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六 死亡区域
  罗密尔和普拉特并未立刻参战,而是看着地面上的部队疯狂攻城。有两位公爵级强者在场督战,所有战士都是疯了一样的进攻。

  佣兵们即刻感觉到了极为沉重的压力,可眼下所有人都无退路,顶不住这波攻击左右是死,那倒还不如在战场上痛痛快快的战死。打到这个时候,剩下的都是最富有经验,实力也最强悍的佣兵。他们依托每一处可以利用的地型,不放过每个最微小的机会,持续不断地打击敌人,给对手放血。

  白城中央城区,一处建筑物先后数易其手,里面属于佣兵的枪声渐渐微弱,而狼人和血族一蜂窝地冲了进去,转眼间里面最后的枪声都沉寂下去。这座建筑早成废墟,里里外外铺满了黑暗种族战士的尸体。在付出沉重代价后,黑暗种族终于夺下了这里,也为进军最核心的位置打下了一座桥头堡。

  只要能够占领中央城区,那时佣兵们就要被迫各自为战,战局将彻底向黑暗种族倾斜。

  然而永夜战士还没有来得及欢呼,就见周围环境似乎有了某种奇异的改变,好像多了些什么。一名经验丰富的狼人本能地向脚边望去,猛然看到那里竟莫名多了两颗手雷!

  刹那间的轰鸣淹没了整个废墟,冲击波和横飞的破片将永夜战士撕得粉碎。爆炸完全没有死角,硝烟浓得能够呛死人,谁也想不到,造成这个烈度的爆炸居然是火药武器,那得达到一个多么恐怖的密度?!所有在废墟楼内的永夜战士全都变成了尸体。

  宋子宁悄然现身,向街角打了个手势,一小队佣兵跑了过来,再度占领了这个重要据点。

  刚刚他借助领域之力,在永夜战士脚边神不知鬼不觉的放下许多手雷,利用原始而又廉价的火药武器干掉了这一队精锐。

  千夜并没有刻意针对普通永夜战士,只是随手干掉出现在他身边的倒霉鬼。此刻他的心思都在空中两位永夜强者身上,考虑究竟应该从谁身上打开突破口。

  双方差距毕竟有些大了,千夜最多只有一次偷袭的机会。

  片刻之后,千夜的目光就锁定了空中的罗密尔。普拉特已经跑过一回,上一次他就没下定决心和千夜决战。此次只要打痛了最强的罗密尔,普拉特说不定还会再跑一次。

  千夜收敛气息,悄然与战场融为一体。

  空中的罗密尔忽然间就打了个寒战。普拉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罗密尔哼了一声,道:“我在作战前准备。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有普拉特在旁边看着,身为公爵的罗密尔自然不可能示弱,此刻尽管心中有些嘀咕,也还是硬着头皮进入战场。他与普拉特联手,对千夜和宋子宁是压倒性的优势,担心的不过是对手垂死挣扎,最后的反击究竟有多厉害而已。

  普拉特心中却是另有想法,自然不会在脸上显露出来。

  罗密尔距离地面数十米处徐徐飞行,掠过整个白城,时时弹出一朵暗色血云,往下方一罩,就会令一片区域内的佣兵变成尸体。哪怕是黑暗战士,只要不是血族,也会在他的血云内受创,只是不致命而已。

  然而黑暗仆兵就没这么好运了,一朵血云把正交战的两名佣兵和几只大小仆蛛一起按死,只有一头蛛魔爵士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但在残垣断壁中,伤了右前和右侧肢的蛛体行动不便,仆兵又已全灭,恐怕生还可能性很小了。

  跟在后面的普拉特眼看到这一幕,面上声色不动,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转眼之间,罗密尔就在白城中犁出了一道死亡地带。

  间中也有数颗原力弹轰向罗密尔,可是哪里能伤得到他?只不过陡然暴露自己,旋即被罗密尔的血云罩住,失去了生命。

  罗密尔感觉到有个地方似是有些不对,可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出于谨慎,他也随手抛了朵血云过去。普拉特在旁边就是一声冷笑。

  “笑什么?”罗密尔沉声问。

  “公爵大人真是谨慎,还怕碎石乱瓦会出手偷袭。这等本事,确实值得我等好好学习。”

  罗密尔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强压着普拉特返回战场,又逼着他进白城走了一圈。这位蛛魔副公爵心有怨气,那是肯定的。

  普拉特见罗密尔没有回击,小小占个上风,也就罢了。罗密尔心情也不是很好,所带来的玛门氏族精锐死伤惨重,即使是十二古老氏族之一,也有些伤筋动骨了。

  此刻在血云笼罩的废墟下方,千夜正蹲在空隙处,透过砖缝望着外面。血云在他身边缭绕,想要侵蚀血肉,可是稍稍一触千夜肌肤就缩了回去。

  千夜心中微微一动,伸出手指戳戳了血云,感觉到的竟是平和的气息。原来血云并不是被他的暗金血气所压制,而是把他当成了同类。

  千夜伸手拉过身旁一具血族战士的尸体,在他身上翻了翻,在战甲内侧,看到了倾倒鲜血的圣杯。这是玛门氏族的标记。

  千夜本能地感觉到对玛门氏族血气的熟悉,似乎自己身体里有一小部分就是源自于此。他再仔细回想,就记起其实身内曾经的紫色血气好象与玛门血气有些相似,只不过更加纯净。而似乎威廉曾说过,紫色血气来源的那块血晶可以造就另一个娜娜,娜娜不正是属于玛门氏族?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罗密尔对千夜的血气会本能的有所松懈。而千夜的暗金血气,对任何血族来说都是剧毒。千夜耐心等待,等待着出手时机。

  有两位公爵级强者押阵,即使有宋子宁在各地出没,抢夺局部阵地,也只能拖延战局倾斜的时间而已。

  白城之内,永夜战士很快就占据上风,占领了大半城区,将暗火佣兵们压回地下。可是一旦地面阵地全面失手,那所谓的地下阵地不过是口棺材而已。

  一队魔裔战士正在搜索一栋被炸去半截的小楼。当其中一个踹开房门时,忽然看到房间里端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少女,衣着整洁干净。他当即一怔,没有立刻开枪,刚想喝问,就见那小少女张口,冲着他轻轻吹了一口气。

  魔裔战士眼前一黑,当场倒下。在小楼中搜索的同僚也一个接一个倒下,无声无息。

  无形的死亡区域迅速扩展,小楼周围的永夜战士成片倒下,只是在外围,才有实力强横的战士能够挣扎几下。可是他们也叫不出声,只是徒劳地睁大绝望的眼睛。

  转眼之间,死亡区域已经扩展到百米范围,近千名精锐战士悄然变成尸体。

  罗密尔感觉到了什么,蓦然转头,望向还在扩张的死亡区域。但就在他转头的瞬间,长发忽然无风自动!罗密尔一声狂吼,浑身血气涌动,飞速转身,就看见一根淡黑光羽已在面前!而前方,千夜的身影正在不远处消失。

  刹那之间,罗密尔就有了决断。公爵级的反应速度与判断力令他放弃闪避,全力提升自身防御,同时伸手虚抓,在千夜身周立刻出现一团血云,将千夜罩了进去。

  血云即刻收缩,如同无数铁条,狠狠箍在千夜身上。然而千夜大喝一声,身体竟迸发出远超罗密尔预期的恐怖力量,生生崩散血云!千夜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随即身影闪烁,消失不见。

  同一时刻,淡黑光羽已经没入罗密尔的胸膛。

  罗密尔就此凝固,不止是动作,就连表情也是一样,仿佛瞬间变成了雕像。

  普拉特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盯着罗密尔看个不停,目光闪烁,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罗密尔脸上忽然有了表情,双瞳一转,目光在普拉特身上停留一下,又望向那片死亡区域。此刻死亡区域已经扩大到了一百五十米左右,终于不再扩张,可是在区域内的永夜战士都已变成了尸体,甚至还包括了两个爵士。

  转眼间就是上千精锐,这种损失对于已经伤筋动骨的永夜大军来说,几乎是不可承受。而且那片死亡区域内几乎没有暗火佣兵,也就是说,损失全在永夜一方。

  显然在罗密尔心中,相比千夜,或许那片突然出现的死亡区域更令他心疼。

  罗密尔脸色忽然间有些许的苍白,随即恢复正常。但这已经被普拉特看在眼里,蛛魔副公爵脸上露出一个不加掩饰的诡秘笑容,然后也转头望向死亡区域。

  罗密尔忽然道:“佣兵已经只有最后一点人了,千夜此刻大概也不好受。把最后的预备队也投进来,本座要一举拿下白城!”

  “大人,所谓最后的预备队,都是你我族中亲卫,加在一起也不到千人。”

  “足够了!所有人,包括不必要的舰员,全都要参战!”罗密尔已经声色俱厉。

  普拉特却不同意,道:“大人,那些人可是我的氏族最后的支柱。你反正在玛门的地位也就那样了,我可还想日后晋阶呢。”

  “你这是怠战!”

  普拉特向罗密尔身后一指,微笑道:“大人,我们这一战可不一定能赢啊!”

  罗密尔忽然感觉后背刺痛,猛然回头,看到远方天空卡萝尔手持雷鞭,正自行来。罗密尔双瞳急缩,仔细审视着卡萝尔,然后喝道:“我来对付她!普拉特,你去下面,把城里的千夜和宋子宁杀了!”

  “大人,您一个人对付她,真的不要紧吗?”

  “当然。”罗密尔显得从容镇定。他知道自己只要有一点示弱,恐怕普拉特那边就会有所异动。蛛魔副公爵一直在观察他中了原初之枪后的表现,显然心怀不轨。

  普拉特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于是向罗密尔行了一礼,就准备往下方白城飞去。此刻千夜受到罗密尔的反击,宋子宁则是久战脱力,想来也没什么威胁了。

  然而就在这时,远方天际处,忽有一道焰火扶摇直上,在空中炸开。焰火颜色紫气氤氲,正是赵阀标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