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 好处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突如其来,千夜脸色顿时一变。宋子宁对帝国政局十分了解,会问出这种问题必有原因。

  方战首先沉不住气,在椅子上动了动。兰信成坐得笔直,神情凝固了片刻,方缓缓道:“子宁先生身在中立之地,也能对帝国局势了如指掌,确实令兰某佩服。如此也不必讳言,就兰某所知,林帅现在处境确实十分微妙。”

  千夜道:“可否请兰将军详细说说?”

  兰信成对着千夜微微颔首,眼神中透出点深意,转头发现宋子宁正望着他,目光颇为意味深长,不由敛了敛心里方才转过的种种念头。

  他略一沉吟,道:“兰某在朝中也算有点靠山,平素多少能够听到些只囿于小朝会范围的消息。”

  宋子宁忽然凑近千夜低低解释了两句。大小朝会的区别并非仅在召开频次和参加范围上,有些议题的发起、决策,直到最终执行完毕,都不会在大朝会上提起。而这类事情既然大部分高层贵族也得不到第一手信息,更不用说普通人了。

  兰信成停了停,等宋子宁私语完毕,道:“据说提出将浮陆视为国运之战,乃是始自林帅。然而此后战事一再不利,持续时长,损失惨重,却几是一无所获。如今帝国被牵制大量军力资源,只在浮陆上龟缩一隅,如此战局,让不少人将矛头指向林帅,认为他当日论断草率,导致帝国轻启战事,元气大伤。”

  说到这里,兰信成又向千夜望了一眼,道:“还有一事,与千夜将军也有关系。不知有人从何得来消息,说是将军幼时即被林帅收为义子,抚养成人。这血族一案,赵阀不知道,以大衍天机术提拔无数英才的林帅也不知道?”

  千夜手指微微一动,眼中就有了杀气。宋子宁则向后一靠,垂目,掩去眼中全部神情。

  这一指控极为严重,抚养血族是重罪,按律当斩,若被证实故意为之,可是大秦律例中少有几项会连坐到家族朋党的叛国大罪。而扯上大衍天机术之用心更是阴险,林帅一生提拔了无数出身微寒的文官武将,若以此入罪,不知会牵连多广,震荡多大。

  兰信成继续道:“当然,林帅是我大秦国之栋梁,怎么可能凭语焉不详的三两句话就鞠问于他,皇帝陛下也绝不会同意。攻击林帅的人也没指望这个罪名能够成立,只不过希望多个入手方向而已。”

  千夜嘴唇动了动,宋子宁突然伸手过去,在他臂上轻拍了两下。千夜闭闭眼睛,终于忍住了没有去问究竟是何人出首,又是何人在落井下石。帝国朝堂风云变幻,利益为先,多的是朝秦暮楚之辈,站在台前的都是卒子,这种人却是杀之不尽、斩之不绝的。

  千夜忽然想起极为久远之前,第一次握林熙棠的手,小小的他,需要竭力仰头才能看见那双仿佛星云流转、蕴容万物的眼睛。他又想起,巨兽之眠战后去青阳王的大帐,到最后也不曾看见林熙棠,当时他不是不失落的。现在想来,林熙棠是否早就预见到今天局面。

  说到如此敏感的话题,房间里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在千夜和宋子宁面前,兰信成和方战毕竟不过是交易对象,以往合作还算愉快罢了,这种要命的事情,怎会和他们推心置腹。

  兰信成轻咳两声道:“弹劾的人多了,总是不利,浮陆战局明摆在台面上,就是陛下也难以置之不理。数次朝议的结果,还是右相出面折衷,让林帅拿出一个扭转浮陆战局的方案。就是你们手上的这份计划了。”

  宋子宁和千夜对望一眼,道:“这份计划可是非同小可,简直将帝国机动兵力抽调一空。我不觉得林帅有此权限,就是长生王也做不到。右相出面折衷?呵呵,他要是有这么大的面子,也就不是右相了。这份计划,当真出自林帅之手吗?”

  兰信成正色道:“千真万确!如若不信,反正距离计划执行还有一段时间,两位尽可以去求证。另外,在这件事情上,右相倒还真是出了大力。凡是他权限范围内的事,能批的全都批准,并无任何掣肘。而在他权限之外,许多部队的调动分配,也是右相出面,依靠自己的人脉给协调了下来。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右相都已经做了,哪怕是我,也挑不出他一点错来。”

  “我还记得,当日在讨论战争方略时,右相说过一句话,他让林帅以整个帝国所有为棋子,来规划部署这场战局。林帅尽管谋划,如何实现,是整个帝国之事。此后不久,林帅就拿出了这份计划。作为有幸与闻机密的人,多次开会反复议过,都认为这是惟一能够扭转浮陆战局的方案。”

  千夜已经有些意动,但宋子宁神色不变,道:“这份计划中,倒是将千夜和我放在颇为重要的位置。我想知道,假如我们拒绝出战,又会怎样?难道帝国就不反攻浮陆了吗?”

  兰信成道:“子宁先生到底还是问出这个问题。这一路是重大支线,于整个计划中相当关键,不容有失。既需要虚空舰队攻击能力,又需要个人战力。两位搭档的尖端战力和领军能力在帝国中已少有人可比,况且帝国最新锐的战舰有一艘就在二位手中。从中立之地出发,又可称奇兵,所以是最合适人选。当然,假如两位不愿意出战,那么帝室将接过这一路的任务。目前预定的出战之人会是高邑公主。”

  不等宋子宁开口,千夜已然忍不住,怒道:“帝国人都死光了吗?事事要赵阀出头?削藩削得真是开心!”

  兰信成苦笑道:“千夜大人,先别急着生气。这场战役事关帝国国运,几乎是人人上阵,根本不存在针对谁的问题。您看这里!”

  兰信成手指计划书上预定的一处外空舰队决战战场,道:“此役关键是外空之战,禁卫舰队将由帝室负责,右相担任前卫舰队主帅。外空迂回一路如果高邑公主主战,将会有两名皇子协助。另外还有这一路……”

  兰信成指着的是一条沿着浮陆边缘进击的路线,这条路线空陆结合,不断跳跃突击,难度丝毫不比千夜和宋子宁这一路小。同样对主帅要求极高,不能有分毫差池。

  “这条线路的主帅是谁?”

  “海密长公主。”

  千夜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不过从名号就知道是帝室中人。宋子宁凝思片刻,遽然一惊,道:“海密长公主?!她已经隐居二十多年了吧?”

  “此役事关重大,帝室也倾巢而出。正因如此,战队中宗亲帝胄都属常见,统帅实在不好找,武力军略和威望能压得住阵的没有几人。听说是陛下亲自上门,才请动海密公主出山。”

  宋子宁默然片刻,再度望向计划,指着地面中路突击的先锋部队,问:“这一路由谁负责?”

  “主帅还在斟酌,但前锋已定,就是赵君度。”

  宋子宁脸色缓和了一些,盯着地图再看。千夜也看明白了,他们这一路孤军直进,在黑暗种族后方打下一处据点,等如是断了黑暗种族的一条退路。而孤军固守,最关键的就是援军。

  现在帝国安排两路地面突击部队接应,且均是精兵强将。赵君度就不必说,海密长公主是谁,虽然千夜不知道,但看宋子宁的惊讶,以及需要皇帝亲自去请,在兰信成的评价中能压住帝室宗亲那些贵胄骄子,就可知绝非普通人物。

  有这两路援军在外,可说成功希望已经不小。而千夜暗估自身,真实战力远超表面,最不惧的就是混战和持久战。现在以他战力,哪怕对上神将也有一战之力。宋子宁也非易与之辈,两人在一处,威力更是倍增。

  另一方面,千夜有英灵殿在手,再得帝国新锐战舰辅助,就连林嘉尔都败在他手上,一般黑暗种族舰队又有何惧?

  至少在他这一路上,计划是可行了,进可攻退可守,颇有腾挪余地。况且兵锋从中立之地而出,对整体攻势算是一路奇兵,永夜议会没有这边虚空航路的详细资料,若一个不留神,恐怕会吃个闷亏。

  从整份作战计划来看,环环相扣,没有哪一路绝对安全,也没有哪处是真正的死局。每颗棋子都用到极致,就看具体如何执行了。

  这份战役计划,纷繁而不乱,先是确立外空优势,再切割陆块上黑暗大军,同时截断他们的退路。雷霆般的攻势结束,浮陆上的黑暗种族大军已处于被分割包围的状态,只有被慢慢消灭的结局。计划的每处细节都恰到好处,若是彻底执行,确有可能一举翻转整个浮陆的战局。

  整个战役的关键就是外空之战,只有打掉了永夜在浮陆的舰队,获得短期制空权,方有可能实施接下来的战役。千夜和宋子宁也会参加外空之战,自然能够获知战果。如果外空之战打输了,那也就不用考虑接下来的事了。

  所以至少在这一路上,千夜和宋子宁见机不妙,随时可以退走,没什么死局陷阱。

  千夜沉吟着,已经有些心动,正想说话,又被宋子宁抢了话头,对兰信成道:“兰将军,千夜现在已经不算是帝国中人。打这场仗,我们有什么好处?”

  “为国效力,本就是我辈本份……”兰信成随口说了句官话,然后就发觉不对,嘿嘿一笑化解尴尬,道:“这倒不在我权限之内。子宁先生有何想法,不妨直说,我回去后上报,看看接不接得下来。”

  宋子宁似是胸有成竹,便道:“首先,我要帝国任意三款战舰的全套图纸,不需要最先进的,只要是三十年之内设计的均可。”

  兰信成脸色一松,道:“这个没问题,此事我就可以作主。”

  宋子宁又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二件,我要五艘现役主力护卫舰,以成本价卖给我即可。”

  兰信成脸色微变,有些迟疑,道:“此事已经超出我的权限,不过只要活动活动,也不是不可以通融。”

  宋子宁淡道:“这可不是我们求着军部,没什么通融不通融的。千夜和我拿出全部家业,冒死为帝国而战,总要有所收获。如果军部只想拿一句为帝国献身搪塞,那此事不必再提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子宁先生,帝国若是势危,我等又怎会好过?”

  宋子宁只是笑笑,不作回答。

  兰信成叹一口气,道:“那兰某记下了,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你们实力强盛,对战局只有好处。其它还有什么?”

  宋子宁又伸出第三根手指,道:“第三点,我要帝室册封的封疆侯位!”

  兰信成吸了口冷气,问:“那么,名号呢?”

  宋子宁道:“名号暂时没有定下,随便找个无人用的即可。”

  兰信成向宋子宁和千夜各望了一眼,神情复杂,道:“千夜将军呢,不需要封号吗?”

  千夜淡道:“我不会接受帝国封号,你们也封不出来。”

  兰信成想着想着,汗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