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三 霜雷之殇
  

  阿克菲尔一组组看过去,他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没有再解说。每过一代,雕像的数量就会大幅减少。而英雄人物的减少,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族群数量下降。

  到了最后几组,就都只剩下一个雕像了。

  阿克菲尔从这几尊冰雕前缓缓走过,最后来到一块还没有开工雕刻的玄冰前站定,说:“这就是我的位置。”

  千夜双眉微扬,等候着他的下文。

  阿克菲尔缓缓地道:“直到第七代先祖,霜雷神殿建成,才初步有了控制这个陆块上毁灭力量的能力。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太晚了。族人的数量不足以支持种族的繁衍,数量仍在缓慢下降。想要继续生存,就只有吸收外族的新血。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做了,我族也相当于亡了。”

  千夜心中微微一动,血脉稀释几乎是所有长生种种族都会遇到的问题,比如血族渐渐陷入沉眠的鲜血长河,再如魔裔接近断嗣的预言师血脉。大部分种族的力量传承与血脉息息相关,而没有力量就意味着整个种族的式微乃至灭绝。

  说来奇怪,人族受到血脉的拘束反而没有那么明显,武祖创立的兵伐决更是冲破了这种限制,虽说代价不菲,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世界里,眼前的生存远比长久打算更重要。

  阿克菲尔声音把千夜从沉思中拉出来,他指了指那几尊单独的雕像,说:“从第八代/开始,能够竖立雕像的就不再是英雄,而是霜雷神殿的主人,也即是继承了霜雷力量之人。”

  千夜也就明白,为何他刚刚会说那是自己的位置。等阿克菲尔死后,新一代的殿主就会为他塑造雕像。

  “卡萝尔呢?她是什么位置?”

  “你是说姐姐?也好,我正要说这件事。跟我来吧。”

  阿克菲尔带着千夜离开地下殿堂,又前往地下更深处。这一次通道幽深得似乎没有尽头,至少往下走了数百米,眼前才出现一道大门。

  阿克菲尔推开大门,眼前呈现出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处天然形成的洞穴,逐渐向下,中央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站在深坑边缘,可以看到深处隐约有幽蓝光芒闪动,而坑壁上则不时出现跃动的电火。

  即使仅仅站在坑口,千夜头发也微微飘起,清晰感受到坑底那恐怖之极的能量。

  “这就是霜雷神殿的由来。整个神殿,都是压制与过滤霜寒之力和虚空狂雷的设施。否则的话,每隔十几年,陆块就会出现一次寒潮,虚空狂雷也会遍布地面,将整个陆块变成死亡世界。”

  “当霜雷神殿建成后,这两种力量就变得可以利用,当然,想要炼化它们需要极高的天赋。不过我族从来不缺乏天才,每一代都有能够掌控霜寒之力的人,成为神殿之主。姐姐……她本来是我们这一代最先能够掌控霜寒之力的,可是她却选择了虚空狂雷。不过,我不恨她。”

  “掌控霜寒之力的人,才能作神殿殿主?”千夜问。

  阿克菲尔点头,“没错。只有掌握了霜寒之力,才能够调动整个神殿的运转,镇压天灾,庇护族人。”

  千夜有些明白了,“也就是说,神殿之主其实不能离开的,是吧?”

  “可以短暂离开,算上往返路途,大概可以在其它陆块待个半天吧。”阿克菲尔苦笑。

  千夜忽然间有些同情他了。阿克菲尔也是天才人物,可年纪轻轻就被束缚在这幽深冰冷的神殿中,这样的人生,有何乐趣?难怪当卡萝尔选择了狂雷的时候,他会说,不恨她。

  “姐姐可以自如地在外行走,而我则需要庇护族人。神殿一旦停止运转,生活在这里的族人就会在很短时间内死去。我仅仅离开过这里两次,都是为了让外面的人知道,霜雷神殿中还有我的存在,不仅仅有姐姐。只有这样,外面那些肮脏的蠢货才会收敛一点,不会对姐姐打不该有的主意。”

  说到这里,阿克菲尔转身,望向千夜,说:“你有没有兴趣继承霜寒之力,成为神殿下一任殿主?”

  千夜惊讶,都没顾得上去想这个提议是否合理,反问:“我可以?”

  “当然可以,有我的帮助,这绝不是问题。拥有了霜寒之力,就可以直达……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上位神将。”

  对很多人来说,这样强大到可能需要用一生去追求的力量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千夜摇头,“没兴趣。”

  阿克菲尔向千夜看了一会,片刻后摇头,叹道:“本来你是我族吸纳新血的最好人选……不过你拒绝也是应该的,拥有黎明之巅晨曦启明的人,应该看不上这里的霜寒之力。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将这份礼物送给你好了。”

  他弹了下手指,指尖响起清脆如凤鸣般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千夜只觉体内一个深藏的冰点骤然炸开,极致的寒流瞬间涌向全身各处!

  这是冰叶汤的力量,别看千夜花了那么多时间才喝进去,其实大部分还是暂时消化不了的,被他存于体内,等待有空时慢慢以宋氏古卷炼化。

  谁知阿克菲尔不但看了出来,一个响指,就将它全部激发!

  千夜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时间,寒流瞬时将他冻僵,然而神奇的是,在极致的寒冷之后,它忽然化为温柔暖流,与千夜激发到极限的肌体融为一体。万千道暖流宛如迁徙的候鸟,浩浩荡荡冲向第八处原力节点。这处节点原力本就极为浓郁,再被暖流汇入,海量原力无处可去,轰然塌陷,凝汽为液,化为漩涡。

  千夜气息不可抑制的徐徐提升,越来越是高远,至此,他距离神将天关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半晌,千夜才能发出声音,疑惑地道:“这……”

  “替你省点时间,顺便也增加些战力。我可不想姐姐将来要跟着的人,就这样死了。”

  阿克菲尔向门外走去,千夜有些莫名其妙,但别无选择,只能跟上。

  这一次,阿克菲尔回到了起居区,在会客厅坐下。当千夜也就坐后,侍者捧上了一杯如清水般的茶,杯底有一片绿叶。

  千夜都被闹得有点杯弓蛇影了,捧着茶,看了一会儿,就是没有入口。这茶要是和冰叶汤一样,那一口喝大了,可有些吃不消。

  阿克菲尔微笑道:“放心,这就是普通的茶。冰叶我自己都没有几片了,舍不得拿太多出来招待你。除非……”他忽然刹住话头,低垂的眉眼仿佛柔和了几分。

  千夜饮一口茶,顿觉一道冰线入腹,打了个寒战之后,瞬间神清气爽。

  “说说你的来意吧。”直到现在,两人的对话才算进入正题。

  “我答应过卡萝尔,会为她争取一块领地。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我需要她的帮助,相应的,在战争胜利后,她想要领地的意愿就实现了小半。”

  “领地……”阿克菲尔眉毛一动,显得对这个词相当在意,“在哪里,有多大?”

  “严格意义上,只能说是一种占有领地的许可。此战之后,我们将会在大秦帝国得到大量军功。以此为基础,未来在帝国疆域外围的开拓征服就会被默许,甚至可能得到帝国的支援。当然这是此类许可的官方解释,对大秦的支援没什么好期待的,只要不来干涉就好。”

  阿克菲尔默然凝思,显然已经有所意动。

  永夜世界有二十七块主大陆,已探明的是二十三块,看起来幅员辽阔,实则已经很少未被发现的完全空白的地域。最接近世界之巅小行星带的那几块大陆,连存在时间超过万年的永夜议会都一直无法登临。上层大陆则是各个黑暗种族的传统领地,很多陆块极为特殊,根本不适合某个特定种族之外的人生存。

  中层大陆环境普适性最好,可大半部肥沃领地和丰富资源已被永夜议会和大秦帝国所占据。小国不是没有,中立势力也不少见,但究其根本背后都有盘根错节的触角延伸向某一方,或双方,真正的独立,那是绝无可能。

  大秦的崛起和拓疆,是这个世界里绝无仅有的奇迹。再看看地域上靠近帝国周边那些小国的立国时间,无一不是大秦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由此可见,无论永夜阵营还是黎明阵营,在一些事情上的把控手法并无差别。

  阿克菲尔深知开疆难,守土更难,如果能够得到帝国认可,也是一条可行之路。就算不指望支援,好歹减轻点一方庞然大物的虎视敌意。

  千夜也在看着阿克菲尔,心中有些奇怪,有时候他似乎非常在意自己的姐姐,但是现在,一块领地在他心目中,似乎远远超过了卡萝尔的地位。

  阿克菲尔忽然清醒过来,意识到千夜还在旁边。他苦笑一下,道:“你也看到了,这块土地根本不适合生存。如果继续下去,族人只会越来越少,因为他们实力稍弱都无法存活。但是假如能够有一块领地,就可以让实力不足的族人也活下去,那样的话,我族也就不用再面对灭绝的命运了。”

  千夜有些不解,“中立之地不是还有大片空地?以霜雷神殿的实力,怎么都能抢下一大块领地吧?”

  阿克菲尔摇头,“中立之地的环境并不适合我族生存,相比之下,这里反而是最能够适应的地方。”

  千夜脑中灵光一闪,腾地站了起来,道:“你们是魔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