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 树欲静而风不止
  “臣不敢逾称帝师。”林熙棠没有动。

  皓帝却探过身去,握住林熙棠的手臂,雾气从他身周缭绕而出,色青近黑,仅数息就充满整个大厅。雾气中央剧烈翻涌,犹如风暴席卷,隐隐绰绰现出一道背被九鳞的腾蛇幻象。

  须臾,两道巨大黑影掠过,竟是腾蛇胛骨处张开了双翼。

  林熙棠向来平静的表情,在这瞬间被震得粉碎。

  腾蛇是大秦帝室家徽,金爪玄体,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件图腾上是胛生双翼!只有极少数人才隐约知道,帝室流传下来的天赋图腾并不完整。

  “腾蛇于都广之野,浴水出焉,金爪、雷角、翼蔽临渊。”皓帝缓缓道:“这才是太祖天赋图腾的完全形态。”

  林熙棠被握住的手臂微微颤抖,忽然一层浅蓝色薄冰凭空从肘部出现,飞快蔓延到指尖。

  附近的青黑色雾气立刻分出数缕,凝出五指形状,将薄冰摘去。薄冰离体即化作黑焰,每一朵核心皆殷红如血滴,然后被五指一把捏灭掌中。

  “没有顾拓海炼制的虎狼之剂,就压不住旧伤了吗?”皓帝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林熙棠靠进沙发里,虚弱地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你不高兴吗?终于可以知道,我们走在了一条对的道路上。自太祖筹谋‘载曜之始’至今,整整一千一百二十年,牺牲了无数帝血和天衍之机,然而谁都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意义。现在天赋图腾觉醒了,意味着黎明真正在复苏和壮大。这个永夜世界里,黑暗不再是惟一的神眷,而人族复兴需要的只是时间。”

  林熙棠神情柔和下来,低声道:“恭喜陛下。”顿了顿,轻叹道:“那么新世界的开启,陛下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皓帝眼神微微一变,新世界传闻兴起是在林熙棠进入天机阁之后,却终究没有问他从何得知,只简单地回答道:“确有其事,但世界本身未知。”

  “如果时局有如此重大变化,扩大浮陆战争不是个好选择。”

  “树欲静而风不止,以现在的浮陆局势,也不是我们想停战就停得下来的。”皓帝很有耐心地解释道:“所以他们想打就让他们打,否则人心难抑,这里没有机会,他们就会在其它地方寻找机会。”

  林熙棠蓦然睁开眼睛。

  “既然他们想要你的权柄,那就看看他们有没有抓住的能力。”皓帝淡淡道:“青阳王曾经说过一句话,大秦那么多强者和天机大家,总不能功劳全让你一个人立了。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林熙棠不由皱了皱眉,张伯谦的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用词可比这难听多了。

  “这次军部既有充分理由请战,难得长生王也不吝啬禁卫军力,那就如他们所愿,若能将浮陆收入囊中,也没有坏处。至于什么人,在计较什么,谋划什么,战事进展下去,总会知道的。”

  林熙棠脸色微变地看着皓帝,就像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君主,沉声问:“那么另外的主力线上,都是谁领军?”

  皓帝缓缓道:“林卿你只要能自己走下山去,没有人会阻拦。”

  然后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当中。

  皓帝走出天机阁时,已是月上中天。他站在白玉石阶上,俯瞰夜色中的帝都,然后抬手横于眼前,握掌成拳,就像攥住了万家灯火。

  “父皇,你看,我终于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模样。”大秦至尊双肩披满月光,自言自语。

  台阶下,阴影里,立着数个内侍,充耳不闻,不言,不动,犹如尊尊傀儡。

  虚空中没有昼夜,只有激烈的战场。

  距离永夜援军赶到战场还有一点时间,帝国各战舰几乎如疯了一样,拼命将炮火砸向对手。两艘大公级座舰见援军已到,就改变了战略,不再死磕,而是各自冲向外围。

  它们执意突围时,帝国几乎无计可施。两艘拼命拦在前路的驱逐舰被大公座舰主炮直接轰成了两截。大公座舰从还在燃烧的残骸上直接撞过去,冲出了帝国战舰的包围圈。

  不远处,右相站在还弥漫着浓浓硝烟味道的舰桥里,死盯着两艘大公座舰,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突然回头,用沙哑的声音道:“传令!本舰全速迂回,给我拦住那一艘……”

  他话说到一半,声音突然哑了。一名老臣苦笑,道:“大人,我们这艘船,已经快不能动了。拦不了了。”

  舰桥内都是些谋臣,他们平素里擅长的是阴谋诡计,就算有原力等级,正面格斗也几乎没有一点经验。可是现在右相看到的,是人人带伤,都只是草草包裹。伤得最重的一人整个小腿都不翼而飞,就倚在桌子上,靠单腿站着。

  右相还记得,此人是出了名的胆小怕死,但是现在,却依然目光炯炯,随时可以暴起杀敌。身上的伤,似乎都被忘了个干净。

  舰桥内另一侧一片焦黑,舱壁上则多出一个大洞,寒冷气息不断往里吹,却吹不散那余烬未断的焦热。

  地板上横七竖八地倒着许多尸体,其中有几具谋臣和舰员的,更多是黑暗种族的战士。在激战到最艰难的时候,大批黑暗种族战士不顾战损展开接舷战,试图俘虏这艘战舰。假若能够将帝国旗舰捕获,对整个帝国的士气和声望都是一个沉重打击。

  成功突入舰桥的皆为强者,其中一名侯爵和两名伯爵都是右相亲手格毙。而其他谋臣亦俱是死战不退。无论他们平时是什么作派,在这生死一线之际,竟无一人露出畏缩之态。

  看过还活着的属下,右相缓缓点头,道:“你等,皆未负我。”

  这就是右相能说出的最高评价了,众人喜色刚现,右相却是一声叹息:“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却是负了帝国。”

  他抬起左手,缓道:“传令全军,撤……”

  号令一下,就是定局。虽然从战果上来,帝国舰队要远远占优,可是这场战役却是输了。放走了两艘大公级战舰,没能抢到外空控制权,对于整个战局的影响将是致命的。或许浮陆之战自此将旷日持久,成为吞噬帝国将士血肉的黑洞。这样的持久战,是帝国最不愿意面对的,恐怕再坚持一段时间,即会撤军。

  是以这个号令,下得格外的长。就是右相自己,也下意识地不想将它说出来。

  “退”字已经在唇边徘徊几次,就在行将吐出之际,一个谋臣突然大叫:“那,那是什么?!”

  右相一惊,转头向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大片阴影忽然罩住了战场,并且徐徐自还在激战的战舰上空移过。

  黑暗中,突然出现一点绚烂光芒,带着七色的尾迹,坠向刚刚冲到外围的一艘大公级座舰。

  那艘座舰舰尾被七彩光芒砸中,突然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整个舰体都被炸得往下一沉。火光过去,目见之处舰尾已被炸出一个大洞,整艘战舰的速度略显缓慢,显然动力系统也受了一点影响。

  这一击的威力着实惊人,然而有人比帝国众将还要吃惊。

  在远方永夜援军的一艘战舰内,林嘉尔直接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咬牙叫道:“是他!”

  在林嘉尔面前突然出现一道光幕,上面是一个面容威严的年长魔裔。他目光如电,盯了林嘉尔一眼,冷道:“什么事这么惊慌?”

  林嘉尔起身施礼,道:“看到人族还有埋伏,一时心慌失态,请您见谅。”

  年长魔裔哼了一声,道:“慌慌张张,象什么样子!难怪你会把手上舰队赔掉大半。现在你既然在我麾下效力,那就得有点起码的样子。若是待会作战不利,我可不会看谁的情面,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我记得了。”林嘉尔显得十分乖巧。

  年长魔裔这才满意,散去了光幕。

  林嘉尔暗自咬牙,面容都显得有些狰狞,向着光幕出现的地方狠狠瞪了一眼。这时旁边一名心腹压低了声音,道:“那不是您的沉陆吗?”

  “闭嘴!”林嘉尔狠狠瞪了他一眼,让他把下面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林嘉尔望着远方,脸色阴沉,不知在想着什么。

  永夜援军舰队再度加速,想要赶往战场。而战场上,那艘遭受意外打击的大公座舰初时有些慌张,但迅速调整过来。它并没有急于逃跑,而是在原地盘旋,就地抵抗,一边召集残存的永夜战舰过来重组防线。

  当大公座舰步步为营时,就变得极为棘手。帝国战列舰对它有足够威胁,可是却也不敢硬碰硬的对轰。战列舰以下,任何战舰被它主炮轰中,都有可能一击而毁,哪怕再英勇的舰长,也不敢过于接近。

  就在这时,虚空中又一发七彩光芒砸了下来。这一次大公座舰早有准备,数十门副炮集火射击,而且明显是有强者亲自操炮,打得格外准确,将砸下的七彩光芒凌空击爆。

  但座舰上的人还未来得及欢呼,一个庞大之极的阴影就笼罩了整个大公座舰!

  英灵殿自天而降,重重撞在大公座舰上。在英灵殿面前,大公座舰完全就是一条小船,三艘加起来才有英灵殿的长度。被英灵殿这么一撞,它立刻翻滚出去,被撞击之处整个凹陷,显然受创不轻。

  然而这并不是厄运的全部,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