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二 贵客远来
  千夜仰头注视着眼前每一根线条都写满岁月的宏伟建筑,驻足片刻,然后笔直走向霜雷神殿大门。

  前路上不断出现飘舞的彩带,都被他随手挥开,就像在盛大节日里,穿行于装饰太过繁复的街道。这个过程看起来轻描淡写,实则步步深渊,若是普通强者,恐怕一挥之后半个手掌就没了。而在千夜面前,彩带却变得温驯听话,从不展露内里深藏的獠牙。

  一路拨开彩带,千夜终于来到了霜雷神殿的大门前。

  神殿两扇大门高达数十米,在这样的巨/物面前,千夜的存在犹如一只小小蚂蚁。大门同样是用玄冰制造,通体呈深蓝色,表面浮雕绵延,仔细看去图案都有含义,那是众多神话故事,大致为先民在这片荒芜世界中挣扎求存,最终建立起宏伟神殿的经过。

  在崖顶的这一方小天地中,没有比玄冰更好的建筑材料了。而那些能够在这种环境下采冰造殿的先民,放到今日个个都是强者。至少战将以下,根本没法在崖顶生存。

  正当千夜专注欣赏门上雕刻之时,两扇巨门忽然无风自动,徐徐打开。从神殿内涌出一道温暖气流,透着让人难以形容的淡淡清香。

  “贵客远来,请进。”

  千夜毫不犹豫地迈过门槛,殿门又自行关上。

  大殿内没有任何可见光源,但并不阴暗,四壁、地板乃至穹顶的上古玄冰散发着幽幽光芒,纯净、璀璨、神秘。穹顶高近百米,置身其中,宛若站在远古巨人的殿堂里,那种空间的恢宏,让人窒息。

  大殿中央,有座巨大的玄冰祭坛,祭坛上方飘浮着一颗冰棱,正自缓缓旋转。

  千夜环视四周,并未看到有人,就走到祭坛前,仰望着那颗冰棱。

  “这是先辈们被流放到这个世界之后,凿下的第一块冰。自此之后,历经三百年时光,才将霜雷神殿建成。在这三百年中,有多少先人埋骨神殿之下,已无从知晓。在这个世界里,人死之后很快就湮灭,根本不会留存遗体。这第一块冰,并非供奉,而只是纪念,纪念先人的牺牲。”

  那个清冷剔透的声音再次出现。这一次千夜的感知没再犯错,他转身朝着一个方向望去,看到一个穿着白袍,有着一头银中透蓝长发的少年徐徐走来。

  少年的外表异常年轻,只有人族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精致得宛若最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肌肤和嘴唇有若透明。要不是他体内潜藏着山呼海啸般的恐怖原力,千夜都要误会他是由玄冰制成的了。

  少年伸出手,说:“阿克菲尔,霜雷神殿这一代的主人。卡萝尔是我姐姐。欢迎你,千夜。”

  千夜伸手与阿克菲尔握了握,感觉如同握住一块最冷的冰,肌肤瞬间就没了知觉。千夜手上随即燃起淡淡绯金火焰,晨曦启明的极致黎明属性压下了冰寒,阻止肌体被伤害。

  然而绯金火焰并不稳定,忽明忽暗,虽然只淡淡一层,可是消耗极为惊人,千夜能够清晰感觉到体内原力飞速流失着。意味着在这次对抗中,千夜虽然不落下风,但双方原力修为差得实在太大,以至晨曦启明也难以支撑这种消耗。

  好在阿克菲尔握了一会,就收回手。他眼中闪着难以分辨含义的光芒,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说:“正好是午餐时间,希望我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你与我共进。”

  千夜微微一怔,随即道:“感谢招待,霜雷神殿的午餐,并不是外面能够享受到的。”

  阿克菲尔眉眼一弯,微笑道:“请随我来。”他带着千夜穿过侧门,沿着长长走廊走到尽头,进入餐厅。

  餐厅同样大得惊人,至少可以容纳数百人同时用餐。中央只摆了一张长桌,两端各有一把椅子。

  阿克菲尔在主位坐下,又请千夜在另一端坐定。两名身着礼服的老者出现,开始上餐。

  他们明显上了年纪,但是举止优雅,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行进间如同在水上滑行,没有丝毫声息。无论走路,停止,又或是摆放,他们手中托盘上的汤都没有丝毫荡漾。

  两个老者都有稳定得惊人的手。这双手可以用来上餐,更可以用来杀人,在他们高达十七级的原力修为支撑下,瞬间都能变身为最恐怖的杀手。

  连两名侍者的原力等级都比千夜高,阿克菲尔此举似乎是在有意示威,可仔细想想,又有些不象。

  放在千夜面前的汤如同清水,里面飘浮着几片幽蓝的叶子,看上去象茶更多一些。

  阿克菲尔的声音从长桌另一头飘来,“这道菜是用神殿所藏第一批开采下来的玄冰化水煮成,里面的冰叶是这个陆块特产,只能在低温环境下存放。离开了这里,就不会再吃得到了。”

  说罢,他拿起冰制汤匙,先喝了一口。

  千夜也有样学样,喝了一口清水似的汤,连同一片冰叶一起吞了下去。

  汤没有任何味道,但是一入腹部,恐怖的冰寒力量却是瞬间爆发,几乎将千夜由内而外冻僵。

  千夜的身体立刻本能地有所反应,血核全力脉动,全身各处的血液瞬间熊熊燃烧起来,全力镇压着入侵的冰寒力量。

  千夜端坐不动,忽然闷哼一声,从鼻孔中喷出两道长长血火。

  他脸色阵红阵白,反复数次,才算平息。旁边侍立的两名老者收回注视他的目光,同时平复了微微有异的脸色,再看不出半点心事。

  千夜抬起头,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阿克菲尔,目光中隐隐有蓝意涌动。

  阿克菲尔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少年般的清朗和顽皮,“这个汤开始时有些霸道,只要抗过去,就会大有收获。先祖留下的玄冰用一点就少一点,而冰叶现在库存不到十片了。如果不是贵客,我才不会拿出来呢!”

  千夜一张口,吐出一团白气,随后全身一震,鼻孔中又忍不住喷出两团小火。

  反正连火都喷过,千夜也不再掩饰身体情况,压下余寒,方道:“这汤确实有点霸道,如果抗不过去会怎么样?”

  阿克菲尔单手支颌,笑眯眯地说:“这么明显的问题,不是聪明人应该问的。抗不过去就会变成冰雕,冰叶本身也可以说是一种剧毒。只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从来不是拿来杀人的。反正,你如果抗不过去,只能说姐姐看错了人。”

  千夜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又盛了一勺汤,一口吞下,然后闭目不语。

  这一次总算没有喷火,不过头发无风自起,等到他睁眼时,射出两道长长光焰。

  千夜徐徐吐出一缕白气,赞道:“好喝!”

  仅仅是两勺汤,就将他的原力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对于千夜与众不同的原力积累需求可谓弥足珍贵。此刻他第八处原力漩涡几近凝成,等整碗汤喝完,恐怕就要突破了。

  确如阿克菲尔所说,这汤只要抗得住,就会有大收获。

  然而这抗得住三字,谈何容易。汤中蕴含的冰寒原力极为精纯,又是在腹内发作,想将之镇压炼化,不仅原力修为要高,对原力品质要求也是极高。千夜身具晨曦启明,正好克制,才能够从容炼化。换了其他人在此,比如说帝国几个仅仅是勉强踏破天关,此生再难寸进的神将,一碗汤下肚怕也会被冻成冰雕。

  这道汤就是主菜,其余水果点心什么的虽然也很罕见,但就不算什么了。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旁边计时的原力日晷已指向黄昏时分。主要在那道汤上花了大半功夫,一口下去总得酝酿片刻,方能消化。随着冰寒原力的积累,千夜更是越喝越慢,到后来一小口就要消化半个小时。

  阿卡菲尔没有丝毫心急表示,十分从容地作陪,千夜喝一口他就跟一口,然后安静等着千夜消化吸收。直到这顿饭吃完,他才点头,“能够喝下这碗汤,算你过了第一道考验吧!跟我来。”

  对这种不声不响就招呼上来的考验,千夜实在不能说很高兴。阿卡菲尔却不管他心情如何,起身走出餐厅,在门口等千夜走过来的时候,还笑了一笑,就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不管怎么说,千夜得到的是实打实的好处,也没必要矫情,他略顿了顿,就快步跟上。两人沿着螺旋楼梯一路向下,一直走到深入地底之处。在这里,阿卡菲尔推开大门,带着千夜走进另一间殿堂。

  殿堂虽然不如大殿雄伟,但十米的高度也相当有气势。大殿内摆放着数组雕像,个个栩栩如生,若不是通体都是玄冰材质,晶莹剔透,没有杂质,真要让人怀疑这些雕像是不是由真人冻成的。

  阿卡菲尔来到数量最多的一组雕像群前,望着那数十尊姿态神情各异的雕像,说:“这些都是第一代先祖中的英雄,他们与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以及危险敌人战斗,以生命为代价,才凿下了第一块玄冰,为霜雷神殿放下第一块基石。”

  他随后来到第二组雕像前。这组雕像的数量就少了很多,只有十几个,他们的气势看上去不如前一组强横,武器装具倒是要精良一些。

  阿卡菲尔沉默片刻,说:“这是第二代先祖中的英雄。他们的数量少,是因为经过十几年的开拓,大半先祖都丧生于这个冰霜世界里。夺走他们生命的不止是严寒和凶兽,还有……饥饿。这片土地上没有足够的食物,养不活那么多先祖,那时食物的主要来源是生活在陆块边缘和虚空中的凶兽。”

  千夜知道,在陆块边缘也会有凶兽生存,这些凶兽能够短暂在虚空活动,格外凶猛,虽然比不上虚空巨兽,但也比普通陆行兽强得太多,根本不是一般战将能够应对的。如果霜雷神殿的先祖们依靠捕猎这些凶兽为食,可想而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那些凶兽很狡滑,轻易不会踏足陆地。为了把它们引诱下来,先祖们每次狩猎都要选出一人,来当作诱饵。”

  千夜心中一凛,少年的声音依然清澈平静,却无法抹去半分已经浸透岁月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