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八 来战
  最初的溃败并没有影响到黑暗种族攻坚的决心。虽然在前两道防线上损失惨重,但是他们毕竟兵力雄厚,很快就重整阵容,黑暗战士不断从后备区域赶来,在进攻阵地上密密麻麻地挤着。

  黑暗种族在重新集结的过程中也没有闲着,东拼西凑了不少重炮火力,持续不断地轰击白城阵地。而在炮火对轰上,暗火佣兵怎么可能会认输?

  白城内,一门门重炮喷吐火舌,将炮弹倾泻到黑暗种族的炮兵阵地上。绝对压制的火力优势下,黑暗种族的重炮被不断打哑,然而这一次黑暗种族却是下定了决心,补充的速度一反往常的拖沓,不断有新的重炮轰鸣,不计代价地与佣兵拉锯。

  人族部队的绝对数量向来比不上拥有大量仆兵的黑暗种族,因此暗火炮火优先消灭的目标是对方的重炮,这样一来,对正在集结的黑暗种族部队覆盖程度就有限了。

  而在普拉特的严令下,黑暗强者不再节省原力,开始尽力拦截空中炮火,也令暗火重炮打击的效果大为受限。

  随着黑暗大军集结完成,一声凄厉号角响起,苍凉悠远的声音穿透辽阔战场,让每个黑暗战士战意沸腾。

  进攻的号角已吹响,一个个黑暗战士跃出阵地,冲向白城的防线。

  前锋战士刚刚踏入射程,就感觉眼前一亮,他们条件反射地想要封闭视觉,随即就发现那不是照明弹,而是沿着整个白城的城墙轮廓亮起的一条连绵不断的火线。原力枪轰击时喷吐出的原力火焰数量太多,才会错觉成一道线。

  刹那间,冲在最前的黑暗战士就象撞上一堵无形的墙壁,成片倒下。

  然而后方紧跟着的黑暗战士置若罔闻,踏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锋。白城防线上的火光不断明灭,始终是连绵不断的火线,一排排原力弹如狂风暴雨,呼啸而至,整排地收割着生命。

  暗火佣兵的火力密得让人绝望,转眼之间,黑暗战士的死伤就大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程度。

  人族原本摇摇欲坠的第二道防线,短短休整过后,就变成了血肉搅拌机。

  战舰上,普拉特面无表情,瞳孔中只有成片黑暗战士倒下。在白城防线前,兵锋每推进一步都是拿命去填的。

  “大人,要不要……”一名蛛魔伯爵小心翼翼地问。

  普拉特断然道:“那就是他们最后的力量!传我命令,让所有侯爵以下的家伙都上前线进攻!”

  蛛魔伯爵大惊,忙道:“大人,千夜可是在城里啊!”

  “那又怎样?连麦德罗斯都战死了,你们这些家伙还想躲在后面吗?都给我上!”

  蛛魔伯爵只得行礼,道:“如您如愿。不过大人,那个狼人一直在保存实力,不如……”

  普拉特这次沉吟许久,眼中渐渐有了凛冽杀机,缓道:“让红牙侯爵去前线督战,他现在的位置太靠后了。”

  “如果红牙大人不听令怎么办?”

  “那我就会亲自去劝他的。”

  蛛魔伯爵领命而去。

  在付出惨重伤亡后,黑暗兵锋两次冲入白城防线,但都被打了回来。前线的黑暗战士毕竟不全是不畏惧死亡的疯子,战损到了接近全灭的程度,哪怕是狂暴状态下的狼人也会退却。

  他们在原力枪的射程外重新集结,酝酿着更大规模的攻势。第三次冲锋开始了,这一次明显和之前有所不同,攻击部队中混杂了大量黑暗种族的强者,转眼间就顶着佣兵的火力冲到防线前,然后依靠个人强横武力将一处处工事摧毁。

  攻城战在野地线上就打成这个样子,是最笨的打法,然而无论何种情况下,用命去填战场优势,都是最有效的方法。

  暗火佣兵们也不由得有小小的混乱,不过防线中大多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深知这种时候退就是死,还不如拼死抵抗,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然而由于有大量强者加入,黑暗种族在近身战中占据了绝对上风。随着越来越多的黑暗战士冲入防线,佣兵的伤亡直线上升。

  城墙上,宋子宁居高临下,望着第二道防线上的攻防战,“看来是个急躁的家伙啊,这么快就把强者都派出来了?我还以为要到城下,才能逼出你的底牌呢。”

  他从怀中取出玄银面具,戴在脸上,向旁边伸出手,早有侍从将矛枪奉上。

  宋子宁提枪跃出,身影转眼间在空中消失。

  战线上,一名蛛魔子爵正大发凶威,手中重斧轮圆,一斩就将三名佣兵腰斩。滚烫的鲜血溅在身上,让他兴奋得仰天咆哮。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笑声嘎然而止。一截非金非玉枪锋从他咽喉处突出。

  宋子宁手一抖,抽回矛枪,随即回身,突然连踏三步,出枪如龙,每一步就将一名黑暗强者挑落。

  在浓浓的夜色里,宋子宁白衣长枪,分外醒目,所过之处,更是当者披靡,没有一回之将。

  转眼之间,玄银面具上就溅满了鲜血,白衣也尽成禇色。

  主将都是如此,麾下敢不效死?一时佣兵们个个热血沸腾,戮力死战。原本摇摇欲坠的防线,又再度稳定下来。

  随着再将一名狼人男爵挑上半空,宋子宁原本闪烁不定、根本无法锁定的身影忽然有了刹那清晰显现。连续血战之下,他也消耗不小,三千飘叶的领域难免有些不稳。

  就是这一刹那的空当,夜色突然在这一刻染上了一层红芒,宋子宁的后心处,清晰映出一枚巨大的红色獠牙!

  宋子宁全身一震,抽枪就欲转身回刺。不用眼见,他就已知道自己被锁定,难以避开这致命一击,惟有以同归于尽的打法逼对手放弃。

  无人知道玄银面具下宋子宁是何表情,不过这个对手在乱军之中,能够抓住短短刹那的空当暴起突袭,本身实力恐怕也不比宋子宁差多少。被这样的对手占了先机,想要翻盘如何容易?

  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与战场上的火光交织在一起,眼睛几乎无法准确捕捉,影子自枪下闪过,刹那间再次绕到宋子宁身后,一爪就向他后心处抓去。

  眼见爪尖就要触到宋子宁的白袍,那化为淡淡影子的狼人忽然心头警兆狂鸣,视野中闪过远方空中,有一人凭空而立。那是千夜。而就在这浮光掠影一瞥间,狼人怪异地看到,在千夜眼中,似乎有自己的影子。

  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狼人觉得刚才看到的东西太诡异了,几乎就像幻觉,况且他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千夜再厉害,也在千米之外,能做什么?

  不过这个狼人的心性足够坚定,即便心绪翻腾,手上的杀招没有半点停顿,他的利爪继续向前,划破白袍,裂杀内甲,再刺入血肉,终于遇到了阻碍。那是宋子宁的肋骨。

  汹涌的黎明原力反击撞向狼人可以生裂合金的爪锋,随即遇上早有准备的黑暗原力压制。在这样的近身搏斗中,人族身体强度的劣势显露无疑,狼人正准备一举将宋子宁的心脏挖出来,忽然又从后背尾根处升起一种寒意,冰寒沏骨,根本无力抗拒!

  他拼命转头,在数百米外空中看到一个残影。那是千夜,不过也只是残影而已。

  狼人同时转身,已插入宋子宁后心的爪子顺势抽了出来,向后划出。可是当他拼命转身时,眼中只看到一片剑光。狼人的上半身与身体分离,高高飞上天空。直到这时,千夜的身影才徐徐出现。

  千夜望向天空,微觉意外,道:“原来还是个侯爵?”

  “你看不出来?”宋子宁走了过来。

  “是有点弱了。”

  “弱?我差点就没命了,这还叫弱?”宋子宁没好气地说。

  千夜淡淡一笑,道:“有我在,你怎么会死?你的伤要紧吗?”

  宋子宁摇头,“一点皮肉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连骨头都没有伤到。”

  直到这时,红牙高高飞起的半截身体才扑通一声落地,犹自在挣扎着,想要支撑起来。可是他切口处的血肉都是一片焦黑,已在千夜的晨曦启明下被烧成焦炭,生机尽失,一看就知道再无活路。

  千夜转头望向不甘心挣扎的狼人侯爵,神情有些疑惑,然后道:“没错啊,好象确实太弱了点。”

  “为什么会觉得弱?他原力等级应该比我高,不过影狼原本肉搏就不怎么强。等等,你……你转过来给我看看。”

  千夜有些不明所以,望向宋子宁。宋子宁盯着他的眼睛,仔细看了半天,方道:“原来如此,你的瞳术又进步了。”

  “是这样吗?没感觉啊。”

  宋子宁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没感觉?你以前能束缚一个侯爵的行动吗?”

  千夜想了想,老实道:“不能。”

  “这不就行了。好了,准备撤退吧,我们断后。”宋子宁不管不顾地就地浮空而起,非金非玉的矛枪在空中挥舞出数道轨迹,然后收枪负手而立。

  白城中立时又射出一排照明弹,重炮再度轰鸣,以火力遮断战场。

  只有黑暗强者能够突破照明弹和重炮的双重封锁,可是此刻宋子宁与千夜并肩而立,两人就那样站在整个战场的中央。

  他们在等人来战,可是红牙侯爵都在千夜一击下伏诛,又有谁敢来战?

  永夜一方,所有的关注刹那间都落在普拉特的身上。惟有蛛魔副公爵亲自出手,才有望突破千夜与宋子宁联手。

  普拉特凝立不动,如同一尊雕像,动也不动。

  片刻后,空中的照明弹渐渐沉寂,重炮炮火也停了,硝烟散尽,露出白城轮廓。第二道防线上已空无一人,全部佣兵都撤回了白城之内。而千夜和宋子宁则悬立在城门前方。

  普拉特盯着千夜,瞳孔渐渐收缩。

  千夜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转头,回望过来。两人目光相隔数千米,凌空撞在一起。

  千夜双眉一轩,一声冷笑,一道细细血线扶摇直上,气势尽展,只等普拉特来战。

  普拉特猛地抬头,望向天空。此刻空中一轮圆月,竟是透着濛濛血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