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四 收复失城
    眼见手中这家伙不知道是死是活,小朱姬不敢再玩,乖乖地飞上天空,将手里的人往千夜面前一送,说:“ 捉来了。”
  
      千夜好像在想着什么,正自出神,看到小朱姬递过来一个满身泥土,衣衫破破烂烂的家伙,这才回过神来,原力一卷,就将那人定在空中。
  
      这人鼻青脸肿,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此刻已是奄奄一息。若不是原力气息不会改变,千夜几乎认不出这就是刚刚指着自己鼻子叫嚣的家伙。
  
      千夜指尖弹出一丝血气,射入他的体内。血气入体,他立刻就感觉到无法形容的痛苦,似乎身体内每个最微小的肌体都在被血火烧灼。这种非人能够忍受的痛苦立刻让他尖叫起来,面容扭曲,全身抽搐,就在要昏迷时,却又突然消失。
  
      “现在清醒了吗?”千夜问。
  
      他全身仍在颤抖不已,抬头看着千夜,眼中已满是恐惧,当然还夹杂着怨恨。
  
      “看起来还不太服,不过也没关系。说说,你为什么要来南青城。”
  
      这句话问完,千夜自己也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倒是蠢了,居然会问这么没用的问题。算了,你要是不想手下死光的话,就让他们放弃抵抗。”
  
      此时城中的战斗依然在继续,显然有些人不想投降,直到现在还在顽抗。几处要害地方战斗格外激烈,比如暗火总部,重新组织起来的忠于千夜的佣兵连续数次进攻,却都被打退,一具具尸体从楼中抛出,很是惨烈。
  
      那年轻人此刻稍稍得到喘息,脸上显出狰狞:“你都不问问我是谁?”
  
      “有必要吗?”千夜答得轻描淡写。
  
      年轻人后面的话全被堵了回去,说不出的难受。憋了好一会,他才像是被火烧到了屁股,跳着叫道:“为什么没必要?本少敢要你的南青城,自然有本少的道理!就算你手下全是些蠢货,可那些大商行的执事也都是蠢货?他们为何要配合本少,为何会把南青城拱手奉上,为何还会协助本少镇压一切敢于反抗的蠢材?”
  
      千夜向下方攻势越来越猛的佣兵指了指,道:“他们效忠于我,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害怕,这里面有很多人曾经站在我的对面,当过我的敌人,然后都被杀得怕了。至于那些商行执事……”
  
      千夜面容转为冰冷,道:“他们才是真的蠢,以为我不敢杀他们。”
  
      年轻人吃了一惊,“你!你疯了!那些可都是把分店开到了整个中立之地的的大商行!他们联合起来,就连本少也得正眼相看。你居然要杀他们的执事?他们绝不会罢休的!”
  
      这些大商行能够在中立之地站住脚,自然都不是什么善茬。他们有着和盗匪类似的血仇原则,谁杀了他们的执事,整个商行都会倾力报复,不死不休。只有这样,那些早就杀红了眼的盗匪才不敢轻易去动他们的货队。
  
      因为足够有钱,这些大商行都有着不弱于大佣兵团的武力,有两家甚至有自己的城市。商行卫队的装备也显著好于佣兵,对上了佣兵团,以一敌二毫无困难。只有宋子宁整顿后的暗火,被武装到牙齿,才在火力上彻底压倒了商行卫队。
  
      所以年轻人才觉得千夜疯了,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杀一个大商行的执事。没有充分理由的话,那些大商行反弹的能量也相当可怕,就连他也会受到责罚。
  
      此时关注着下方战事的千夜,有些不耐烦了,道:“还在抵抗,看来你的这些手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千夜对着暗火总部的一座小楼笔直落下,如流星般从屋顶穿入,感知瞬间扫过整栋建筑。在这栋楼里,没有像是被关押起来的人,也没有千夜熟悉的气息。紧接着无数血线跟随着感知穿透了整栋建筑,顿时令这个火力最猛的据点沉寂下去。
  
      千夜从楼门走出,身影一闪,又进入另一个据点。几乎在他进入的同时,据点就变成一片死寂。
  
      转眼之间,千夜已经从四个敌方据点中穿过。无论铁板还是混凝土都阻挡不了生机掠夺的穿刺。在他走过的地方,均成死域。
  
      最后,千夜踏进了暗火的指挥大楼。这是暗火最高大的建筑,也是当初和姬天晴、宋子宁一起建起来的,里面有不少横梁立柱,就是千夜亲自搬上去的。到了指挥大楼,就没法用生机掠夺了。这里有不少参谋和文职,也有许多杂役。
  
      那些中层军官就相当于暗火的骨架,没有了他们,暗火的指挥运转都会出现问题。既然宋子宁已经提前埋下了后手,这里也应该有不少人算是奉命投降。且在千夜感知中,楼内没抵抗的人还有很多,不好一气全杀了。
  
      千夜干脆用上笨功夫,一个个房间搜索敌人,只要还在抵抗的毫不废话,直接下手格杀。转眼之间,一个个人影就从指挥大楼的窗户中抛出,扑扑通通地摔在地上。抛人出来的楼层逐渐升高,一直到楼顶,两名狙击手被直接从上面扔了下来,砸在地面上,不知死活。
  
      片刻功夫,暗火总部的抵抗就被彻底镇压。
  
      千夜坐在议事大厅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俯视着下方众人。这个位置过去居于中央,本来就是他该坐的地方。不过那年轻人抢了南青,入主暗火后,把这个议事大厅进行了改造,在尽头处搭建起一个高台,现在千夜就坐在高台上,居高临下,俯视一切。
  
      大厅地面铺着一道红毯,从高台直通大门。高台之后则是一张巨幅挂毯,上面绣的是一头狰狞的虚空巨兽。议事厅两侧墙壁上镶嵌了许多古老刀剑作为装饰,并且各有几具盔甲雕像矗立。
  
      如此装饰之下,整个议事大厅变得庄严肃穆,更有种奇异而又古老的仪式感。大厅的主人也变得高高在上,与众生有了距离。
  
      这年轻人或许别的本事不行,室内设计装饰倒是一把好手。
  
      千夜坐在奢华的高背椅上,手支着下颌,正自沉思。下方两侧已经站满了人,一方是暗火大大小小的佣兵头目,另一侧则是工坊和商行的执事和代表。靠在前面的自然是宋子宁原本的那些手下,后面的则是各大商行的人,他们也想办法进了议事大厅,想要听听千夜归来后究竟有些什么打算。
  
      那年轻人站在高台下,神色有些尴尬。千夜似乎根本就把他给忘了,自己不知在想着什么。要不是身后两个膀大腰圆的佣兵虎视耽耽,这年轻人都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存在了。
  
      然而在高台上,还站着个容姿惊人的小姑娘。她正好奇地审视着大厅内的一切,包括画、挂毯和雕塑,也包括人。
  
      每个人被小家伙盯着时,都显得很不自在,有些胆小的甚至脸色都有些发白,微微颤抖起来。小朱姬看过来的眼神,总让他们觉得,那是在审视玩具甚至食物的眼神。
  
      小朱姬很快就结束了让每个人都不自在的看人过程,低声道:“都不好玩,也不好吃。”
  
      这两句话,立时让许多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小朱姬有些不耐烦了,于是捅了捅千夜。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千夜此刻如梦方醒,向下方看了看,说:“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他首先向年轻人一指,道:“说吧,你是什么人。”
  
      年轻人忽然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这一句话,他实在是等了太久太久。
  
      “本少张玄策,乃是天王侄孙!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
  
      千夜直接打断了他,问:“废话就不用说了。张不周的嫡系子孙都死光了吗,要派你出来招惹麻烦?”
  
      张玄策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一下他又被堵得不轻,若不是顾着面子,怕是一口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个,天王子孙自然是有的,只是我那几个堂兄堂弟都不太成器。堂叔们也是如此。”
  
      千夜终于有了些兴趣,道:“这就奇怪了,张不周自己的儿孙都不成气候,反而是你有天赋?有些说不过去吧。”
  
      张玄策其实原力修为也有十六级,而且根基非常扎实,原力也很精纯。按照中立之地的标准,将来晋阶神将有一半把握,哪怕放在帝国或是永夜,也算是人才了。只是他身上纨绔气息太重,战技尚可,心性实在是不过关,明显没有打过逆风仗。当千夜瞬杀四大护卫,又一击重创护法老者后,他就立时崩溃了,连还手的想法都没有。
  
      帝国千年历史,早就证明了血脉传承的重要。比如赵阀代代天才辈出,而帝血则更加恐怖,多有天王诞生,且还出了太祖武帝这样的绝世强者。一般来说,强者的嫡系血脉总是更容易产生天才的。没道理张不周自己子孙全不成器,要让一个侄孙出来胡闹。除非张不周子孙凋零,才有这个可能。
  
      张玄策被千夜目光一扫,心中就是一颤,道:“其实,其实这中间也是有原因的。在我还小的时候,原本三叔是惊世天才,据说将来成就可能不比天王低。三叔的一个孩子,我的堂姐,天赋也在我之上。那时真正的好事,根本就轮不到我,只是后来……”
  
      “后来怎样?”
  
      “三叔和朋友出去救人,人救回来了,三叔却没能回来。”
  
      千夜有些好奇:“你三叔的朋友是谁?”
  
      “骆冰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