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儒道至圣 > 第2104章 我以一剑试问之
雷霆之龙缓缓张开嘴,露出人性化的笑容,长长的雷霆龙须如同天神之鞭在半空抽打扭曲,出刺耳的声音。
  
  方运以纯正的龙语道:“尔等伪龙,不知天数,不明龙族律法,若执意妄行,必遭天谴!”
  
  说完,方运周身散出文宫蟠龙的气息,展现文星龙爵的身份。
  
  那雷霆之龙竟突然暴怒,仰天一吼,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丝血红色,暴怒之极。
  
  方运沉下脸,没想到那暗害自己之人竟然如此狠辣,连自己文星龙爵的身份都被利用。
  
  雷霆之龙深吸一口气,对追方运一拍龙爪,周身雷霆炸裂,如亿万电蛇飞舞,并出同一个声音。
  
  “死……”
  
  天空之上,圣威之眼再次震动,就要降下雷霆,毁灭万物。
  
  就在此时,一个清越响亮的声音自天边传来。
  
  “听闻山中有惊雷……”
  
  “听”字出现的时候,声音遥远如天际,但在“雷”字却仿佛在耳边。
  
  雷龙一惊,扭头看向声音源头。
  
  就见不远的地方有一位紫袍大儒脚踏平步青云,黑如墨,面色苍老,双目之中雷霆隐现,正高诵诗句。
  
  那人上空有一把雷光闪烁的古剑,蓝白雷霆环绕,剑身不大,却有分雷裂天之势。
  
  突然,那剑吸收一缕圣气,陡然加。
  
  轰轰轰……
  
  这方天地间突然万雷无声,只有那古剑飞行所出的震耳欲聋的声响,如雷神踏雷霆战车巡视一界。
  
  那剑所过之处,雷霆纷纷避让,天空雷云却仿佛被莫大的力量牵引,自高空降下,如云雷瀑布,倾泻而下,如大氅,如披风,列阵于后,为古剑壮行。
  
  那人再次吟诵。
  
  “以云作海化龙飞……”
  
  雷霆之龙觉那古剑飞向自己,如同受到惊吓的野兽,全身雷霆爆开,扭动庞大的身躯。
  
  天空中的圣威之眼竟然也徐徐转动,看向那人。
  
  “我以一剑试问之……”
  
  听雷古剑突然出一声响彻天际的清鸣,如凤朝天,骤然加,化为一线白光。
  
  遥遥看去,天地尽头处,如黎明时分,一线白光压烈日,微光却煌煌,孤压漫天雷。
  
  雷霆之龙未等反应过来,就听一声轻响,身体竟然被剖开,一分为二。
  
  一半在天空不断爆炸,疯狂扭动,另一半则生机全无,灵性全消,如同枯叶一样从天空落下,掉在地上。
  
  听闻山中有惊雷,以云作海化龙飞。我以一剑试问之,半分瑟瑟半分垂。
  
  威势滔天的圣威之眼如镜子落地,碎裂成片,最后化雷消散。
  
  听雷古剑回返,没入夜鸿羽眉心。
  
  方运独坐武侯车,织雷山中看斩龙。
  
  方运起身,面带微笑,施礼道:“见过鸿羽先生。”
  
  夜鸿羽紫袍染血,面容漠然,微微点头,低头看了一眼方运附近地面的山核,又看了看方运身后的武侯车以及残缺的牛妖灵骸,接着目光落在徐徐消散的雷龙身上,最后又望向方运。
  
  “何人引雷龙?”
  
  方运轻叹一声,便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但有些事并没说尽,比如说了第九文台但未说名字,说了遇到大妖王却没说能控制血齿藤。
  
  夜鸿羽神色严肃,不苟言笑,听到方运用几百团圣气都无法凝聚第九文台后,不禁为之动容,断臂处衣衫轻荡。
  
  方运一边诉说,一边取走地面的所有山核,放于武侯车上。
  
  夜鸿羽则伸手一抓,取走雷龙死后留下的一物,如水似玉,电光闪烁。
  
  听方运说完,夜鸿羽眺望远方,沉思良久。
  
  方运道:“先生来此地可是为了以剑试雷?”
  
  夜鸿羽点点头。
  
  方运则道:“我知一地甚为奇特,长八百里,谷中雷霆渐次增强,传说山谷尽头有诛圣之雷。”
  
  夜鸿羽双目一亮。
  
  “不过那里附近有雷龙盘踞,先生倒是不惧,怕是能以方才之能一剑斩灭。但在下难以深入,所以只能画一副地图,赠予先生。”方运道。
  
  夜鸿羽点点头,表示理解。
  
  方运问:“不知先生一路上可曾有什么现?”
  
  夜鸿羽沉吟片刻,道:“老朽也算幸运,进入不久便得一处圣气团,用以洗练身体,增强听雷古剑,扶助神念,文胆终成三境。之后便劫难重重,一路所遇妖蛮异族甚多……”
  
  夜鸿羽快讲述一路经历,无论是斩杀妖蛮还是遇到古妖,都一一明说。
  
  “我以为先生会先去我人族血墓陵园。”方运道。
  
  夜鸿羽淡然道:“我欲以雷霆炼古剑,事成之后再去寻血墓陵园。”
  
  方运知道人族所绘制葬圣谷地图不全,从织雷山到人族血墓陵园之间有大片空白,若是直线行走必然会遇到凶地甚至绝地。
  
  “先生救我一命,理当报恩,不过种种限制,还望见谅。”方运说着,向夜鸿羽打出一道神念。
  
  神念之中便是简略版的地形全图,凡涉及古妖与龙族的机密皆被模糊处理,但是,却比人族地图上多了许多路径,那些道路本身只能算普通秘密,算不得机密,即便其他古妖或龙族被救,也可用以报答来援。
  
  夜鸿羽接过神念,脸上浮现一抹讶色,有了这路线图,对于他这种境界的大儒来说简直如鱼得水,去想去之处极为便捷,能把三五天的路程缩短为一天,在葬圣谷中比几十圣气团都宝贵。
  
  夜鸿羽反手打出一道神念,道:“进入葬圣谷前,我与几大家族有交易,得到一些私图,价值远不如你所提供路径,算是答谢。”
  
  方运毫不客气接过,快与自己原地形图一比,又填补了两项空白之处。夜鸿羽给出的地形图不仅仅是路径,和方运的地形全图一样,详细标准何处有何物,甚至还有一处是诸葛世家的前人埋骨之处,若是前往,能得两具灵骸,其中一具是文宗灵骸,相当于五境的大可汗。
  
  不过,夜鸿羽所给出的地形图中,有几处过于老旧,其中那处诸葛世家的埋骨之处是四百年前的地形图,与龙族地形图有异。
  
  若是夜鸿羽已经去了那处,地形图不应该未修改。
  
  方运道:“你怎么没去诸葛世家所在的埋骨之处?离这里不过一两天的路程。”
  
  夜鸿羽轻轻摇头,道:“那里地形有所变化,已经被纳入一处凶地,我路过时只看了一眼便离开,直抵这织雷山。”
  
  “那里只是裂月湖的边缘,而且裂月湖周边水系丰沛,地形改变是常事,灵骸若是未被人现,我定可找到!”方运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