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永夜君王 > 代发请假条
  

  烟大刚发现今天中午的定时更新出错,只有半章内容,更新改为晚上。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章一绯色之夜

  永夜大陆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上层大陆的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今夜双子阿尔法星转入近地轨道,是个难得有月亮的晚上。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但是还没有入睡的人们却惶恐不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狼嗥和不知名的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永夜大陆的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黑暗世界的大君们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大地。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浮空飞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还包括一个十余米的大型金属构件。

  金属构件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浮空飞艇艰难地挣扎着,外壁那些成排的铜管都在震颤,从尾部机械舱中喷出大团蒸汽。艇身后方合计八组螺旋浆发出生涩的吱嘎声,疯狂地旋转着,才勉强把艇身稳住。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垃圾。

  锈蚀老旧的浮空飞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人正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