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六 爰有所思

      千夜在居处转了一圈,毫不客气地将张玄策带来的所有东西都据为已有。他拿起几个时令的新鲜水果,塞给小朱姬,让她在一边慢慢啃,然后才打开院门,让纪瑞进来。
  
      纪瑞在院门外整整站了一个小时,却丝毫没有不耐烦的表情,见到千夜就是满脸堆笑,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而旁边的关中流倒是一脸铁青,看着千夜的目光有些不善了。
  
      千夜已经丝毫不给纪瑞面子,但身为纪瑞的下属兼老友,一向脾气硬的关中流却不顾千夜战力,实在是摆不出好脸色来。
  
      千夜对于关中流视而不见,只是向纪瑞点了点头,道:“进来吧。”
  
      关中流也想跟进来,好在纪瑞很知道察言观色,回头道:“你回去吧,我和大人要谈点事情。”
  
      关中流不情不愿,点头称是。
  
      千夜略微皱眉,喝道:“站住!”
  
      关中流停步转身,道:“怎地?”
  
      千夜打量了一下关中流,冷道:“怎么,这一段时间我们不在,你这是长脾气了,还是有新靠山了?”
  
      纪瑞大惊,忙过来挡在关中流面前,陪笑道:“老关他最近有点不顺,心情不好。大人别和这蠢货一般见识。”
  
      说话间,纪瑞连推带送,强行把关中流赶走,转向千夜时,又换上了一张笑脸。
  
      千夜回到客厅坐定,看着纪瑞。一段时间不见,纪瑞变得白胖了一圈,看来养尊处优,无心修炼。
  
      “纪城主,看来这些时日,你过得不错。”
  
      纪瑞一颤,勉强笑道:“又没什么事要我管,只要坐地收点小钱就好,我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千夜点了点头,道:“那位张公子对你也很满意啊,相当满意。连关大统领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听说,他来了之后你还是城主?”
  
      纪瑞笑得更加勉强,胖脸上开始冒汗,道:“谁都知道我这个城主只是挂个名,大家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只不过是觉得我当年发展南青,有些苦劳罢了。现在城里什么事我都不管,关中流那个统领也只是虚名,他现在能统领个啥?不过我府里那百来号守卫而已。”
  
      千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纪瑞渐渐坐立不安,汗水一层层地冒,擦了一遍又一遍,却怎么都擦不干净。
  
      好不容易千夜才开口:“纪城主,你好像不太舒服?”
  
      纪瑞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看到你,就浑身发软。这也不是不舒服,就是,就是被你吓的。真是奇怪了,过去我就是面对狼王时也没有这样过。千夜大人,你是不是在大漩涡内得了什么奇遇,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千夜双眼微抬,道:“纪城主能在这个位置上稳坐这么多年,果然是会说话的。我还是我,如果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修为又晋了一阶,现在是十六级了,比城主你还是低了一级。”
  
      纪瑞立刻大摇其头,“等级这东西对您来说毫无意义。我就没见过十六级能一个照面打跑神将的。”
  
      “你来见我,不是为了说这些的吧。“”
  
      “大人,我就是想和您说说张公子……张玄策来南青的事。”
  
      “说吧。”
  
      纪瑞这才得机会擦了把汗,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他刚刚讲完,忽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尽管千夜在前,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回头,印入眼帘的就是朱姬那张刚有点祸国殃民意思的小脸。
  
      纪瑞只觉得这张脸有些眼熟,刹那间不知怎地灵光一现,就想起了究竟在哪里看到过这张脸。
  
      “是你!”纪瑞一声惨叫,全身立刻瘫软无力,连同椅子一起翻倒。他滚了几圈,撞在墙上,这才扶墙坐了起来,指着小朱姬,全身发颤,说不出话来。
  
      他终于想起了小朱姬,想起了她一举毒杀无数佣兵的过往。此刻在他眼中,朱姬那表情哪里是可爱,分明就是肉食动物看待心爱食物的样子。他下意识地摸着自己身体,想看看是不是已经中了奇毒,活不多久了。
  
      “朱姬,过来。”千夜唤了一声。
  
      小家伙不情不愿地来到千夜身后,伏在他背上,轻声道:“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果然!”纪瑞心中骇然。
  
      小朱姬又补了一句,“煮了也不好吃,太油腻了。”
  
      千夜顿时一阵头痛,斥道:“这种话以后不许在人前说。”
  
      纪瑞却是如蒙大赦,心中狂喜,暗自下定决心,若是活着回去,一定加餐,以后每天吃五顿,争取一月之内再肥三十斤。
  
      千夜这位爷身边的,可没一个善茬!这小姑娘不知是什么来历,居然还是吃人的。
  
      千夜指了指椅子,道:“城主,坐。你这么怕我和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心虚?”
  
      纪瑞一惊,忙道:“大人,我可是什么都说了。现在……我连修炼前程都不打算要了,还有什么可心虚的。”
  
      说到最后,纪瑞声音已经有了一些苦涩。
  
      千夜沉吟了一会,道:“这次事情我大致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等我弄清楚了整件事,再做决定。”
  
      “是,大人。”纪瑞躬身退出小院,快步而去。看得出来,这里他一点也不想多待。
  
      纪瑞离开之后,千夜就静静坐着,不说也不动,又深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当中。
  
      小朱姬却是一刻都闲不住,整个院落里上窜下跳,转眼间就找不到任何新鲜的东西,又来到千夜面前,攀到了他的身上,使劲地拱。
  
      她现在是什么力气,虽然在撒娇,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受得了的。以千夜的体质,也隐隐感觉有些疼痛。如果换个普通强者来,大概肋骨都会被拱碎几根。
  
      千夜终于注意到小朱姬的异常,问:“你怎么了?”
  
      “痒,全身都痒,骨头发酸,想……想打架,喷毒也行。”小朱姬张着口,呼呼喘气。
  
      她这么喘气,千夜也有些心惊。他把小家伙举到眼前,仔细看了半天,又问了几句,才弄明白原委。
  
      原来还是六臂巨人的心脏实在太补,迅速让小家伙越过了十年的成长期。现在她从沉睡中醒来,每时每刻都在生长身体,就这样也无法发泄过剩的精力。按照蛛魔的天性,这时就是猎食和厮杀的季节。同一窝的小蛛魔,乃至这一季出生的小蛛魔,都会在辽阔天地中开始猎食。他们的敌人不仅有凶兽和其它黑暗种族,也包括同一季的同族。
  
      在极度血腥的厮杀中,只有最强壮的蛛魔才会活下来,并且有机会觉醒强大的智慧。虽然蛛魔在逐渐走入文明后,已经能够控制同族间的残杀,但是几万年形成的天性本能还在。
  
      小朱姬这个时候,就开始有暴力倾向。不过绝大多数蛛魔在这个时候多半被本能控制着,而小家伙已经有相当的智慧了。她一边在千夜身上拱,一边开始思考。
  
      “想什么呢?”千夜问。也无怪他会问,小朱姬思考得太过专心,连用脑袋拱千夜都是漫不经心的。
  
      “爸爸,你应该去打仗了。”
  
      “哦,打谁?”千夜饶有兴味地问。
  
      “那些抢了你东西的人啊!他们看起来不弱的样子,打起来一定很过瘾。”
  
      “为什么要打仗呢?”
  
      “因为去打仗,我就可以打架了,还可以喷毒。”小家伙一不小心就被套出了实话。
  
      千夜又是哭笑不得。这小家伙实在有点太聪明了,为了自己能够有架打,有地方喷毒,居然挑拨自己发动报复战争,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其它蛛魔在这个时候,会的只是偷跑出去靠本能厮杀吧?
  
      千夜拍拍她的头,道:“再等几天,会有架打的。”
  
      小朱姬嘟起了嘴,不情愿地道:“好吧,我等。”
  
      千夜点头,又陷入了沉思。
  
      天色渐晚,屋子里也阴暗了起来。小朱姬东张西望,最后还是自己去点了灯。蛛魔感知发达,黑暗对他们原本没有影响。不过小朱姬是跟着宋子宁、千夜长大的,早就习惯了有灯火的日子。
  
      她跑到千夜面前,双手托腮,盯着千夜猛看。
  
      如是看了一会,千夜终于有所察觉,道:“又怎么了?”
  
      “爸爸,你怎么了?”小家伙反问。
  
      “我?我没事啊。”千夜有些莫明其妙。
  
      “你变了好多,就是,就是……”小朱姬努力想要找词汇形容,可是她长大得太快,词汇还很匮乏。
  
      认真想了半天,小朱姬才找到了合适的词,“你总是在走神。”
  
      “走神?”
  
      “是啊!好多人当着面和你说话,可是你也不理会他们。直到过了好久,你才会知道他们是在和你说话。嗯,这些家伙觉得你是在轻视他们,心里都有了敌意。”
  
      千夜看着小朱姬,眼中闪过异色,“你能感觉到他们心中的敌意?”
  
      小家伙用力点头,“很明显。”
  
      自斩杀张玄策四名护卫、一击重创神将老者后,南青城里任何人见了千夜都是恭恭敬敬,心里有想法也会藏得好好的,哪敢让人看出分毫敌意?然而小家伙却能感知到这一点,天赋能力就有点恐怖了。
  
      “好吧,我在想事情。”
  
      “想什么?是在想阿姨吗?”
  
      “……是啊。”
  
      “想阿姨的话,就去找她说话啊。”
  
      千夜沉默,然后轻声道:“现在去……她已经走了吧。”
  
      “阿姨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
  
      ps:6月计划完成一半,给自己点个赞。大结局的大纲还在修改中,大家想来个惊喜呢?还是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