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四 摊牌 下
  张伯谦也明白了一直以来的困惑,林熙棠为何近年来手段愈加激进,就像时日无多,又为何但有新政,帝党自己都常常分化对他攻击。林熙棠的政敌不止被他占了首辅位置的文官系统,也不止与帝权传统角力的门阀勋贵,还有那些缓过气来的过气势力想要重返权力中心。

  一个影子般无处不在的姓氏浮上心头,张伯谦缓缓道:“敬唐李氏?”

  皓帝像是毫不奇怪张伯谦会说到李家,直接道:“老的一个都留不下。他们执着道统,甘愿为长生王所用,不择手段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年轻的那些是你的人?”张伯谦却是听出话外之音。

  “天机大宗向来亲缘淡薄,情义寡淡。李家把家族当做宗门经营,天道运轨面前,亲如父母子女皆可为弃子,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他们中有人想做回一个正常世家,朕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

  张伯谦口气忽然变得颇为嘲讽,“林熙棠似乎对李家的事情很不清楚,陛下能隔开他经营这么多,真是好手段。”

  “林侯向来谨守为臣之道,对于皇家内务多自觉回避。朕既然表示储位一事并不希望他插手,林侯也就听了。”

  张伯谦想起来了,数年前未央宫曾闹过立储的事,当时林熙棠避出帝都,跑去西陆讨伐叛军,不由哂然,“陛下胸有丘壑,臣就祝愿您尽早处理完家务事罢。”

  “若朕能够走到最后,张王可否至小藏宫为朕作一个见证?”

  “可以。”张伯谦回答得爽快利落,完全没有考虑一下异姓天王立场的意思。

  皓帝也有些许惊异,随即正色道:“林侯在天机阁里动不了天机术,同样的,预言术和天机术也动不到他头上,最近几日还是让他待在这里。”

  “林熙棠……”张伯谦没有继续说下去,只道:“我留在这里,时间到了叫我。”话音未落,云空之上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当张伯谦再次出现在天机阁内,林熙棠问的第一句话是:“皇帝陛下和长生王正面对上了?”

  纵然没有天机术,林熙棠依旧是智计无双,仅凭今天张伯谦和皓帝现身的一面,就直接看到了事态本质。

  张伯谦此时忽然想到,林熙棠做的军策向来滴水不漏,渊图远算,操作时候再捅娄子,也不是完全没有翻盘机会。

  只是浮陆开战多日,说不定已近尾声,根本没有缓缓斡旋余地。然而若让林熙棠以现在这种状态踏出天机阁,光新世界开启和黑暗圣山回归的天机动荡,就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张伯谦负在身后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他自己的带兵风格就极为凶猛,一场仗打下来,军功多为特优,战损比例却常常招人诟病。牺牲从来不是他畏战的理由。但此刻,他感到手中薄薄一片原力阵列有了沉甸甸的份量。

  林熙棠见张伯谦不说话,也就没追问,又道:“殿下见过火之冠冕哈布斯亲王?”

  “我和他战场相遇有什么好说,奇怪的应该是他怎么进的天机阁吧?”

  “一个高维投影。”

  “加冕的黑暗亲王有这样的能力?”

  “他是千年来惟一加冕的血亲王,帝国对此几乎没有资料。”林熙棠道:“这人极度危险。”

  这样的评价出自林熙棠之口,让张伯谦也不由神色一凛。

  “哈布斯是‘火之魔女’安妮妲的亲生子,然而父系至今不明,只不过他回归氏族的时候已达到公爵位阶,古老血池又认可他的纯血身份,这才无人能够质疑。哈布斯从回归氏族到夺取族长,仅仅用了八年,同时也成为永夜最年轻的大公爵,被公认是黑暗世界近百年来第一天才。可接下来才过去三十年,他就从大公爵越升到加冕亲王。不要说黑暗种族,就是我们人族,绝大多数都没有这种升级速度。”

  张伯谦若有所思地道:“天鬼铁幕之前和铁幕持续时,你曾做过两次针对议会巨头的布局,实际上要杀的人是他?”

  “是啊,你看,那么多地方不正常,可似乎所有人都视若未见。哈布斯回归氏族前二百多年的经历完全是一片空白,而一直以来他受到的关注,和天才名头完全不符。他的存在足以让很多方面的平衡被打破,可是长久以来永夜议会和血族内部都毫无波澜。尤其是梅丹佐,无光君王气量狭窄众所周知,这些年居然一点都没有出现过两人发生摩擦的传闻。”

  张伯谦看着林熙棠,突然自嘲地笑笑,“林熙棠,我是一介匹夫,不懂天下大势,你也不用转弯抹角绕个老大圈子来教训我外面大局凶险。我当然知道哈布斯引我来帝都,自有他的盘算,只是……罢了。我先去找顾拓海来看看你的情况再说其它,不然,现在这样子,你能干什么?”

  话音刚落,大厅中央的升降梯发出启动声音,门开处一个胖大老者满脸郁闷地走出来。

  张伯谦呵的一声道:“看来最了解你的人还是皇帝陛下。”

  顾拓海此时此地出现,除了被皓帝宣召,没有第二个可能。

  听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顾拓海不知前因,却仍是无比赞同,气呼呼地道:“不要命地弄出那么多秘宝,活该被困在这里,你帮门阀世家子弟提升能力,他们可不见得领情。”

  他走过来伸手在林熙棠腕上一搭,片刻后,脸色放松,露出笑模样,道:“情况很好,再过两三天就能将这些年沉积的药毒全部拔除,你在这里歇了一个月挺值的。”

  看得出顾拓海心情甚好,喋喋道:“不得不说,这次皇帝陛下干得好,对付你这家伙就该这么做!虽然老夫被吓得心律不齐了好久。不过哪个庸医给你用了大漩涡白果,真是浪费之极。”

  林熙棠却是沉吟道:“两三天吗?之前的药……”

  “你想干什么?”顾拓海警觉地看着他,道:“你现在动不了,是因为全身都在消散药力,再躺个两三天最多三四天就差不多了。但若前毒未消,再服那药,你还不如直接服毒。”

  林熙棠微笑,“不会,如今我无须时时逆行天机,自保还是可以的。”

  顾拓海一呆之下,大怒:“现在不用抗反噬,你就打算加毒抗了是吧!小皇帝防我像防贼,之前都不肯让我得知一点消息,你觉得他能让我夹带东西进来?”

  他看了一眼张伯谦,气头上也不管青阳王的威压何等恐怖,脱口而出道:“我是没这本事,你找青阳王吧!”

  张伯谦闻言转头,顾拓海只觉一道凉气从头顶劈下脊背,锐如刀刃,只听见张伯谦淡而不容违逆地道:“出去。”

  与此同时,张伯谦背后的手陡然一握到底,一直扣在掌心的原力阵列彻底湮灭,连细尘都没有留下一粒。

  顾拓海则是怒气冲冲,拂袖而出。

  张伯谦看了林熙棠一会儿,“你想我为你做此事?”

  他的神情极为平静,往常一贯凌厉的眉眼,此刻看上去格外深邃。

  林熙棠犹豫了一下,叹息道:“伯谦……”

  张伯谦打断了他,神情无喜无悲,“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喜欢找死是你自己的事。现在,你是要我亲手送你去死?”

  林熙棠哑然。

  张伯谦摇摇头,“林熙棠,我知道你的诡辩能力,所以无需再说。你只回答我,是,或不是。”

  话虽然这么说,张伯谦却没有等答案,推开半敞的落地窗,直接跳了出去。

  顾拓海并未离开,站在天机阁前小广场上。

  他觉察到张伯谦走近,光棍地道:“我以前说禁忌之术或许可行,是骗你的。熙棠的身体情况,哪敢被人真切得知。有些人无事都要生出事端来,这次也是如此,熙棠为了大漩涡秘宝损耗极重,才过了多久,他们就要算计他去带兵打仗,还是打一场全动员的仗。这分明是打不死他,也要生生耗死他。”

  张伯谦并未发怒,只低低道:“一甲子,六十年,普通人的一生就是如此吧?”

  “屁的一甲子!”顾拓海突然爆了粗口,“他得无病无痛才能活一甲子,就他这么个玩法,我每天都在奇怪,他怎么还能喘气。”

  “火之冠冕曾说,林熙棠用黑暗原火之力抵消了部分天机反噬,这是怎么做到的?”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一个不明原理的黑暗黎明平衡,但其构成没有任何办法重现,惟一可能就是当初熙棠受伤的时候是在一个小世界里,形成平衡的底层规则不同。”

  接着顾拓海干脆利落地道:“别想了,大限之数非人力可续,如果真有办法,长生王早就试成功了。哪怕火之冠冕升了大君,源血可以为熙棠抵消所有外来伤害,就是不能延长他一分一秒的大限之数。你的黎明本源也一样。全都没有用!”

  张伯谦极为嘲讽地笑了,“林熙棠曾对我说:既成天王,如何敢死。可他一个注定成不了天王的人,又凭什么来管我敢不敢死?”

  顾拓海重重叹了口气,他发泄一通后,情绪稳定许多,反过来劝道:“老林的话是能听的?气不死你。”顿了顿,愤愤道:“这么个操心芸芸众生的家伙,为啥就喜欢坑自己人呢?老夫当年留在永夜大陆养老多好!”

  张伯谦抬头眺望远方帝都盛景,眉间一片安静寂色。

  街道上车水马龙,游人如鲫,有人欢喜,有人忧虑,有人匆促,有人安闲。然而这一派盛世繁华如烈焰上的薄冰般脆弱,只要有一处火头喷发,顷刻就是全局崩坏之祸。

  既成天王又如何,像长生王般不敢死,还是如指极定玄般只余大义?生命的意义,除了怨憎会苦,还有什么?

  PS:明天请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