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 静极思动
  “还有这种事?”千夜深深疑惑。

  即使原力属性同在黎明一侧,仍有相生相克之说,除非如殷家“化雨诀”那种秘法,修到高阶才能为人疗伤,这是常识。

  但刚才千夜不过是想消掉自己打出去的原力而已,在双方都毫无战意的情况下,谁知道宋子宁那边竟会是连碰都碰不得?

  宋子宁道:“好了,不说这个。原来你武道已进阶至如此这种境界,难怪信心大增。”

  “这是什么境界?”

  宋子宁瞪了他一眼,道:“就是很多神将也到不了的境界!一般来说,惟有上位神将方能领悟。”

  “我也没觉得怎么厉害。”千夜实话实说。

  宋子宁顿时给气得笑了,咬牙道:“ 没怎么厉害,能打得我两次吐血?”

  千夜只能嘿嘿,不接这个话题。当然不会傻到直言不讳,在他看来宋子宁的身体多少还是弱了点,况且他自己现在能发不能收,说起来也都是错。

  宋子宁没好气地白了千夜一眼,忽然正色肃容,认真道:“千夜,你已走在了你的大道上,前路不说再无障碍,也是通天之途。继续走下去吧!而我曾经做过的事情,该你知道的,我从无隐瞒,至于其它,你不要去问,也不要追查,切记!”

  像有无形的手攥住千夜的心脏往下一沉,他抬头注视宋子宁。这次,宋子宁没有任何回避,幽深的目光直直看到千夜眼里,神情凝定坦然。

  片刻后,千夜伸手拍了拍宋子宁的肩膀,道:“好。”

  浮空艇一路驶到南青。这座城市又恢复了以往的繁荣和忙碌,各大商行再次将工匠和原材料源源不绝地送往南青城,并在这里转化成一个个浮空船上的设备,舱板以及重要的零件。

  当南青城内的庞大体系开始运转时,许多商行主事敏锐地发现,宋子宁所设计的这套体系运转起来格外高效,一件产品几乎是刚从工坊里出来,就会被送入隔壁工坊内,成为下一件产品的原料。

  整个工坊区的布局规划都有着整体设计,几乎没有哪家工坊需要跑太远的路。

  这套体系正式成规模启动后,比预想的更高效,让这些对金币极度敏感的主事们闻到了更多钱的味道。高效的背后,就意味着更低的成本,以及更高的利润。高效同样还意味着更多的产品,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利润。

  在中立之地,能够适应这里特殊环境的浮空战舰永远都不够,如果敞开接受订单的话,以南青城目前的产能怕是要排到一百年后。

  经历过上一次的动荡,各大商行,乃至各个势力,都很清楚这套庞大体系中,宋子宁才是关键。他手中掌握着战舰引擎的最关键技术,可以说只要愿意,就能够卡死整条产业链的命门。

  而且这种命门还是无解的。宁远重工所设计的战舰,各方面性能确实是直追帝国目前主力战舰,对上中立之地的战舰就是碾压,但相应的舰体也因此格外沉重,在整个中立之地,就没有一款舰用引擎能够带得动这种新锐战舰。所以只要宋子宁卡死了引擎供应,那么这支舰队就会变成乌龟。

  充分认识到宋子宁的无可替代后,各个商行就熄了不该有的心思,老老实实为体系添砖加瓦,至少大树底下好乘凉,这门生意比他们过去的领域可是要赚得太多了。

  自然还有一些人贼心不死,总想着把南青城一口吞下去。这样做当然不能靠嘴,而要靠武力,于是这些人就都把目光放到了千夜身上。想要吞并南青,千夜就是绕不过去的坎。

  千夜过往战绩辉煌得不可思议,但他毕竟明面上只是十六级原力,血族方面则因为血脉潜伏的关系,谁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十六级,再怎么样越级挑战,终究不是神将,总会让人心存侥幸。

  千夜自然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有心人眼中的突破口,而且张不周的报复迟早会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单看他在前任听潮城主的处理上就可见一斑。这仇肯定在他心里,只要千夜稍显颓势,张不周就会如秃鹫般扑下,将他撕得粉碎。

  然而千夜并未回避,也不畏惧,每日照常在城内巡视,连时间和路线都是固定不变。

  这传递的信号再清晰不过,欢迎任何人前来伏击暗杀!

  如是一来,许多人反倒是不敢轻举妄动,猜测着千夜不知道暗中埋伏了多少厉害手段,就在等人上钩。如此浅显直白的陷阱,谁会上当?

  没有人相信,千夜还真没什么特殊布置,有的就是他自己而已。

  如是匆匆半月过去,千夜每天晨起巡城,其余时间就是不断修炼,暗火总部上空虚空原力被太玄兵伐诀牵引而来,弄得暗火城上空每日都是铅云密布,缓缓盘旋,竟是形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直到清晨方会稍许消散。

  如此异象,自然瞒不过有心人,知道必是有强者修炼所致。能让天地为之变色,必是神将无疑,而且得是神将中出类拔萃,方能如此。

  这倒是坐实了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疑虑,觉得暗火总部中当是隐藏着一个真正强者。千夜在明,这强者在暗,好引蛇出洞。

  他们越发谨慎,于是局面一派平静。千夜却等不了那么久,有些静极思动。

  夜瞳临走前的话,始终在他心底徘徊,以致数次心血浮动,忍不住就想铤而走险。可是太玄兵伐诀加上宋氏古卷的曜篇,已经是世间顶级的修炼方式,速度几乎无出其右,还能怎么提速?

  血族以掠夺精血修行的方式,虽然快得无以伦比,但是弊端也特别明显。汲取来的精血吸收后多少有杂质残留,聚沙成塔,会污染原本的血脉,使血脉力量的上限降低。

  这条捷径仍在血族中盛行,原因是大部分血族出生时的血脉天赋就限定了一生成就,只要有所控制,污染的累积不至于降位阶就可以了。在并不和平的永夜世界里,付出点代价缩短获取力量的时间,总是划算的。

  不过这种依靠汲取精血来提升力量的方式,在接近上限时就会无效。

  而千夜有宋氏古卷的玄篇,提纯后的暗金血气已达古老血族境界,天赋上限极高,污染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他的力量提升也不是全无制衡,宋氏古卷本身基础是玄曜平衡,否则的话就容易崩溃。

  如是一来,还得按部就班修炼,心急不得。

  整整半个月,天王府都是全无动静,狼王那边也按兵不动,似乎过去诸般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此平静,倒是让千夜很不适应,难道说张不周十年不动,他也要十年时时刻刻提防着不成?

  千夜虽然不缺耐心,可这样枯等,也不是他的风格。

  主意一定,千夜走出修炼室,叫来侍从,命他把城里功率最强劲的机车找来,他马上要用。

  “千夜大人,您打算去哪里?如果子宁大人问起来的话,我们也好有个交待。”待从道。

  “听潮城。”

  “听潮城?”

  千夜微笑道:“我现在是听潮城主,也该去上任了。”

  侍从一惊,可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匆忙而去,片刻后就推着一辆极度张杨的机车过来。这辆机车光是净重就超过一吨,普通人根本无法驾驭。这还是张玄策短暂占领南青城期间,几大商行联手打造,专供他使用的机车,现在自然归了暗火。

  千夜跨上机车,在如雷鸣般的引擎轰鸣声中,一路绝尘而去。

  侍从不敢有分毫耽搁,一路飞奔,跑遍了小半个南青城,方才在一座工坊里找到宋子宁。

  宋子宁听罢,挥手让侍从退下,摇头叹息,“就知道你这家伙闲不住!”

  他取出几枚算筹,就欲推衍一下千夜此行的吉凶。然而算筹刚刚离手,还没有落到地上,宋子宁就突然间寒毛倒竖!他出手如电,一把捞住尚在半空的所有算筹,随即闭目凝息,动也不动,如同假死一般。

  片刻之后,盘旋在他头顶上的无形雷霆才徐徐散去。宋子宁张目起身,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再看手中算筹,其中两支上已经有隐隐裂痕,于是禁不住又出了一身冷汗。

  刚刚宋子宁的反应只要慢上一点,恐怕反噬就已临身,凶猛程度完全超乎想象,总之不是宋子宁挡得住的。

  宋子宁苦笑摇头,夜瞳和千夜已然分手,他牵扯的天演线本该弱了一些才是,谁料推算的凶险程度竟是不减反增。

  虽然收手够快,宋子宁仍是后怕不已。可这是什么原因?千夜又牵涉到了什么大人物,还是另有缘故?

  宋子宁想了想,还不死心,不敢直接推算,观望下天机大势还是可以的。片刻后,他从冥想中睁开眼睛,忍不住揉了揉抽紧的额角。

  想到刚才看见的景象,宋子宁就是一阵无语。天机混沌,无数星轨穿入,就像一个插满了缝衣针的线团。看来和千夜牵涉在一起的大人物正越来越多,虚空之外,九天之上,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注视着他,这个时候想要推衍有关千夜的事,无疑于正午闹市行窃,不被发现才见鬼了。

  不过宋子宁转念一想,却是一笑,“这样也好,那些打千夜主意的人,怕是要狠狠吃个大亏。”

  此时此刻,在某处静室内,一名麻衣老者正全神贯注,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算筹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