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 出击
  宋子宁对十九公主的关注转眼就放到一边,专心和千夜争闹。十九公主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开始认真倾听,至于听进去了多少,看她眼神越来越迷茫,长长的睫毛无数次开开合合的模样就知道了。

  终于,宋子宁扑过去,一把勾住千夜脖子,叫道:“别争了!我们一起下去!英灵殿是拿来镇守空中通道的,我们此去要登陆,要据守,还要会军,又不是要跑路。”

  千夜一想也是,英灵殿本就是作为威慑存在,防止虚空被封锁。虽然有那几艘护卫舰在,仍不是一支完整的外空战队,当做奇兵可以,单独打一场空战就很吃力了。而截杀永夜撤退舰队,或者迎击永夜后续空中增援,本就是禁卫舰队的任务。

  而他们这支部队接下来主要战场在地面上,拔掉黑暗种族的军事据点,打散他们的防线。再与赵君度所在中路会师,将陆控区域向外推出,才能尽可能多的取得浮陆控制权。这时候战局尚未展开,两人就分兵而治,未免早了点。

  既然千夜点了头,就见宋子宁笑眯眯地说:“公主远来舟车劳顿,不如先去梳洗休息?”

  十九公主也不矫饰,站起来大大方方,又乖巧十分地应了。宋子宁招来侍女,自带公主去找地方安顿。

  作战室的门一关上,懒洋洋的笑容就从宋子宁唇边消失了。

  千夜看了他一眼,问:“她有问题?”

  宋子宁有点烦躁地按了按额头,道:“没问题才怪。”

  千夜笑道:“你在讨论进攻部署的时候,偏偏要和我争收尾阶段的人选,难不成是做戏给她看?可惜人家似乎从头到底没看懂,还看困了。”

  宋子宁愕然,随即怪叫起来,“你这蛮子居然能看穿本少布局!”

  千夜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我还配合了。”

  宋子宁被堵得说不出话来,缓了半天才道:“千夜你变坏了。”

  “她还没到战将吧?”千夜继续看重新标注过的作战地图,“大战场上,一个战兵级的贵女,不懂军事,不带随从,李后这是信任我们的战力呢?还是不信任我们的战力?”

  宋子宁像是被千夜一句话提醒,又想到十九公主的伪装秘法,皱眉道:“她才十七岁,本来是不可能达到战将的。但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帝室有制造人形兵器的秘法。”他见千夜神色疑惑,解释道:“就是和永夜大陆上用秘药激活血脉种子,批量制造战兵的原理一样。”

  千夜回想了一下,道:“代价很大吧?”

  宋子宁点头,“几乎不能再晋级,没有生育能力,寿命和普通人一样。”

  然而在生存面前,这些都不重要。

  两人都没去关心帝女会不会成为人形兵器,只讨论应对之法。

  宋子宁对这种秘法是有耳闻的,当即道:“她年龄太小,如果用秘法催长,最多十级或十一级,而且失败的可能性还很大。”

  “让她待在英灵殿上吧,有卡萝尔在,足以看住她了。”千夜决定道。

  低级战将在英灵殿上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到陆地战场上就不一样了。只看外虚空战役中,黑暗种族前锋居然全是大公爵,就可以想到,地面战争必然不会轻松。这时候放个身份不明的人在身边,绝对是大忌。

  宋子宁也点头同意,此事就此定下。

  英灵殿太过重要,卡萝尔和千夜两人必须有一个坐镇,不能全都离开。因此无论从战术搭配,还是安全性上来说,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

  英灵殿本身战力强横,又有卡萝尔驻守,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虽然千夜不在舰上,种种基于地竜天赋而生的强力打击都用不了,只能作为寻常战舰使用。但至少,应该不会有永夜战舰自己找上门来。

  而千夜和宋子宁搭档惯了,对部队和浮陆情况都很熟悉,换卡萝尔来,不见得就能提高多少综合战力。

  至此方略议定,宋子宁返回战巡,十九公主则留在了英灵殿上。片刻之后,舰队就缓缓起行,驶往虚空深处。

  经过整整一日航行,舰队抵达预定地点,又在此静静停留三日,等到指定的出击时间,英灵殿一马当先,带着舰队冲向预定登陆点上方的虚空。

  直到战巡出现在登陆小城的上空,黑暗种族才有所反应,十余艘大小浮空艇紧急升空,扑向战巡。

  负责小城守卫的都是些老旧战舰,最大的也不过是护卫舰。真正新锐战舰都在机动舰队中服役,哪会放到后方负责区域防御。这十几艘战舰就象一群猎犬,扑向的却是真正的猛兽。

  它们才冲到半途,就有四艘被战巡密集的炮火击毁,更是经不住战巡主炮的一击。余下的战舰鼓足勇气继续冲锋,但当它们冲入虚空的一刻,才发现在外空还横亘着真正的庞然大物。

  英灵殿一轮侧舷齐射,就击毁了两艘永夜小艇,再一轮又击毁两艘。余下的小艇再也没有勇气战斗,四散而逃。环绕在英灵殿周围的护卫舰群,就如嗅到了血腥气的狼群,立刻出击,以超卓速度追歼着永夜战舰。

  短暂空战结束后,小城的守卫舰队就只逃出去两艘。它们根本不敢减速,也不敢折返,一路向着虚空深处逃窜。

  击溃守卫舰队后,英灵殿依然在虚空悬停,战巡则率领护卫舰群环绕着战场游走,警惕着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永夜舰队。

  直到庞大的登陆编队进入战场,千夜都没有看到永夜机动舰队的出现。看来在其它区域,禁卫舰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牢牢地压制住了永夜机动舰队,以至于后方这么重要的一个区域被袭,都没有机动舰队过来救援。

  黑暗种族既然将空权拱手相让,千夜自然没有放过的可能。他一声令下,数量众多的改装炮舰就率先冲入浮陆,进入小城的低空区域。

  这些炮舰都是由中立之地的战舰改装而来,土了土了点,却结实耐用,皮糙肉厚。改装之后,更是在舰腹挂上厚重的装甲,进一步提升了防御力。

  数十艘炮舰组成的舰队黑压压一片,当空压下。下方小城中早就一片混乱,街道上到处都是奔走的人群。

  转眼之间,就有零零星星的火光射向天空,那是反应快的人在用原力枪开火,其中还夹杂几支原力手炮,看来地面队伍中不乏黑暗强者。火力顷刻间就变得猛烈,更有数根巨弩拖曳着光尾升空,轰在炮舰上。

  炮舰舰身上绽放出朵朵火花,被巨弩击中的炮舰更是剧烈震动,有一艘则是尾部燃烧起火,倾斜着坠向下方城市,一头扎在城市一角,然后就是猛烈爆炸,让半个街区葬入火海。

  炮舰也开始还击,从底部伸出的炮管开始不断发出轰鸣,将弹雨倾泻到下方城市。许多炮舰上装的都是速射炮,这些古老的火药武器,在对付城市目标时相当好用。大威力的炮弹虽然炸不死强者,却能将一个个固定火力点打哑,并且层层剥除炮塔的外墙,然后炸毁炮塔上的弩炮。

  小城战栗着,团团火光在城中绽放,时时有人影随着爆炸而飞起。一座座临时搭建的房屋被轰成废墟,城中的伤亡也在迅速扩大。和人族相比,黑暗种族的防御工事总是相对薄弱。

  低空徘徊的炮舰火力越来越猛,仿佛炮弹不要钱一样。和原力枪炮相比,老式的火药武器确实便宜得就象不要钱。

  改装过的炮舰一边承受着来自地面的打击,一边猛烈还击。厚重装甲在这个时候作用明显,普通原力枪一次两次击中根本打不穿装甲,只有炮塔的弩炮才能对空中炮舰产生威胁。可是想要命中移动目标何等困难?不使用追踪弩箭的话很难打出足够的命中率。

  而空中炮舰想要命中炮塔则要容易得多,几乎所有炮舰都把火力集中到惟一有威胁的炮塔上。

  等到地面炮塔全都被摧毁,整座小城就失去了所有防空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空中炮舰肆虐。

  此刻天空中又出现了更多的浮空艇,一看就知道是登陆战的运兵船。那臃肿笨重的式样虽然令它们速度迟缓,但是也意味着庞大的人员和装备运载数量。

  空中的炮舰逐渐散开,移向小城边缘,在城市外缘建立起火网,掩护运兵船降落。

  大批的运兵船还没有完全停稳,舱门就已经开启,无数衣着五花八门战斗服的战士从船舱中涌出,呐喊着,咆哮着,冲向小城。

  小城中央几栋高楼顶部都被炸成了废墟,此刻其中一栋的窗户中出现了几名黑暗种族的强者,居中是一名魔裔,脸色铁青,几乎压抑不住强横气息。

  旁边一位狼人伯爵道:“大人,已经挡不住了,撤吧!”

  魔裔侯爵看着城外如潮水般涌来的暗火佣兵,呼吸越来越急促,鼻中如同回荡着重重雷音。他明显有些压抑不住胸中怒火,想要冲出去。

  狼人伯爵一把拉住了他,摇头道:“大人,对方肯定也有强者。看他们的装束,很象是从中立之地出来的佣兵。也就是说,这是千夜和宋子宁的部队。”

  这两个名字如同冰水,瞬间让魔裔侯爵冷静下来。他再如何自负,也深知自己绝不是千夜和宋子宁的对手,尤其是千夜。在大漩涡内的种种传闻,早就表明他已经具备了格杀侯爵的能力。

  狼人伯爵又道:“这不是我们的问题,外空机动舰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居然让对方这么大规模的舰队冲到了这里。如果说战败,机动舰队至少要负大半的责任!”

  这番话终于起了效果,魔裔侯爵面颊抽动几下,终于道:“撤退!”

  号角声即使是炮火的轰鸣也压不下去,数量众多的黑暗种族战士从掩体中跃出,准备撤退。然而他们随即发现了一个问题,该往哪里撤?

  小城四面都有运兵船降落,仅有通往陆块边缘的方向上兵力薄弱,似乎那里是天然的突破口。可是任何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陆块边缘就是死路一条。哪怕帝国军队没有跟过来,光是边缘区域极度恶劣的环境就能将大多数普通战士置于死地。

  高处的强者们也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全都望向魔裔侯爵。撤退的命令是他下的,撤退方向也该由他来选择。

  魔裔侯爵狠狠咬牙,挣扎片刻,终于道:“向泽尔镇撤退!”

  泽尔小镇就是千夜原定要攻占的目标,那里有永夜在浮陆最大的三座起降场之一,同时还有好几座军需与物资仓库,是永夜诸大陆到浮陆最重要的几个中转站之一。

  只要撤到那里,也就意味着安全。但显而易见,宋子宁和千夜绝对不会让他们如此好过。

  泽尔镇方向的运兵船,明显比其它方向要多得多,而来自这个方向的攻击力度却不是很大。显然,宋子宁和千夜是有预案的,战略意图也十分明显。大量战士落地后并未马上加入战场,而是就地构筑阵地,准备持久作战,彻底切断小城与泽尔镇之间的联系。

  攻击的同时,构筑下一步防御,这是十分高明的战场调度。然而对永夜强者们来说,则是个坏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向泽尔镇突围,怕是要付出惨重代价。

  其它永夜强者都看着魔裔侯爵,并没有立刻行动。他们显然也知道向泽尔突围的风险,而且很有可能会在那个方向撞上千夜。

  炮灰的死活并不放在这些强者心上,但是自己的生死就无法漠视了。此时此刻,没有人愿意面对千夜,面对那个出手即见生死的可怕对手。

  魔裔侯爵低沉地说:“不管哪个方向,都有可能碰上千夜,想想他传说中的空间能力。各位就不要多想了,全力随我突围,只要到了泽尔镇,我们就安全了。”

  他话音未落,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们哪都不用去了。”

  声犹在耳,一众永夜强者的视野就被纵横交错的血线所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