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一 摊牌
  千夜向前走着,仿佛走在无涯的时间荒野上,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存在本身亦是静滞,而不知其意义。

  直到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千夜才蓦然惊醒。到了他这个级数,根本不容人悄无声息地近身。当即想也不想,反手就是一记肘击。 

  身后那人似也有所准备,抬臂架住了千夜这一击。只听一声闷响,那人突然就飞了出去。

  这一击,双方原力轰然对冲,爆裂声势却不如预想。千夜只觉那涌来的原力层层叠叠,变化几是无穷无尽,每一重变化都会把他的原力分割得更细,转而加以侵蚀消融。虽然千夜原力精纯之极,根本无法侵消,但被分割后,也要各自为战,威力大减。

  只不过千夜这一击送出去的并非只有原力,还有自身的澎湃力量,双重叠加,身后那人哪里受得了?纵是原力运用得再精妙无伦,仍被千夜一肘击飞。

  接触到如此繁复精致的原力操控,千夜立时感觉不对,连忙收回后续攻势。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身感受世间繁华,果真自然天成,妙用无穷。

  他回身叹道:“你怎么回事?也不打个招呼。没伤到吧?”

  宋子宁在三步之外轻飘飘落地,苦笑道:“我都喊了你好几声,你也不应。我不要紧,要是这样都被你伤到,那我也不用混了。不过,你下手真重!”

  千夜道:“无意的。”

  宋子宁仔细看了看千夜,摇头道:“我本来想问你们之间怎样了,但是看你的样子,已经不必问了。”

  千夜苦涩一笑,“确实不用问了。不过,我却有些想不明白。”

  “哪里不明白,也许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

  千夜索性也不走了,环顾四周,找了一处盘膝坐下,将自己与夜瞳最后的谈话说了,然后道:“我不明白,新世界究竟是什么,又与我和她之间有何关系?”

  宋子宁也在他面前同样坐下,“我明白了,时间。她说过,是时间,对吧?”

  千夜点头。

  宋子宁道:“帝国上层近来也有所谓新世界的传说。据说新世界中有关于黑暗本源的秘密,而最先感应到的是鲜血长河。可想而知,这样的世界会令整个永夜都为之疯狂。近来从永夜那边传来的消息也证实,黑暗种族所有巨头都开始频繁活动,应该是为开拓新世界作准备。至于夜瞳,虽然我到现在都无法查到她以前的身份,不过你觉得,仅以她目前战力而言,会不参与到新世界开拓中吗?”

  千夜静静听着。

  宋子宁又道:“她一直说要重返圣山,假如新世界真如传说中那样藏有黑暗本源乃至鲜血长河的奥秘,想必会是她恢复全部实力的关键。在这样的争斗中,现在的你还插不上手。这就是时间,你生的晚了十年。”

  终于明白了原因,千夜非但不觉释然,只有更加苦涩。相比努力未果,根本无从努力,才更加悲哀。

  宋子宁轻轻拍拍千夜的肩,道:“其实也不是全无希望。”

  “啊,怎么说?!”千夜精神一振。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圣山如何交替,但当今的圣山至尊无一不是族群顶尖人物,想必要登临圣山,不仅是个人实力,还要有庞大势力支撑。记得当初为什么我到中立之地,即着手帮你重整暗火,甚至打造舰队吗?就是要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立于永夜与帝国之间的势力。等她从新世界回来,如果我们的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甚至能够立国,那时你就能帮得上她了。”

  “如果她回来得很快,那怎么办?”千夜忽然变得患得患失。

  宋子宁道:“开拓一个新世界哪有那么快,想寻获鲜血长河的秘密,更是虚无飘渺的事。黑暗种族号称长生种,你看他们的代际交替至少是数百年,也许等我们够资格进入新世界的时候,她都还没寻回力量。”

  千夜精神稍稍提振,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当然是拼一把! 还用我教你吗?”

  斗志慢慢在千夜胸膛中燃烧,原本凄冷的世界似也变得温暖了许多。是啊,假如她原本就在那虚无飘渺的天际,那么抱怨和痛惜又有何用?那里本来就该是她的世界。应该做的,是努力攀登,与她同列,而不是把她拉下来,一起站在尘埃里。

  希望重生,千夜原本冰封的思绪就活跃了很多,然后又想起一事,一把拉过宋子宁,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你老实说,都做了什么,让她会对你下杀手?!”

  宋子宁嘿嘿一笑,道:“她那么厉害,我能做什么?”

  他笑得怎么看怎么心虚,千夜既然问出口,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冷笑一声,索性将宋子宁一把提离地面,晃了几下。

  千夜摇晃的手势很有讲究,起落间如潮汐起伏,还带着回旋力量,道道潮汐大力拍得宋子宁头晕眼花,恨不得把前几天吃的饭都吐出来。这一手,是太玄兵伐诀的虚空漩涡之力,千夜强大的控制力收敛了杀伤性,可其浩渺之意不减,一个战将被卷入虚空会有多难受,宋子宁现在的感觉就差不多。

  潮汐之力方起,宋子宁就惊觉不好,手舞足蹈地叫道:“放……放手……”

  千夜充耳不闻,显是宋子宁不说,就不打算把他放下来。

  “停停!把我放下来,我说,我说!”

  千夜又狠狠摇晃几下,这才把他放下来。

  双足落地,宋子宁就是一阵干呕,片刻后才平复过来,脸色一片惨淡。他拍着自己胸口,愤愤然,“千夜,你这已经是刑讯手段了吧?我们就是这么当兄弟的?”

  千夜一脸坦然,“不这样你怎么会说呢?”

  宋子宁恨道:“好好,你就这样对我吧!” 

  “你想再晃十分钟吗?”千夜面无表情。

  宋子宁盯着他看了半天,知道千夜是认真的,才叹了口气,说:“千夜,你我兄弟一场,我无论作什么,都是为了你好。否则的话,我闲着没事把宁远重工搬到中立之地,跑这来造什么浮空舰?我奋斗这么多年,一点积累,都在宁远重工里了。”

  千夜心有感触,泛起淡淡涩意。

  宋子宁肃然道:“有些事,我不想告诉你,你也不会想知道。相信我,不要再问了,按我刚刚说的去做,你还有机会,虽然这机会并不大。如果你一定要追根究底,那就杀了我吧,宁远重工全部给你。”

  千夜怔住,完全没想到宋子宁会说出这样决绝的话来。他注视着宋子宁,此刻那张熟悉面孔上的表情却是完全陌生的。或者说也不陌生,褪去高门子弟的面具,独属于黄泉时代的宋子宁。

  千夜刹那间想起许许多多往事。他和宋子宁是性情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黄泉成为搭档,源于一次普通段考抽签,不知道是默契,还是出于其它原因,他们都没意思去拿杀死搭档的分数,而是选择了走在死亡刀锋上,用翻倍的杀戮坚持到考试最后一分钟。

  自此之后,互相扶持,一路走来。即使在千夜饱受血毒折磨,时时刻刻恐惧自己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时,最信任的也只是宋子宁。那是可以性命交托的兄弟。

  从没想到过,有一天,两个人会以这种方式摊牌。

  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道:“我,应该相信你吗?”

  “你决定吧。”宋子宁闭上眼睛,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千夜默然半晌,苦笑道:“如果不相信你……就这样吧,我不问了。那么我今后……”

  “为你自己而战!”宋子宁斩钉截铁。

  “走吧,先回南青。”

  千夜和宋子宁登上浮空艇,向南青飞去,两人都有意识地不再触碰刚才的话题。

  在路途中,千夜简单和宋子宁说了南青城后面的事态发展。

  宋子宁听罢,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道:“你居然当了听潮城主,这个,该怎么说你呢?”

  “我现在应该不怕狼王,也不怕张不周派来的任何人。之所以要让张不周公开承认我是听潮城主,就是准备好了他日后会反口。”

  宋子宁小吃一惊,“你要打击张不周威望?野心不小啊!”

  “野心?”

  见千夜不是很明白,宋子宁就道:“你如果不是想取而代之,打击他的威望干什么?”

  再回想千夜刚刚那一肘击的滋味,宋子宁终于反应过来,“你战力又提升了?!”

  “修为没变化。”千夜实话实说。

  “少废话,打我一拳看看。”

  千夜犹豫了一下,才斟酌着收着些力道,向宋子宁一拳击去。

  一拳即出,宋子宁立时大惊。他在这一拳中,竟然看到了宇宙变迁,世界衍化的感觉!尽管还只是一点皮毛,但这是全新的境界,与一般的武道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就是道吗?”宋子宁喃喃自语,手抬到一半,就陷入沉思,竟忘了抵挡。

  千夜一惊,急忙收力。然而世界自行衍化,哪是那么容易扭转的?只要用上了黑之书中世界的意境,就连千夜自己都控制不了成形的招式。

  一道混混沌沌的大力,毫无花假地轰在宋子宁身上!

  宋子宁如脱线风筝,倒飞出去,在空中狂喷鲜血。然则这口鲜血竟是异向横生,血珠颗颗毫光四溢,粒粒分明可见。却是他借这一口血,把攻入体内的原力全部分割封存,再喷了出去。

  这即是世间繁华的妙用,虽然也会受伤,却能将致死攻击变重伤,重伤变轻伤,算是另一种防御思路。到此境界,宋子宁的身体才终于不那么脆弱了。

  “你没事吧?”千夜抢上去扶住宋子宁,渡了道原力过去。

  结果这道原力立刻被宋子宁自身原力层层分割封存,再次化为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千夜愕然住手,宋子宁擦了擦嘴角血渍,道:“看来你我原力有点水火不容。你以后还是千万别帮我了,我血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