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85章一掌拍碎
  在“嗡”的一声中,高岗上散发出了道纹,道纹扩散,犹如是水波荡漾一样,真帝之威弥漫,似乎随时都有一尊真帝一步跨出,似乎随时都有一位真帝君临天下,征战八方。

  感受到了高岗上的帝威弥漫,明洛城外很多人都立即被吸引住了目光。

  “沐家要动手了吗?”看到高岗上弥漫着真帝道纹,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

  “没有那么快吧。”看着高岗,有强者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沐剑真帝还未到来,沐家大队兵马拿什么对抗第一凶人,仅仅凭冷电剑神和沐家的这支兵马,只怕是不够给第一凶人塞牙缝吧。”

  “也是,如果沐剑真帝没有到来,沐家的强大老祖未能驾临,沐家是没戏了,凭着冷电剑神他们是无法与第一凶人对抗,只怕也唯有送死一途。”有老祖也点头说道。

  大家见过第一凶人的强大,屠不朽真神如屠猪狗一样,不朽真神之下,那更加不是他的对手了。

  冷电剑神的确是强大,但那也仅仅是能于普通的年轻一辈修士而言,他在第一凶人面前,根本就是不够看,除非他师父沐剑真帝驾临了,那还多多少少有点看头。

  “沐剑真帝会来的,迟与早而已。”有强者看着高岗上所驻扎的沐家子弟,徐徐地说道:“沐家绝对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虽然沐家还没有任何举动,但是当真帝之威弥漫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沐家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他们绝对会对明洛城动手,绝对会把大队兵马开入明洛城中,对于他们而言,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李道友,我等欲进入明洛城。”就在明洛城仙光弥漫的第二日,作为沐剑真帝大弟子的冷电剑神终于表态了,他依然是抱剑而立,依然是冷漠寡言。

  “要开始了。”当冷电剑神站了来表态的时候,留在明洛城外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所有人都纷纷观望。

  “沐家还是要给第一凶人面子呀,先礼后兵。”看到冷电剑神站出来表态,也有一些人意外。

  沐家是怎么样的存在,乃是当今帝统界三大巨头之一,而且沐家的家主更是一尊了不得的真帝,可以说,当今的沐家可谓是风头无限,真正能与之争锋的存在那是寥寥无几。

  在帝统界,有几个道统、有几个修士是不给沐家情面的,如果换作是平日里、换作是别人,像冷电剑神这样作为沐剑真帝大弟子的他,如果说他表态要进城,不知道让多少人认为是一种幸荣呢,欢迎都来不及。

  “滚——”对于冷电剑神的表态,第一凶人李七夜只有这么一个字,简单直接,十分的粗暴,也根本没有看冷电剑神是什么人物,也没有去关注冷电剑神是怎么样的身份。

  听到这么一个“滚”字,明洛城之外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听到第一凶人连沐家的大弟子冷电剑神都敢直喝他“滚”,这让大家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大家除了苦笑,还能怎么样?

  第一凶人就是第一凶人,依然是那么的霸道,依然是那么的凶猛,做事情还是那么的简单暴暴。

  在这个时候,所有修士强者看来,只怕在帝统界已经没有哪一个道统、哪一个强者是第一凶人不敢得罪的了,似乎他已经根本不在乎得罪谁了,甚至连与天下人为敌,他都完全是无所谓的姿诚。

  “第一凶人,就是凶猛。”就算是看李七夜不顺眼的修士强者也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不得不服气地说道:“先是与藏金洞为敌,后又与客盟为敌,现在又要与沐家为敌,这简直就是要把帝统界所有有实力的道统、强者都得罪一遍,敢与天下为敌的人,那只怕也就只有第一凶人呢?”

  很多人听到李七夜这个霸道无比的一个“滚”字,也都唯有叹服。

  虽然说,修士强者在于世间,没有不与人为敌的时候,但是,像第一凶人,恨不得把天下所有人都得罪一遍的作风,那还真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视天下无物,这样霸道的姿态,不得不让人为之叹服。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滚”字,冷电剑神也没有生气,也没有勃然大怒,他只是抱剑而立,依然沉默着。

  “姓李的,你这样太过份了。”比起冷电剑神苏墨白的沉默来,杨庭宇就十分愤怒了。

  杨庭宇露脸,厉喝一声,说道:“我乃是石韵道统的弟子,我洛府更是石韵道统的第一门派,我作为洛府的主人,有权决定着石韵道统的种种事务。明洛城乃是我们石韵道统的城池,你只不过是鸠占鹊巢而已……”

  “入者,杀无赦!”对于杨庭宇以主人自居,为自己力辩,李七夜没有多说其他的话,只是以这么简单的话去回应。

  李七夜这么简单只有寥寥五个字的话,一下子堵住了杨庭宇的大篇长论。

  杨庭宇说了洋洋洒洒的大篇长论,无非就是要辩证他自己是石韵道统的弟子,明洛城的主人,他有权力支配明洛城,而李七夜只不过是外来客而已,他根本就没有权力左右明洛城的命运。

  但是,他洋洋洒洒的大篇长论还没有说完,却被李七夜寥寥几个字的一句话一下子就堵住了。

  他腹中本来就有着洋洋洒洒的大篇长论,但是在这个时候一下子说不出来了,张口欲言,但大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着张口欲说,又说不出话来的杨庭宇。

  “你,你,你,你莫欺人太甚。”最后杨庭宇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总有一天会被钉在耻辱柱上,让天下人看清楚你侵占别人道统的嘴脸。”

  然而,对于杨庭宇的气急败坏,李七夜都懒得回应他了。

  虽然说,从始至终,李七夜也就只是说了那么寥寥几字而已,但是,在这个时候沐家明显是进退两难。

  不管沐家有多么强大,不管冷电剑神有多么的自信,但是李七夜的话他们不得不谨慎以待,第一凶人所说出来的话,那可不是轻飘飘的话,那怕是寥寥几字的话,那也是重若千斤,一旦敢踏入明洛城,只怕他必定是杀无赦。

  “哼,此举未免太霸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这样的一声冷哼响起之时,犹如焦雷一般在天空上炸开,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犹如是春雷滚滚一样,只见那棵巨大无比的闻竹金石树的最顶端瞬间爆发了强大无匹的神威。

  就在这刹那之间,神威滚滚,如同洪水一样倾泻而下,眨眼之间席卷天地。

  “是闻竹天王沙宇成。”感受到那神威滚滚,如同洪水一样倾泻而下,有人低声地说道。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候作为闻竹道统的掌权人,闻竹天王沙宇成表态了,他是站在了沐家这一边,力挺冷电剑神他们。

  当然,闻竹天王沙宇成力挺沐家,那也并不意外,毕竟闻竹天王沙宇成和沐剑真帝是结拜兄弟。

  “天下藏龙卧虎,无敌之辈多如牛毛,切莫自认为无敌,否则,死无葬身之地!”在这个时候,闻竹金石树的最顶端喷涌出了磅礴汹涌的神威,不朽气息一下子笼罩着天地,十分的强大。

  毫无疑问,闻竹天王这话是在警告李七夜,也是在威胁李七夜。

  “闻竹天王要出手吗?”感受到了闻竹天王沙宇成那滚滚不绝的神威,有人低声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明洛城的废墟之中,铜殿之内,突然一掌凌空拍出。

  这样的一掌凌空拍出,是那么的随意,就像是拍打天空上的一只苍蝇一样。

  但是,就是这么随意的一掌拍出的时候,刹那之间跨越天地,一掌击碎了虚空,瞬间拍向了巨大无比的闻竹金石树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一掌凌空,拍向了闻竹金石树。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在这刹那之间,闻竹金石树喷涌出了绿色光芒,生机磅礴,大道法则垂落,力量浩瀚,在这一刻闻竹金石树自我防御,欲挡住李七夜凌空拍来的一掌。

  “砰、砰、砰”一声声崩碎的声音响起,在这一掌之下,任何防御都没有用,在这“砰、砰、砰”的崩碎之声中,只见大道法则一下子粉碎。

  紧接着听到“喀嚓”的声音碎裂之声响起,随之又是一阵“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不好——”一时之间,闻竹金石树鸡飞狗跳、马仰人翻,飞叶滚滚,断枝满天,尖叫声不绝于耳。

  李七夜一掌拍落,只见闻竹金石树无数粗大无比的树杈被轰得崩碎,随之闻竹金石树上的一座座高楼古殿也随之崩塌滚落……不少闻竹道统的弟子被击得从高空中摔落下来。

  一时之间,闻竹金石树一片的狼藉,无数的粗大树枝被轰得粉碎,一座座高楼古殿崩塌掉落下来,场面十分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