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三 摊牌 中
  张伯谦站在大团云海中,一点黎明本源亮如旭日初升。

  皓帝身周青黑色雾气翻滚,本已变得稀薄,但地面补充源源不断,不一会又聚结成形。腾蛇幻象慢慢浮现,再次张开双翼。翼护之下,江山社稷、大河川流如古图卷般徐徐铺展。

  中间地带,大片原力爆炸不熄。奇特的是冲击波全在平层流动,没有一丝一毫掉向下方。可见两人的控制力何等强大。

  “还差了一点点。”张伯谦缓道,之前的暴怒情绪已经看不见了。和皓帝交手的刹那,他忽然就意识到,这是一场天王挑战,一场没有预定过的天王挑战。

  实际上,若单论挑战,已经有了结果。皓帝并没能跨过天王之境的门槛,但和大多数失败者不同,他已打通所有关隘,欠缺的仅仅是积累。

  而两人再打下去,也就是眼前这个胶着局面。整座城市都是皇帝的主场,大秦自建都起,就不知埋下了多少后手,又一代一代完善,相当于一具天王级的陆地战争机器。除非张伯谦彻底轰掉王者领域,那样的话,大秦帝都也就是一片废墟了。

  就算张伯谦下得了手,也做不到,他已经感觉到地面上出现了指极王和定玄王的气息,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管。

  皓帝此刻表情十分平静,跨不过天王门槛本就在他预料之中,张伯谦出现在天机阁才是意料之外。

  他点了点头,坦然道:“多谢张王指教。”

  张伯谦道:“既然如此,陛下就以一事为酬罢。”

  皓帝也没有装作不懂,只是说:“朕知张王与林侯多年有隙,可如今青阳已是天王之尊,何苦还与林侯计较?”

  张伯谦一双凤目微微眯起,“那么陛下的不计较,就是把帝国元帅兼内阁首辅囚于天机阁?”

  皓帝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一时间没有回答。

  而张伯谦威压不减一直在缓缓提升,云团核心处已经酝酿出了一个小小的原力风暴。

  这时,皓帝深深注视张伯谦,反问道:“不然呢?让他介入我和长生王的这场生死之战?”

  此话说的突兀无比,赤裸裸没有丝毫修饰,一把揭开皇家尊贵衮衣下血腥无比的现实。

  张伯谦出身门阀,落地即封国公世子,那也是一段血淋淋的过往,所以他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几乎立时明了眼下帝都的真正形势,这可与他来之前所想局面截然相反。

  现在看来指极王是真不知内情,而哈布斯究竟是有心误导,还是歪打正着,或者他本人即是幕后黑手之一,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皇帝隐忍已久,眼看明年即可稳稳当当踏入天王之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再忍不了,仓促发难。

  既然决定摊牌,皓帝接下来的话坦白得惊人,“长生王一直在寻求延寿之法。他曾得到一个魔裔秘法,吸收血脉取得活力。” 

  听到这里,张伯谦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毛。

  “他应该已经把各个种族、死的活的全都试过了,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大概因为效果并不如预期,于是就认为是没有将秘法实施到极致的缘故。而那个魔裔秘法核心是本源守恒,也即每条血脉的巅峰位置恒定,各个代际上的优秀血亲会分薄本源之力。”

  张伯谦嗤笑一声,“无稽之谈。”

  魔裔是个喜欢研究世界的种族,建立了种种奇奇怪怪的学说,很多秘法原理相互矛盾,连他们自己也争论不休。这个所谓本源守恒定律十分有名,可即使在魔裔内部都是邪说,因为若按此法,魔裔皇帝只要吞噬掉所有魔裔即可夷平圣山了。

  皓帝抬手将一个原力阵列扔给张伯谦。

  张伯谦飞快扫过里面信息,应该是这次浮陆战事方案最完整的一个版本,看上去严谨无比,就连每路领军的统帅和副帅,都有至少两套以上组合可选,惟一令人侧目的是,帝室和赵阀成员在备选名单中的占比高了些。

  张伯谦哂道,“方案还不错,人事由谁定的?承恩公好歹是先帝之婿,这是要他妻子皆上战场?” 

  “军部提议,朕准的。”

  “我知道这一路最后定了千夜和宋子宁,那么中路是谁?”

  “不管最初由谁领军,开战后都会有人呼吁林侯前往接手。”也就是说,中路将会遇险,而且只有林熙棠这个级数的统帅才有扭转局面的可能。

  话说到这里,张伯谦哪里还不明白这次军部竭力促成的浮陆反击计划是个什么货色,怒极反笑道:“东路呢?”

  “海密为主。”

  “临江王比海密长公主更适合领兵。”张伯谦就事论事地道。

  “朕若有不测,临江王是最适合的摄政人选。”

  张伯谦陡然抬头直视皓帝。这时,他方才意识到备选名单里的问题,焦点不是赵阀,而是帝血!

  海密、高邑是先帝嫡女,临江王是先帝幼弟,浮陆上的赵君度是先帝外孙,一众副手里列着数位皇子大名,就连能操控“人皇”的十四皇子都赫然在列。所谓备选,其实就没有选择。这根本不是什么帝室削藩,从头到底赵阀被搅进去的原因,还是帝血!

  再想到长生王的那个魔裔秘法,即使张伯谦也一时说不出话来,沉默片刻道:“他疯了。”

  “一个人太过害怕死亡,是会渐渐疯狂的吧。”皓帝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至于为他作伥的那些人,究竟是蠢还是坏,就不知道了。”

  原来这场浮陆战争是长生王发起的死局,帝都宫变是皇帝被逼到绝境的反击。而这背后也不知道永夜阵营出了多大力气,帝国内部有多少宗派世族搅合进去。

  这不仅是又一次帝室内讧,更是一场天王之祸!堪比三十五年前掖庭之变,当年肃帝封宫十日,消息不出未央宫,将一切血泪埋进地下。而今日之事皓帝亦无法大肆宣诸于口,若连天王都有为延寿自投黑暗之举,简直就是人族信念支柱坍塌之祸。

  永夜那边,想必早已磨刀霍霍!

  “我在中层大陆的交界虚空处遇到了蛛后的一个投影。”

  “永夜亡我之心不死,阴谋颠覆从未断过。这次动静如此之大,引来黑暗圣山关注也不奇怪。”皓帝倒是格外镇定。

  在这危如累卵的局势下,他不声不响夺得帝都王者领域控制权,明知道尚差火候仍仓促进行天王挑战,尤其那句摄政人选几乎就是遗言。可见这些日子里的帝都,在众人目光不可及处,已经发生过怎样惨烈的较量,刹那间仿佛满城血腥扑面而来。

  如今的帝都还能保持面上一切如常,简直就是奇迹了。

  张伯谦仍觉不可思议,“仅是为此?”

  “是否还有别的缘故,那就要当面问他了。”

  “浮陆那边到底在图谋什么?”

  “朕不知道,也顾不上。”皓帝神色十分平静,“朕在战前已尽力做了安排。但是朕绝无可能让林侯出战,所以张王手中拿着的就是浮陆战损上限。”

  浮陆本就是一枚阻止不了,被摆上棋盘的棋子,即使帝国方不动员,永夜那边该打的仍然会打。所以不管被明算的是谁,被暗算的又是谁,在帝王的棋盘上,都属于已经下完的棋子,只等收官点目。

  说得更加直白冷酷一些,浮陆的损失是有定数的,全部在那张最后敲定的名单里,上了名单的人,多活出一个都是赚头。而帝都这边的死亡尚无法估量。

  张伯谦皱眉,问道:“林熙棠他究竟怎么了?”

  “药物戒断反应。”皓帝道:“林侯受黑暗原火所伤,每次发作少则一日,多则两三日寒气浸体,关节活动不便。他为了在伤势发作时也能如常行动,长年用虎狼之药强行压制,如今必须以极烈的火毒入药才有效果。一旦停了药,便是这个样子,连站都站不起来。”

  张伯谦顿时在心里把顾拓海骂了个狗血喷头,皱眉道:“总不能就这样下去。”

  “御医已经试过所有能找到的最好药物。其实黑暗原火也就是发作时候麻烦些,对身体的损伤尚可。现在林侯体内最凶险的是这些年火毒残余的沉淀,已经累积到了一个随时会爆发的地步,只能一点一点拔除。等再过三、四天余毒消净,林侯就能正常起身走动了。”

  张伯谦缓缓道:“治疗在哪里都可以,他不见是自愿待在天机阁的吧?”

  “那么是让他去打浮陆战,还是参与这场宫变?让他去推衍新世界,还是黑暗圣山的回归?林侯一共只有六十年的大限之数……”皓帝突然停住,闭了闭眼睛,将所有痛色掩住。

  “载曜之始!”电光火石间,一直以来种种疑惑不解的答案呼之欲出,张伯谦脸色大变。林熙棠曾经自认逆行天机,居然根源在这里。此时想来,一般的推衍布局哪里够得上那两个字,只有这强行翻转黎明黑暗力量谱系的行为才是触动世界本源的逆天之行。

  张伯谦一双凤目中漫天电光,自晋天王后,他与闻许多帝国绝密,载曜之始也在其中,但以他的性子自不会去深究细节,如今联系到具体实施者身上,这四个字顿时变得沉重无比,几乎难以承受。

  “道统之争后,各个天机大宗元气大伤。‘载曜之始’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举,失去天演牵引,进不了即会倒退。林侯以一人之力,奇迹般地镇住了星轨曜盘,代价就是斩断他自己的命轨和所有未来。即使没有旧伤及外力,他的寿命也只剩下这几年。”

  张伯谦终于明白了林熙棠为何始终停滞在“星月齐辉”之境,既然他的寿命注定只有一个甲子,又拿什么去突破大衍天机诀的最高境界“四柱流年”。而黑暗原火发作的伤痛算得了什么,命魂在星盘上时时与天道运轨碰撞又会是个什么滋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