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三零七 骨血亲缘
各路宾客几乎全都是抱着和那两人差不多的看戏心情围在周围,其中还有不少实力够、性子急的,索性飞上半空,居高临下,将整个宋阀长老们的惨相全都收在眼底。至于他们飞得不高不低,仪态从容潇洒,是否有炫耀自身的嫌疑,就不得而知了。
  
  几乎所有目光都落在千夜身上。毕竟现在他已是传奇般的人物,不坠之城一战光芒四射。就连帝国上层内部都有不小的争论,以千夜为帝国为人族立下的赫赫功劳,是否就可以不去计较他的血族身份?
  
  这一派观点还是颇有声势的,毕竟此前谁都不知道千夜是血族,他自己也没有丝毫失控表现。这显然和被感染同化或氏族传承的血族大不相同,有血脉纷杂的中立之地存在,或许可以解释为天生的混血儿后天的血族血脉显性,这其实就不牵涉到阵营原则以及天然仇恨了。
  
  只不过与黑暗种族势不两立,有踏入帝国土地者即行格杀,乃是太祖立下的规矩,再有什么样的特例也难以更改。况且没有这条规矩铁血震慑,在力量、长生乃至利益的诱惑下,怕是人族内部会多出不少叛徒。
  
  且不论国是,如今传说中的千夜活生生就在面前,众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放得开的贵妇贵女们更是死盯着他不放,恨不得用目光将他捆了,拖到自己面前来,好好欣赏把玩。
  
  千夜为夜瞳一怒镇压栗风水,杀出不坠之城,离开帝国,自绝大好前程。
  
  在男人看来实是不智之极,而且他和夜瞳在一起事实上算是沾了血族,属于有错在先,和缓和缓,权衡权衡,总有解决之途。只看事到如今,除了军部某个派系跳脚外,其余勋贵或视而不见,或态度暧昧,显然不是没有回旋余地,何必用这种激烈手段。
  
  可在少女眼中,却完全是另一个故事。她们看到的只有千夜为心爱之人不惜一切。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自然要赶紧看个够。不光是看,几个少女还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对千夜评头品足,有如男人们在堂子里点评清倌。
  
  不远处,仍做侍女装扮的宋慧一脸厌恶,自语道:“哼!一群不要脸的东西,连装都不装了。”
  
  许是觉得人多无所谓,又或是真心不顾忌宋阀,宾客们说话的声音可不算小,至少有部分清晰传到了宋阀长老的耳中。其中那句‘蠢得跟宋阀长老一样’,登时令他们脸色发青。
  
  不过怒归怒,长老们的第一件事还是赶紧从废墟中爬出来,整理仪容。在千夜面前可以装死,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又怎么好意思装死?
  
  一时之间,宋阀长老们纷纷起身,拍灰掸土,转眼间就精神抖擞地站在当地。有几个身在废墟当中的,还飞了起来。除了原大长老宋仲埕重伤不起外,其他长老们大多没什么事,至少看着没事。
  
  千夜和宋子宁面面相觑,千夜就道:“我就说打轻了吧?早知道就不该只用三分力。”
  
  宋子宁笑容尴尬,神色无奈,一双眼睛却渐渐变得幽深漠然。
  
  商人本色,察颜色,识时务,宋阀长老们将之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早就听见宋子宁那句“别真打死了”,既然没有性命之忧,认真反抗岂非自己讨打。而人都躺倒了,任你千夜强如神将又能怎样。。
  
          
  
  市井之间有滚刀肉,高门世族有宋阀长老。宋子宁恨不得自己,从来不曾洞察人心。不过三千大道择一而行,他本就走了那条最为不同的道路,踏遍万法,直入天方之境,砥砺众生,方成世间繁华,骨血亲缘也就如此罢了。
  
  而此刻,最先爬起来那长老正指着一众护卫,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袭击长老会的两个凶徒拿下?”
  
  护卫们早分出一组将宋仲埕送医,剩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没有动作。他们地位低微,基本判断识见还是有的。大丧期间,谁是对老夫人过世真心悲痛,谁连四十九日都没过,就急着分家,都是有目共睹。
  
  护卫首领干站了一会儿,被逼不过,赔笑道:“长老,那不是七公子吗?”
  
  “什么七公子!他早就不是宋家的人了!现在他就是个外人,给我拿下,你耳朵聋了吗?”
  
  这长老虽然也是拳头没有沾身就躺了的一员,可在地上滚了一遭,他当真没有火气吗?自然不是。此时他歇斯底里地咆哮怒吼,全冲着护卫首领而去。但要他自己冲过去拿下宋子宁和千夜,那是说什么都不肯的。
  
  他在这边愤怒发泄,却没有注意到旁观者都是神色有异。许多人忽然都开始皱眉凝思,目光在宋阀长老们和宋子宁身上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千夜脸色第一次变了,他望向宋子宁,缓道:“我真想杀人了。你不用管我,我杀得出去。”
  
  宋子宁摇头,道:“不,不值得。”
  
  那长老听在耳里,气势更涨,转头对千夜喝道:“你一个血族杂碎,待会就要被碎尸万段……啊!!”
  
  千夜身影一闪,手中血光乍现,刹那间已将那长老的四肢斩去!
  
  那长老痛极,又是恐惧,在废墟上翻滚呼号,转眼声竭晕了过去。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一名长老动一动脚步。
  
  宋子宁目光扫过全场,无论远近人群,依然没有看到宋仲年的身影。他漠然的眼底连失望的神情都映不出来,只有熊熊火焰开始升腾。
  
  他沉声道:“这里可没什么血族。这位夜千大人,是地地道道的人族,诋毁诽谤在大秦律例里,可也是会入刑的。况且若真有血族,在场诸位,怕是没几个能活下来。”
  
  这是赤裸威胁了,配上长老血肉模糊的身体,格外有效果。
  
  说罢,宋子宁微微一笑,道:“既然我已经不是宋阀的人了,那就先容我杀一个人!”
  
  他身影一动,幻化出数道残像,个个姿态不同,瞬间出现在人群中一名年轻人身前,伸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然后又回到原地。
  
  宋子宁沉声道:“宋子齐,当日你远赴中立之地,将我行踪卖给狼王,以至我失手被擒,差点丧命。那个时候,你可想到会有今日?”
  
  那年轻人正是出卖他的宋子齐,此刻他扼住自己脖子,口中嗬嗬作声,指着宋子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位身为宋子齐同房长辈的长老跳了出来,又惊又怒,叫道:“宋子宁,你对他做了什么?他可是你堂兄,你怎能下此毒手?”
  
  宋子宁冷笑,“当日在远古圈腾战堡的时候,他可曾认我这个堂弟?宋子齐,你好生去吧。”
  
  宋子齐又嗬嗬叫了几声,头顶忽有片片飘叶浮现,随即脸色惨淡,仰天倒了下去,生机尽去。
  
  骤然寂静。
  
  谁都没想到,一向温和风流的宋子宁竟会当众对自己血亲狠下杀手!
  
  直到宋子齐丢了性命,宋阀两位长老都重伤不起,众人这才收拾起玩笑心情,心中凛然惊惧。
  
  千夜和宋子宁虽然生得好看,可实际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猛人。
  
  宋子宁环顾一周,放声道:“原本我此次回来,还曾心存幻想,想着既为高陵宋氏血脉,是否能够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想我宋子宁从军多年,一手覆局之战数不胜数,如何就不能以一已之力,换出生之地一个太平?”
  
  他顿了一顿,苦笑道:“然则大厦易扶,人心难易。血脉相连、骨血之亲都是如此离心,我又能做些什么?  老祖宗当日心情,我此刻才能体会一二。对着这些货色,又能如何?难不成真把整个长老会都屠了?”
  
  众长老脸色都有些发绿,但谁也不敢出声。宋子宁既然已经开始下手杀人,杀一个和杀几个又有什么区别?世族内务帝国可是不会管的,密约盟友也远水救不了近火。
  
  一众宾客却是心有感触,叹息不已。在场多是世家大族嫡系主支,眼见宋阀如此情景,连宋子宁都回天无力。一时之间,凡是胸中还有些理想抱负的,都是心有凄凄。
  
  宋子宁的声音在全场回响,“我宋子宁自幼身入黄泉,长大从军,一路走来,所过之处皆是战场。此许名声,全是靠着敌人的尸骨而来,所以谁要是以为我宋子宁不会杀人,那可就错了。”
  
  宋子齐尸骨未寒,自然不会有人置疑宋子宁的这句话。
  
  宋子宁稍停片刻,声音转变冰寒,道:“各位长老既然认为我现在已经不算宋阀的人,那也无妨。只有一句话,我今天放在这里。族中公产乃高陵宋氏嫡庶旁庸数万人立身性命之本,无论阀内何人,敢打主意的,无论阀外何人,敢低价收购的,都是我宋子宁一生之敌!老祖宗一辈子心血所系,想吞的人,就要有家破人亡的准备。我宋子宁办这种事,从来不择手段。”
  
  这番话自帝国未来军神的口中说出来,自然另有一番滋味,许多人就是神色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宋子宁转向宋阀一众长老,淡道:“最后劝你们一句,早做应对准备。用不了多久,大概青阳王的使者就会上门了。”
  
  这个消息比宋子宁那番话的威力更甚,宋阀众长老顿时炸开锅,一个个都失了方寸。
  
  PS:凌晨四点到家,一早被电话叫起,谈完事情就睡不着了,看看离下午行程还有个把小时,索性起来码字。
  
  有人问我累吗?说不累就是矫情了。不过俺有特殊的解乏技巧,比如说看看书友“小小瓶子白羊”的分析贴。有什么比用心布线写了暗手被发掘,并非刻意但确有弦外之意被领会,层层大局被拨开了大半,但是还能藏住一小半,更让一名作者心满意足的呢?
  
  同人故事就更有意思了,原来在你们的眼中,我的世界还可以是这个样子,原来在我的世界里,还有那样演化的可能性。
  
  我有万千世界想要分享给你们,而你们也在将同样丰厚的馈赠送与我,感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