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86章寂静无声
  犹如暴风雨狂虐过了一样,只见闻竹金石树枝断干裂,整株巨大无比的闻竹石金树没有一块完整之处,只差那么一点,整株闻竹金石树都被轰断。

  一掌之后,整株巨大的闻竹金石树狼藉无比,闻竹道统也不知道损失有多惨重,反正挂在闻竹金石树上的高楼古殿,被崩碎得七七八八,有不少高楼古殿从高空中滚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就算闻竹道统的弟子死亡不是很严重,但是,那些逃过一劫的闻竹道统的弟子一下子成了无家可归了,不少闻竹道统的弟子望着此时一片光秃秃的闻竹金石树,都一下子懵了,顾盼四处,他们都不由茫然了,因为他们一下子没有了晒身之所了。

  凌空一掌便差点轰碎闻竹金石树,这瞬间使得闻竹金石树最高处也一下子寂静下来了,刚才还神威滔滔不绝、气势咄咄逼人的闻竹天王沙宇成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了。

  “什么无敌之辈,那只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铜殿中传出李七夜那悠闲自在的声音,淡淡地说道:“这只是一个警告,不服气尽管放马过来!”

  这话已经是够霸道了,直接就是挑衅所有人了,这不仅仅是挑衅闻竹道统了,而且这风轻云淡的话,那是视天下人无物。

  这话霸道嚣张得一塌糊涂,但,这一刻闻竹金石树最上空却一片的寂静,没有滔滔不绝的神威,没有咄咄逼人的声音,在这刹那之间,闻竹天王沙宇成也沉默了,也一下子闭上了嘴巴了。

  看到一掌差点崩碎了闻竹金石树,让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大家心里面都毛骨悚然,似乎第一凶人的实力是无底洞一样,永远都让人无法揣测他究竟是有多么强大。

  见闻竹天王沙宇成一下子没有了声音,大家也不由面面相觑了。

  “闻竹天王沙宇成终究还是没有见过第一凶人出手,否则就犯这样的错误,他的实力也难与五大天客相比,在这个时候敢去招惹第一凶人,那岂不是自取其辱。”有老一辈的强者轻轻地摇了摇头。

  虽然说,对于天下很多修士强者来说,沙宇成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虽然他年纪比沐剑真帝大一些,但依然是十分了不起的天才了,也算是帝统界年轻一辈唯一一个成为不朽真神的强者,这样的实力,可谓是前途无量了。

  但是,闻竹天王这样的实力还是无法与老一辈的不朽真神相比,特别是五位天客这样早就威慑一个时代的存在。

  而五位天客都惨死在了第一凶人手中,至于闻竹天王沙宇成,那更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了。

  在刚才闻竹天王沙宇成竟然敢向第一凶人摆架子,耍神威,岂不是自取其辱,第一凶人凌空一掌就毁了他们的闻竹金石树,这也吓得闻竹天王沙宇成乖乖的闭嘴了。

  “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切都是浮云,什么底蕴,什么出身,什么血统,都变成了浮云了。”看到闻竹天王沙宇成这样的人都乖乖闭嘴了,有老祖不由苦笑了一下,感慨万分。

  闻竹天王沙宇成在帝统界也算是强大的存在,更何况,他身后还有底蕴深厚的闻竹道统。

  就算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闻竹天王沙宇成往往很多时候还是有底气的,那怕他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了,但他身后还有闻竹道统,还有更强大的老祖,可以说,他们闻竹道统没怕过谁了。

  如果真的要硬撼的话,要硬拼的话,在帝统界,除了三大巨头之外,他们闻竹道统怕过谁了?

  但是,今日李七夜凌空一掌就毁了闻竹金石树,这让本是想摆一下架子、耍一下神威的闻竹天王沙宇成乖乖地闭嘴了。

  在这一刻,闻竹天王沙宇成也知道自己是踢到了铁板了,他也明白过来,暂时以他们布置在这里的力量,还是无法与第一凶人抗衡。

  所以,在这个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乖乖地闭嘴,否则的话,下一击就不仅仅是闻竹金石树受到重创,只怕他们闻竹道统的弟子都有可能惨死在第一凶人手中了。

  “太霸道了。”看到闻竹天王沙宇成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时候都乖乖闭嘴了,不少人都苦笑了一下,为之感慨。

  “第一凶人,这已经是拉足了仇恨了。”也有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难道他真的准备在这明洛城向天下人开战吗?”“或者他是想独吞仙石。”也大教老祖双目闪动着光芒,在目光深处也流露出了对仙石的贪婪。

  事实上,来明洛城的所有修士强者,都是冲着仙石而来的,只不过,现在李七夜独自把持了明洛城,谁都无可奈何。

  在这个时候,也有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希望像沐家他们这样的三大巨头能早点出手,早日攻入明洛城中,只有在大乱之时,他们才有机会浑水摸鱼,只有那个时候,才能趁乱夺得仙石。

  李七夜凌空一掌就毁了闻竹金石树,一下子威慑住了沐家弟子。

  本来欲进入沐家的大队兵马也只能是沉默了,在这个时候,杨庭宇也只有乖乖闭嘴了,他的师父沐剑真帝没有来,一切都没有戏了。

  在这个时候,沐家、闻竹道统都陷入了沉默,而那只落入于平原之上的紫金葫芦了没有动静,似乎他们也不急着攻打明洛城一样。

  就在同一日,听到“哞”的一声鹿鸣之声,天空上出现了一个鹿影,这个鹿影只是一掠而过,但是,天空上犹如是留下了它的足迹一样,一朵朵的白花绽放。

  “怎么了?”看到天空上突然间无端绽放出一朵朵的白花,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愕了一下。

  “鹿客翁——”有老祖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天外突然飞来了一枝木杖,这枝木杖落入了明洛城外的森林之中。

  “哗啦、哗啦、哗啦”一阵阵哗啦的声音响起,就当这样的一枝木杖落入了森林中的时候,只见这森林中的树木藤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片森林一下子生长得如同一个古老的参天大树森林一样。

  更为神奇的是,在这森林之中,一株株参天大树相互交织,竟然交织成了一座座的屋宇、殿堂,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座森森好像是成了一个生机盎然的森林城市一样,一座座的木屋殿堂从参天大树丛中生长出来,十分有规律,犹如是一件件的艺术品一样。

  “哞、哞、哞”一阵阵鹿鸣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森林之中乃是生机勃勃,溪水潺潺而流,只见有一群群的仙鹿出现在这森林之中。

  只见这一群群的仙鹿有的在河边漫步,低头饮水,有的仙鹿在丛林中奔跑飞跃,也有的仙鹿在蔓藤中栖穴……

  一时之间,这片森林犹如是化作了一方乐土,好像是要成为一方仙境一样,仙气弥漫,而一头头的仙鹿似乎是要化作了这片森林的精灵。

  “鹿客翁来了。”看到这片森林犹如化作了一方乐土,有大教老祖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鹿客翁?在哪里呀?”听到老祖的话,不少晚辈纷纷张望,向天空四周望去,但是,没有看到鹿客翁的踪影。

  “他已经到了。”这位大教老祖看着那片已经化作乐土的森林,徐徐地说道:“他已经在那里了,鹿客翁所在之处,便是化作乐土,鹿如精灵,所以他才会被称之为鹿客翁。”

  不少晚辈看着这片犹如化作乐土的森林,看着仙鹿在森林中欢快地奔跑着,这个时候,就有弟子不由嘀咕地说道:“他真的就是鹿客翁吗?这有点超出人的想象,一个这么有品味,行事如仙翁的人,竟然会拿几百万条生命来血祭,这种慈眉善目的人,很难想象会做出如恶魔般的事情来。”

  毫无疑问,这个年轻弟子对于客盟他们拿几百万生命来祭炼禁器的做法是十分不满意。

  “闭嘴——”听到自己弟子的话,长辈被吓得一大跳,立即斥喝自己的弟子,怒目一瞪看了过去。

  这位弟子被吓了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多说。

  鹿客翁来了,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鹿客翁,他不仅仅是客盟的盟主,传说他也是帝统界活了最久的人,至少是大家所知道的不朽真神中是如此。

  鹿客翁的道行极高,有人说他可以与古一飞齐肩,也有人说他现在已经老了,血气已衰,比起古一飞来还是弱了一点。

  但是,不管如何,如果说,在帝统界排出前三的强者,只怕鹿客翁绝对能进入这个前三的名单。

  更何况鹿客翁亲手组建客盟,德高望重,只要他一声令下,帝统界不知道有多少的不朽真神、多少的道统愿意为他效力。

  所以,鹿客翁那怕他只身一人前来,那也是代表着庞大无比的力量。

  看到鹿客翁来了,不少人都不敢轻举妄动,都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