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王 >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见血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见血

  王海成的目光,也在孟凡的身上。

  这尊王家的领袖,强大的五劫神王,身材宽大厚重,如一块磐石般不可挪移,坐在那里,便是定海神针,一开始,麒麟瑞百川的登场,让他抬了一下眼皮,但紧接着,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孟凡的身上,要将孟凡彻底看穿。

  王家,和其他四大世家,诸葛家、邵家、谢家、轩辕家相比,是最式微的一个,经历了龙象谷的崛起,曾经和龙象谷正面交锋,导致了王家许多英杰人物的陨落,最后隐藏起来,甚至被龙象谷嘲笑为“逃跑的落水狗”。

  实在可怜,可气。

  但王家,毕竟是古天子世家,底蕴仍然不可小觑。

  最后,便是殷琪。

  此次前来参加会议的各位代表中,实力最强大的,便是巨灵谢静海、王家领袖王海成、桃花双壁之一的殷琪。

  麒麟瑞百川出现,让殷琪也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因为之前与孟凡见过一面,所以她也没有太过将目光停留在孟凡的身上,而是风轻云淡。

  只是这种风轻云淡中,还夹杂着一些掩藏不住的不自然。那一日,孟凡与诸葛家施展雷霆手段,铲除人间界派来的奸细神王,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孟凡便亲手斩杀了二十一尊神王,让殷琪也面色凝重。

  “大小姐,他就是小天道,孟凡?”

  殷琪的身后,一个身材消瘦,五官分明,眼睛深邃的男子,以神魂交流着。

  “是他。”殷琪点首:“国师,依你看,对他有什么评价?”

  “异数。”

  清瘦男子,只说出了两个字。

  “老奴每日每夜,都在测算天机,以及诸王,但凡一尊有名的神王,我都要细细的去推算,却总有一些人物,是无法推算的,这三百万年来,我推算的人物中一片模糊,不得要领的,只有四人,百步仙是一个,不论如何推算,都全无头绪。年轻时的博武帝是一个,法相天朝的冠军侯是一个,小天道孟凡是第三个。

  曾经,我困惑于为何这些人无法被推算,直到人间界建立起来,我才终于得出一些头绪。”

  殷琪眯起眼睛:“什么头绪?”

  “万事万物,都生存在天道的法则之下,受困于天道的束缚,或者困于因果,或者困于生死,等等,而博武帝建立人间界,人道秩序取代天道秩序,他们便跳脱出了天机的束缚。”

  清瘦男子娓娓道来,又沉默片刻,而后轻声道:“小天道孟凡,本身就是一个异数,万年内成就神王,从一名不文,踏入巅峰册前五十,成为一尊足以震动天地的巨头,前前后后只有几年的时间,这种人,便是天道最想抹杀的存在,可他已经度过了五次天劫,便说明他本身已经跳脱出了天道的掌控,很难被抹杀。”

  殷琪皱起眉头:“国师,我忽然想起了你当年为父亲续命延寿时,写下的那句话——杀不死你的,会将你变得更强大。”

  清瘦男子冷冷道:“国主大人,是个废人。”

  殷琪轻笑:“父亲当然是个废人,而且是一个早就该死的废人,我却是很好奇,国师大人早已经是五劫神王,甚至有一线可能,踏入六劫神王的境界,几百万年前,国师就在巅峰册上有一席之地,当年为何会为了父亲这样一个废人,舍弃所有大道,消耗三成寿元,为他延寿至今?”

  “大小姐从小就问我这个问题,我从没有回答过,有朝一日,大小姐会知道。”

  “推算么?谶言么?父亲活着,有很大的意义么?”

  “有,在我的推算中,有。”上绝国师轻轻点首。

  “可现在你的面前,坐着一个你根本无法推算的异数。”殷琪的目光,又落在了孟凡的身上。

  上绝国师目光冷冽,注视着孟凡:“异数,便是无法推算的存在,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很不好。”

  正在鼻观口口观心的孟凡,抬起了头。

  他感受到一些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有许多强大的神王,此刻都不再关注麒麟瑞百川,而是紧盯着他。

  但抬起头的孟凡,并没有回应这些人的目光,而是直接和那清瘦神秘的上绝国师对视了一眼。

  只是一眼。

  上绝国师口吐鲜血!

  那血色,在布满清晨薄雾的至阳乐场上,极为刺眼。

  殷琪大惊失色,立刻转身扶住了上绝国师,再转过头,看着孟凡的目光中,便是掩藏不住的震惊。

  谢静海以余光看着不远处上绝天国中的骚动,淡淡道:“天算周瑾,消失这么多年,原来是在上绝天国。”

  孟凡默默的看着对面,被殷琪扶起的上绝国师,没有什么反应,在他的左侧,是卧在一张巨大玉床上的麒麟瑞百川,嘿嘿笑道:“这是一个以命博天的人啊,掐算旦夕祸福,泄露不该泄露的天机,在他的身上,全都是灾难之气,仅剩的一点祥瑞之气,刚刚被你这目光一刺激,都消散了。”

  身旁清风微动,诸葛师来到了孟凡身旁,也看着对面虚弱的上绝国师,沉声道:“孟兄,发生了什么?”

  “场中有三者擅长演算天地气机。”孟凡轻声开口:“为首的是诸葛世家至宝明仪,之后便是咱们的麒麟兄,最后,是对面那神秘的上绝国师。

  明仪为一族之气运,本身就是道器,不同于生灵,又被诸葛世家宏大的气息托举着,可以对抗天道意志,麒麟兄只是脚踏祥瑞,能感悟天机,却从不刻意去推算天机,甚至改变天机,对面这位上绝国师则不同,他一次次强行逆转气运命数,就像是江河中漂泊的一只蝼蚁,非要让江河逆流,遭到各种气数的反噬,有无数的天道灾难盘旋在他身旁左右,早已经虚弱不堪了,还敢和我对视,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殷琪勉强将上绝国师扶起到座位里,用极低的耳语问道:“国师……怎么了?”

  清瘦男子无比虚弱,用颤抖的手擦掉嘴角的鲜血,断断续续道:“每次测算天机,改变天机,我都是在触怒天道意志,刚刚……我似乎被天帝,看了一眼,引动了我体内酝酿的许多灾祸……还好,没有完全触发……”

  殷琪的表情,更加震惊。

  这话里的玄机,她一时琢磨不透,可总觉得,骇人心神。

  “孟兄。”诸葛师严肃道:“世家大会尚未开始,就见了血,不是好兆头。”

  “总要见血的。”

  孟凡的回答,非常简单。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