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九 最新计划
  过来,看着。

  这就是李后的意思。简单到极处的四个字,却让宋子宁反复琢磨,她究竟想要看到的是什么?再往深想一层,有什么是应该给她看的,又有什么是不该给她看的?

  在这场浮陆战争中,李后和李家又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后族和权臣某些阶段会是天敌,林帅自大漩涡后在外的消息就稀少起来,他可还安好?这次帝国禁卫军团出了不少兵力,也就是说,长生王是点了头的。而帝室成员参战的比例也很高。右相能把这些完全不是一路人的几方拉到一起,平衡协调的本领真不错,不错得都有点蹊跷。

  千夜和宋子宁这一路,如果他们不来,备选就是高邑。为什么是高邑?千夜说军部盯着赵阀坑,可换个角度想想,副手备选是当今陛下的成年皇子……而兰信成实际上给军备给得十分大方,他又究竟是谁的人?

  想着想着,宋了宁就渐渐出神,越想越深入,越想越复杂。正沉思间,他眉心处突然如被一根钢针刺中,痛得他脸色一白,不由自主的伸手扶额。

  宋子宁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动用了天机术。这也算大多数天机士的坏毛病,完全是不经意的反应。

  只是每逢大战必会天机混乱,既有调兵遣将的如云强者,也有关注大势的重量级人物,此外少不了形形色色外场势力暗中角逐,有时候双方的预言师和天机士互相扰乱,没点本事没点准备,哪能轻易动用天机术?

  宋子宁稍稍失神,就遭到了反噬,还不知道撞上了何方。他小心收了天机术,然后忽然间就想起了一句老话。

  自古天机多早夭。

  这句话一方面说的是天机术凶险,另一方面则是隐喻天机士的玩火自焚。但凡天机术修炼有成之人,每逢大事,总是想要参合一下。能够修炼天机术的本就是聪明人,再手握天机术这种大杀器,让他们如何能够甘于寂寞?

  此际风云变幻,宋子宁隐约感觉到浮陆也只是冰山一角,这等大局面,李家岂会袖手旁观?就算他们没想法,也会有无数势力找上门去,想方设法也要推着他们做点什么。

  这就是真正在玩火了。

  宋子宁再次抬起头时,双眼平静无波,没有丝毫情绪外露。他望向那随从打扮的那人,问:“那你现在打算在哪里看?我这里,还是去千夜那里?”

  随从笑道:“还有得选啊?那当然是去千夜那了!”

  宋子宁点头,“也对,谁都会想去英灵殿看看的。我这艘战巡虽然少见,可也没那么稀罕。”

  随从道:“主要是我听说,千夜非常好看!”

  宋子宁张了张口,皱起眉看向随从,毋庸置疑这人做了伪装术,而且是高明到普通强者无法看穿的那种。宋子宁本打算装个糊涂,不去打草惊蛇,暗中观察对方来意。谁知这人竟然一副言行无忌的模样。

  “你究竟是谁?”

  “现在才想起来问?七少也不像众人口中的那样精明呢!”那随从伸手揉脸,然后身形也开始变化,最后头发竟也长出少许,化为齐耳短发。转眼之间,在宋子宁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姿娇小窈窕,美艳不可方物的短发少女。

  一见这玄妙到可称为幻术的伪装方式,宋子宁已是现出诧异之色,看到对方的脸后,更是大吃一惊,道:“十九公主?!”

  少女嫣然一笑,道:“难为你还记得我。”

  宋子宁收起浮滑,正色道:“七年前曾在皇家别苑与公主有过一面之缘,不敢或忘。”

  “七年前我才十岁,那时样子和现在差多了,你居然还能认得出来。不过也是,你们这些研究天机术的一个个神神秘秘,说不出有多少手段,看着就让人心烦。”

  宋子宁道:“娘娘和李家可都是天机大宗,十九公主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慎言。”

  十九哈的一声,道:“说得好像我们多熟一样!”

  “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外人。”

  十九摆手道:“不说这些了,反正我要上英灵殿。还有,给我安排一个在千夜身边的位置。我早听说了,他比赵君度还要好看,这次难得有机会,怎么都要看个够本才行!”

  这位十九公主越说越是兴奋,一副恨不得立刻动身的模样,眉飞色舞间全然是小女孩就要得到心爱玩具的急切。

  宋子宁眉心微蹙,也没给这位帝女太大面子,直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宫廷里别说十七岁,七岁就没有纯然的小孩子,这位举止夸张得实在太假,反而让人不好找茬。

  他脑中迅速把所有宫中知识过了一遍,也没找出多少关于这位十九公主的信息。印象中,十九公主母族不显,母亲本身在后宫嫔妃里也不过是中等偏下的位置。她自小在明面上就是依附李后的,不知哪次宫廷宴会又传出修炼上很有天赋,据说后来在皓帝跟前也渐渐有了地位。

  没想到,在浮陆之战的军国大事上,李后居然把她给派了过来。后宫不得干政是明晃晃的律例,未被分封的皇子参战都得走明路,编入正式战队,一个帝女跑到前线来,又是何意?

  李后一举一动都无小事,往往寓意极深。她说的每一句话,吩咐的每一件事都得仔细揣摩。

  宋子宁越想越头痛,竟是全无头绪。现今的大秦皇帝本人就常年在未央宫内深居简出,很少公开露面,也几乎没听说过他偏爱哪个儿女,于是一群皇子皇女存在感弱得可以,如果没有煊赫母族,完全让人想不起来。而十九公主毕竟是帝血,如今时局诡异,宋子宁也不能对她推衍天机。

  多想无益,既来之则安之,宋子宁索性撩开手,叫进随从,命他们准备穿梭用的小舟,自己和十九公主登舟驶向英灵殿。

  小舟顺利靠上英灵殿,十九公主就象一个进入花园的孩子,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英灵殿既已在人前露面,千夜和宋子宁就又选了一批忠诚可靠的舰员上舰,充实到各个岗位上去。此刻在英灵殿上,各种工匠、炮手、舰员和战士已经超过千人,但因为英灵殿实在太过巨大,内部看上去依旧十分空旷,空旷得都有些荒凉。

  宋子宁来到位于地竜头部的指挥区,这里可比战巡的指挥室大得多了。如今的竜舰不复最初时的简陋模样,参谋区、指挥区、作战室都有设立,里面已经有一批参谋军官在忙碌着。这批军官中的骨干一部分来自于帝国军部,一部分来自于宁远重工。

  外空舰队战对参谋军官素质要求极高,暗火佣兵那些半路出家的军官根本无法胜任。

  在专用的作战室内,千夜正站在大地图前,默默地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标注。地图分为两半,一半是最初版的作战计划,另一半则是宋子宁推衍到一半的计划。千夜正以两份计划作为对照,潜心研究战局。

  他和宋子宁都是直觉过人的强者,感觉不对劲又全无头绪,可不是个好兆头。

  宋子宁敲了敲门,等里面应了一声以后,就带着十九公主推门而入。千夜回头,目光在十九公主身上稍作停留,隐隐变得锐利。

  十九下意识地感觉到一阵莫名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宋子宁道:“千夜,这位是当今皇帝陛下的十九公主,受李后娘娘差遣,到我们舰队观战。这是自己人,不可无礼。”

  千夜与宋子宁交换了一个眼神,略点了点头,向十九公主微微躬身,就算致意。宋子宁要在帝国拿个爵位,当然需对帝室至少保持面上尊敬,千夜却是不同,无须对帝国中人太多客气。

  十九公主也不怪千夜礼数不够,而是双眼放光,盯着千夜看个不停,看那架势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至于宋子宁说了什么,她大概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千夜也没想到帝室贵胄居然这个样子,对宋子宁以目询问。宋子宁略蹙了蹙眉,示意不用多理会她。

  随后宋子宁就开始办正事,将手中的提箱拎起,放到桌面上,按照既定顺序打开几道封印锁,从里面取出几页文件,一一仔细看过,分类交给千夜,然后走到大地图面前开始加标注。

  这几页文件是最新的作战计划,大框架没有什么明显变动,只是按照最近军情细化和微调了一些具体的内容。里面详细说明了预定的进攻线路,以及发起登陆战的时间。同时也提到了相关方向的作战计划,包括中路和东路两路援军的抵达时间。

  千夜细细看过一遍之后,宋子宁已经在地图上完成了标注。

  他点着浮陆另一端的一处小镇,道:“这里是新的目标,相比之下,离中路军更近,而距东路军则有些远。如果从攻击难度来看,比原目标要困难一些,但相对的,拿下后更容易组织防御。这个位置距离原目标还不到一百公里,攻占此地,虽然还不能够完全封锁永夜联军的退路,但以我们外空舰队的优势,可以令黑暗种族在撤退时遭受重大损失。”

  “唔,还是会有许多黑暗种族撤回去?”千夜皱眉道。

  “难道你想把浮陆上所有黑暗种族军队全歼不成?那样的话,恐怕永夜议会要来拼命的吧?”

  千夜道:“如果不考虑全歼,那也就是说,这个方案是可行的?”

  宋子宁点头,“相当可行。特别是我们手握英灵殿,到时候黑暗种族想的只会是如何尽可能多的把部队撤出去,而不是要和我们硬碰硬的决一死战。否则他们再损失两艘公爵那个层次的座舰,可就是伤筋动骨了。”

  千夜又和宋子宁讨论了一会计划细节。整体而言,新目标更务实,总体风险有所降低,战果却不会差多少。永夜舰队在撤退过程中,完全就如迁移的野牛群,可以随意组织攻击。而一心撤走的对手能够有多少决心殊死抵抗,还很难说。

  这套方案,应该是战场总指挥那边考虑了英灵殿之后做出的修订,计划制定者或许没有林熙棠那种天马行空般的用兵方式,可也胜在朴实无华,滴水不漏。如果没有猜错,当是右相手笔。

  看来看去,千夜也找不出可能的陷阱,但是他心里隐隐不对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宋子宁也在沉思,良久之后方道:“这个方案,怎么说呢,或许会有执行层面的问题。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分多路用兵的大型会战,从来没有能够一丝不动执行原计划的,就连林帅带兵都做不到。可是我现在大致知道各路部队的主帅人选后,至少目前暂时看不出问题。”

  千夜点头,“那就按此执行。”

  宋子宁想了想,道:“登陆之后,我守地面,你在待在英灵殿上,防御外空。”

  “不行。你守英灵殿!”

  宋子宁当然不同意,两人就此争执起来。

  旁边已经快被两人忘个干净的十九公主忽然道:“地面防御不是危险更大吗?”

  宋子宁白了她一眼,这个还用问?以英灵殿的强势,呆在上面怎么会有事。

  十九公主看看千夜,再看看宋子宁,道:“那你们还争地面的位置,感情真好!”

  宋子宁哭笑不得,道:“这也不是争,而是谁更合适的问题。”

  “什么合适?”十九公主一脸迷糊。

  宋子宁这才发现,刚刚两人的讨论过程,她根本就没有在听,只是一直看着千夜而已。他不由有些意外,难道这位十九公主,真的只是来战场上走一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