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九九 利益和利益
听到如此秘闻,中年人的脸色却有些微妙,显然对于血族大公爵的话明显是不信的。
  
  他将目光从装有源血的盒子上移开,道:“二十七块大陆,到如今我们也没能完全探索,最最上层的那块大陆,尚未能踏足。你们口中的新世界,又在哪里?”
  
  血族大公爵面对中年人的质疑,没有半点异色,微笑道:“说起来我也是有些不信的。不过既然我家主上已经许下了这么大的代价,总不会是开玩笑的吧?若真是的玩笑,代价也未免大了点。”
  
  中年人点了点头,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他向源血一指,道:“订金是源血,那么报酬呢?”
  
  大公爵伸出一根手指,道:“其一,是赵君度的一滴青血。”
  
  中年人淡道:“一滴青血又有何用?”
  
  大公爵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以赵君度如今修为,最多也就只能提炼出三滴青血。其中一滴作为开启新世界的钥匙,一滴主上自留,一滴给你。”
  
  “总共只有三滴?那为何不等他修为再提升一些,再行提炼?”
  
  大公爵冷笑道:“若他成了神将,还怎么制他?你能拿出什么特殊手段害死他不成?”
  
  中年人一窒,缓缓点头。像赵君度这样的天才人物,在战将阶段即可越数级挑战,如果没点准备就已经很难在正面战场上杀死他们。一旦踏破神将天关,再得到一两个特殊能力,更如鹰上九天,鱼归大海,纵使大君亲自出手堵截,也得费上一番手脚。
  
  大公爵又道:“其二,新世界的大门出现时间短暂,等原力潮汐一过,就有可能失去机会。下一次原力潮汐又是几百年后,谁也不知道那时是否还会有发现新世界的机会。”
  
  “这滴青血,于我何用?”
  
  “你们人族不是早就有吸收原晶的法门?一样照用就是。青血能够提升天赋潜力,远不是原晶那种东西可比的。这种法门,大人您应该已经熟悉得很了吧?”
  
  他最后一句话中之意,自是嘲讽人族内斗娴熟。中年人只当没有听到,沉吟不语。
  
  大公爵有些不耐烦,道:“这还有什么可想的?一滴青血相当于赵君度三分之一的血脉力量,得了它,就是一个废物也能成就神将,普通神将则能晋升上位神将。只是进不了天王至境而已。”
  
  中年人轻出一口气,道:“血脉一道,的确是你们研究得比较透彻。”
  
  大公爵就道:“第二件,是一滴亲王级源血,确定来自十二古老氏族的血脉。”
  
  中年人点头。
  
  “至于第三嘛……”大公爵随即拿过一张纸,写下两个名字,递了过去。
  
  中年人看了,皱眉道:“这是蛛魔和魔裔的两位公爵吧?他们有何特殊之处?”
  
  大公爵微笑道:“这两位在统率舰队方面算是相当出众,好象你们帝国的禁卫舰队就没在他们面前占到过便宜。”
  
  中年人略一沉吟,道:“确实。”
  
  大公爵盯着中年人的眼睛,缓缓地道:“我不管你真的只是右相的手下,还是右相本人。我家主上知道右相也是为人族、为帝国日夜操劳之人,所以就将这两支舰队送与你们。吃掉他们,你们在浮陆上的战局就会有根本改观,若是这样都还打不赢,那也怪不了我们了。”
  
  这一次,中年人终于动容,道:“贵上的意思是?”
  
  “我们会把这两支舰队的行动信息全都告诉你们,并且在适当时机安排他们采取适当的行动。”
  
  这话点得就非常透彻了,中年人神色变化,沉吟许久,仍是犹豫未定。
  
  大公爵见了,就道:“你们人族虽然折损了一位绝世天才,但恕我说一句不好听的话,这样的天才,我们永夜也是每隔几年总会出那么一两个。只不过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不是半途夭折,就是成长得不够充分。资源就那么多,不可能让每个天才都成长到极限,能抢到多少,也是他们的本事。”
  
  “此言有理。”
  
  “所以,同样道理,赵君度是否能成长起来,可还不是定数。为了交换这两滴青血,主上也是下了血本。我们送出的代价绝对不小。换个角度来说,这就等如是你们人族用一名未来可能的强者,来换取当下的利益。此次交易成了,人族怎么说都能获得十年的优势时期。这笔交易是赚是赔,完全看你们在这十年中如何发展。”
  
  大公爵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道:“我听说右相有经天纬地之才,十年时间都利用不好,可未免说不过去。”
  
  中年人不管他的话,依旧沉吟,未有答复。
  
  大公爵冷笑道:“新世界大门一开,议会必然全力开拓新世界。一块浮陆,丢了也就丢了。况且开拓新世界必定会牵涉极大的精力和资源,若是没有青血,错过了开辟新世界的时机,那么这些精力资源,不用说肯定是用来对付你们人族。其中利害得失,你们自己想吧!”
  
  中年人终于抬头,淡道:“那就这样议定了。不过,我要先吃下那两支舰队。”
  
  大公爵失笑,道:“你胃口倒真不小。不过,为了表示诚意,这个条件可以答应你。过几天就会把情报送过来。这笔功劳可不小,你们得好好安排啊!”
  
  “这个自然省得。”
  
  “那我就走了。”
  
  中年人淡道:“路途多险,你又伤了身子,还要多加小心。要是回不了永夜,可就有意思了。”
  
  大公爵哈哈一笑,道:“这你大可放心!想要我命的人很多,但想我活着的人也不少。这一路上,我必不会有事。”
  
  “希望如此,送客。”
  
  大公爵被送入中年人来时的马车,不疾不徐地离开。而中年人则拿起一张纸,在上面刷刷刷写下十几个名字,仔细看的话,都是帝国年轻一代的天才,包括姬天晴、李狂澜也赫然在列,名单上还有几个不为人熟知的名字。
  
  名单最上,就是赵君度。
  
  但是赵君度之下,姬天晴之上,还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宋子宁,另一个则鲜有人知。
  
  他先是提笔把最上面的赵君度划掉,然后沉吟良久,方在旁边添了个李字。只有一个姓,并没有名字。
  
  他犹豫片刻,然后又提笔,在李字旁边再加上千夜。看着千夜二字,他轻叹一声,想了许久,把这个名字涂去了一半。
  
  然后下面的名单,他写写画画,就快得多了。等到天近黄昏,一张纸上已经涂得不成样子。
  
  他反复看了数遍,将纸在烛火上烧掉,又是一声叹息。
  
  中年人走出书房,吩咐道:“备车,回府。”
  
  片刻之后,一辆马车就驶出庄园,向帝都疾驶而去。
  
  夜色渐深,宫中却不宁静。
  
  平常这个时候,李后应该要回宫休息,但是今晚,她却特意移驾凤梧宫。这是她专门在宫中会见外客的地方。
  
  凤梧宫内已经有人候着了,赫然就是方与血族大公爵分别不久的那个中年文士。
  
  李后进殿坐定,目光在文士脸上一转,微显意外,缓道:“右相来都来了,又不是外人,何必还要换副样貌,遮遮掩掩?不过话说回来,右相这易容神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若不是早就知道,怕是连本宫当面,都看不破你的伪装。”
  
  右相伸手在脸上一抹,瞬间容貌变化,连身材都改变少许,气质更是宁定从容,悠长深远。他施礼道:“谢娘娘夸奖。”
  
  李后淡道:“这样遮遮掩掩来见本宫,让朝中那些官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堆闲话。”
  
  右相微笑道:“我即使事事光明正大,他们也会有一堆闲话。与其如此,倒不如给些把柄,这样一来,至少知道他们会在朝堂上如何说我。省得他们为了做文章,天天盯着我。”
  
  “也有些道理。右相深夜来此,不会只是为了给人一些把柄的吧?”
  
  “当然不是。臣实是有要事禀告。”
  
  李后轻轻挥手,内侍宫女就退到了廊后,随即一道淡淡光幕落下,将李后和右相罩在其中,影影绰绰的有些模糊。这样旁人看得见李后和右相的行止,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现在可以说了。”
  
  右相郑重道:“微臣此来,主要是想要求证一件事。”
  
  “何事?”
  
  “臣听闻娘娘对李家将来有所规划,只是这规划依据为何?”
  
  李后神色不变,淡道:“右相以为应该是何依据?”
  
  右相道:“臣听闻,李家很快将会有一惊世天才出世,不知传言是真是假?”
  
  李后脸上泛起寒气,默然片刻,方道:“这话也就只有你敢问得出口。你想要知道,是何用意啊?”
  
  右相却是不惧,微笑道:“看娘娘神色,此事大概不会差了。其实微臣想法很简单,此前娘娘说的事,微臣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但这将来李家真能有国之栋梁出世,那我这一身本事,就是借与李家又有何妨?”
  
  李后的手微不可察地颤了一颤,随即恢复正常,道:“右相这决定,似乎草率了些。”
  
  “微臣只是想为帝国,为人族再添一栋梁。李家之子若是真有惊世之才,那我必会辅他成长。”
  
  李后饮茶,头微不可察的点了一点。
  
  PS:总算赶上了,差点晚节不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