山断河大势,向着千夜的拳头轰去!
  
  这一拳快到极处,刹那间就轰在千夜的拳头上。光是论拳头大小,大胡子的巨掌就比千夜大上一倍,气势更不知比千夜强大多少倍。
  
  围观众人都下意识地张大了口准备惊呼,哪怕千夜手臂被当场打折,都不意外。
  
  双拳交击的刹那,大胡子即刻将排山倒海的大力拼命送入千夜体内。然而他的狞笑旋即凝固,那所谓大力在冲入千夜体内,立刻迎头撞上了整颗拳头!
  
  所有的所谓大力全部被撞回来,不止如此,拳头也当头压下。那大胡子连惨叫一声都不及,整个人都爆成漫天血雾。
  
  千夜毫不停留,又向下一个目标轻飘飘的一拳轰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