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十九 得失之间
  帝都天机阁,矗立在小紫金山上。

  小紫金山是帝都地势最高的地方,站在天机阁的九层白玉石阶上放眼望去,整个天启城在脚下向四面八方铺展,大道通衢,能源塔群,绵延街区,一直到地平线的尽头。

  煌煌盛世,繁华如斯。

  未央宫位于正南方,犹如一把横置的重狙,静静躺在城市中心。从空中俯瞰,宫室亭阁起伏,花草树木扶疏,恍若腾蛇游雾。

  天机阁是帝国重地,没有典礼的时候,山顶和天机阁完全封闭。即使那些专为帝室服务的天机士们也只在山脚下的殿堂居住。

  下午的阳光洒在通向山顶的长长步阶、可容纳帝国所有门阀世家大祭典礼的广场、以及九重二十七层的天机阁上,这方天地寂静得如同一张凝固了时光的照片。

  第七重的底层是一个没有隔断的宽敞大厅,四面都是落地窗。除了中央升降梯出口处放了一组沙发外,就没有别的家具,可见这层多是派作中转休息的临时用途。

  南面的长窗边摆着一张躺椅,竹制,款式普通,就是寻常人家夏季纳凉用的那种,与整个大厅的布局格格不入。

  此刻阳光正是一天中最充足的时候,在躺椅上那人的白发上折射出一层淡淡光华,然而仔细看去,却掩盖不住发间沉灰。盛极之下的衰败,才让人更加触目惊心。

  忽然一缕阳光抖动了一下,投射在地面的阴影里缓缓升起一个虚像,慢慢凝出哈布斯的形貌。

  这个人像面目宛然,栩栩如活物,站在数米外,安静地看着睡在躺椅上的林熙棠。

  天机阁内外依然悄无声息。

  直到原力日晷跳过两格后,林熙棠才睁开眼睛,眉间仍有还未完全抚平的倦意。他首先看向长窗外的风景,突然若有所觉,目光移过来和哈布斯对个正着。

  哈布斯微微躬身,道:“林元帅,下午好。”

  林熙棠靠在躺椅上,一动也没有动,神色冷淡地道:“不敢当,血亲王殿下……或者已经是大君陛下的礼。”

  哈布斯微笑,摇了摇手指,“一个高维投影术而已,只能定位到媒介周边十米。远不能与夜之女王/莉莉丝陛下的威能相比。”

  所谓用来定位的媒介应该指的是林熙棠身体里那滴源血旧伤,然而哈布斯嘴上说得轻巧,其中蕴含的力量层次已超越绝大多数人的理解。

  这种分身哪怕仅仅是分影术只存在于传说,眼前的双向互动就意味着里面还有更深奥的空间法则和操控。比起卫国公的浑天万妙决那一类超距洞察术,两者阶差之大犹如陆块和飞地的区别。

  林熙棠无意争辩,一直以来,这位血亲王的力量深浅连血族和永夜议会自己内部都从来没有搞清楚过。“这里是大秦帝都,黎明之源,就连夜之女王都不曾涉足。”

  哈布斯失笑道:“天机难道还分永夜黎明吗?若非这里都是虚空原力,我也出现不了。”

  林熙棠微微垂目,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意。天机阁山顶布设有特殊的原力法阵,也确实是虚空原力。然而天机阁是帝国天机术的根本之地,这里的情况不但属绝密,还仅限于几个天机术大家之间,哈布斯又从何得知?就算他是猜的,没有证实之前,哪会如此冒险?

  哈布斯是聪明人,察言观色就知道林熙棠可能想到了什么,他无意与林熙棠在这件事上起冲突,转开话题,“你应该已经知道一个消息,近日将有契机开启新世界的大门。永夜议会格局或有大变化,原本圣战一触即发,也因为此事无限期停止。”

  林熙棠静静听着,神色冷淡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哈布斯却忽然顿了顿,皱眉道:“你感觉不到新世界。”他用的是肯定句。

  林熙棠淡淡道:“力量不到……”

  哈布斯极为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永夜的预言师从来没有大君,人族的天机士也没有天王,如果说你们种族千年的时间还太短,可魔裔是和这个世界一起诞生的,就连天生的预言者无辉之魇都没有一名君王。你始终没有突破,是突破不了,还是一旦成就天王就会失去天机能力?所以,不愿意突破?”

  林熙棠目光一凝,看了哈布斯一会儿,道:“哈布斯殿下,这就是你今天的来意?”

  哈布斯温和的表情不知何时全部收敛起来,在阳光的阴影里,他那典型血族古老氏族的容貌显得格外棱角深刻。

  他长长舒了口气,道:“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新世界的大门开启后,我会前往,那是来自本源的召唤,无法抗拒。”

  林熙棠点点头,道:“再见。”他不会给敌人祝福寄语,哪怕只是虚伪。

  哈布斯的眼神归于平静无澜,身影缓缓虚化,最终融入光线,消失不见。

  短短的对话似乎让林熙棠十分疲累,他闭上眼睛,却无法假寐。

  哈布斯三两句话里透露出不少信息。圣战在永夜阵营内部从未停息过,这是有限几次明文止战,对于帝国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意味着人族将被再次全面遏制。而那个神秘新世界更不知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哈布斯说到召唤的时候,用的词是本源而非血脉。

  虚空中,一艘血族风格的小型高速艇正围绕一个锚定点在缓缓做圆周运动,艇身外涂装上没有任何可供识别的标记。舰长站在操控室里,不间断地盯着各项原力仪器,神情认真得近乎紧张。这个位置距离大秦帝国的中央陆地秦陆实在太近了。

  舱室门被从外拉开,一个声音传入,“回母舰。”舰长认出那是哈布斯亲王的近侍林纳德侯爵,如蒙大赦,立刻用最快速度启航。

  林纳德做了一杯咖啡,端入主舱室。哈布斯坐在宽大舒适的扶手椅中,手里翻着几片以水晶为载体的密件,普通羊皮纸公文都堆在桌子一角,应该是全部处理完了。

  舰长和船员都不知道亲王殿下为什么心血来潮,跑到秦陆外空停留了两个小时,林纳德却是知道的。然而就连他都看不出,哈布斯的意识什么时候离开,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过他们在这个地方停留得有点长了,已经稍稍超过预定时间。

  林纳德把咖啡杯放到哈布斯手边,“殿下,回母舰后,我们就直接返航?”

  “你和母舰一起回暮光大陆。”

  “是。”林纳德有些意外,但没有多问。

  “青阳王张伯谦最新的位置在哪里?”

  “只知道目前不在帝国本土。”林纳德为难地解释道:“浮陆那边最新一轮动员,并没有大君参战,所以对张天王的行踪也不太清楚。”天王踪迹极难追索,张伯谦没有固定陆域需要坐镇,又不出战的话,连大秦军部都不一定知道他身在何处。

  哈布斯对浮陆战况毫不关心,斯伯克氏族和娜娜所在的玛门氏族一样,很少参加阵营战,大部分时间都在圣战战场上。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林纳德见他再无吩咐,于是躬身行礼,退出门去。

  天机阁,阳光缓缓移动着,最后在躺椅尾部收束成一团小小光点,黄昏即将来临。

  中央升降梯发出轨道运行的轻轻轰鸣,随即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脚步声,搬抬桌椅、放置物品等等声音。

  林熙棠没有回头,目光依然长久地停留在落地窗外,注视着暮色渲染城市。来人是专门负责他饮食起居的帝宫内侍,一日三次,已重复多日,熟悉得根本用不着去关注。

  升降梯再次启动,发出下行的轰鸣,内侍们如往常一样,摆完餐点后就离开,全程一言不发。

  林熙棠把一直搭在扶手上的右掌举到眼前,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做来却极缓慢吃力,如托重物。仔细看去,苍白的皮肤上蒙着一层近乎透明的蓝意,在指尖微微泛紫,就像永冻之土的玄冰。

  他五指抓握了一下,又舒展开来,然后按住扶手试着站立。旁边忽然伸出一双手,托住林熙棠的手臂和后背,将他从躺椅上慢慢扶起。

  “陛下?”林熙棠吃了一惊。

  “林卿身体不好,此地亦非外界,所有礼仪都免了罢。”

  林熙棠转头望去,大秦帝国的至尊穿着一身材质和款式都是大路货的武士服,气息收敛得近乎虚无,看上去和帝都街头行走的平民没有什么两样。

  两人在不大的餐桌边面对面坐下。

  皓帝道:“今天小十九来问功课,正讲到天文训,虚谷星之陨。朕突然想起,林卿当年初任皇子侍讲,第一课说的就是这篇。”

  林熙棠扫了一眼桌上摆放的菜式内容和餐具规制,没有作声。

  一顿饭用得很快,两人转到旁边的沙发上去,皓帝亲自动手烹茶,这是所有世家子弟的必修课。片刻后,袅袅香气缭绕散发,碧色茶汤澄澈犹如天青色长空。

  “大漩涡的白果和海上莲生莲子同煮,功效还不好说,味道倒是上佳。”

  林熙棠喝了一口,果然一股清气直透头顶,随即四肢百骸都有丝丝缕缕热气钻入,僵硬了整天的手脚都好像开始慢慢软化。

  他把茶杯暖在掌中,忽然问:“那份计划里的东路主帅,陛下最后定的是临江王还是海密长公主。”

  皓帝注视着茶汤倾泻入杯,平淡地答:“海密皇姐。”然后点尘不惊地接着说:“战事已经开始了。”

  林熙棠握着茶杯的手明显地颤了一下,皓帝将一盏新茶放到他面前。

  “臣请回北府。”

  “朝堂上最近乱糟糟的,这里无人能来,正适合静养。”

  “天机阁是帝国重地,臣在这里已待了将近一月,太过破坏规矩终究不妥。”

  “林卿在此并没人知道。

  屋子里一阵静默。

  皓帝神色不动,专心品茶,喝完一盏,放下空杯站起身后才说:“即使仅为了帝国利益,林卿也是要活着才好。至于战事,一时一地一役,得失不过是个数字。”

  他弯下腰,对林熙棠伸出手道:“我送老师上楼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