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89章霸道
  听到卢伟君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由望向明洛城了,大家都等待着第一凶人将会如何回复了。

  单是以个人实力而言,大家心里面都很清楚,卢伟君这样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第一凶人的实力,那实在是太过于凶残了,以实力而论,年轻一辈也就只断玉真帝、沐剑真帝这样的存在才有实力去叫板第一凶人了。

  至于卢伟君,若单纯以个人实力而言,他敢叫板第一凶人,那是自寻死路。

  但是,让人忌惮,让人害怕的不是卢伟君他自己,而是他背后的百日道人,这才是让人真正害怕的存在。

  一尊长存不朽,在帝统界,不论是放在哪一个时代,都是让人忌惮无比的存在,那怕是帝统界最璀璨的时代,在帝统界,能与长存不朽抗衡的无敌之辈,那也是没有多少。

  现在百日道人已经出了生死关,成为了一尊长存不朽,在帝统界不论是什么样的人、不论是怎么样强大的道统,都会对他忌惮三分,那怕是李家、沐家这样的巨头也不例外。

  “第一凶人,敢与百日道人为敌吗?”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已经是无法无天了,杀十大金刚,屠五大天客,完全是睥睨天下的姿态,根本就不把帝统界所有强者、各大道统放在眼中。

  现在冒出了一个拥有长存不朽实力的百日道人,这就让不少人在心里面奇怪,第一凶人敢不敢与百日道人为敌。

  “只怕没有什么不敢的吧。”有强者不由嘀咕了一声,说道:“从第一凶人出现到现在,你怕过谁了?莫说是藏金洞、客盟这样的存在,从他的言行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就算是李家、沐家这样的巨头,他都一样不放在心上。只怕对于第一凶人而言,多一个百日道人不多,少一个百日道人也不少。”

  这样的话,获得不少人的认同,毕竟,第一凶人自从出现之后,便是大杀四方,无所忌惮,堪称是无人能挡,现在那怕是凭着百日道人的威名,只怕都无法把第一凶人吓唬住。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望向了明洛城,等待着第一凶人发话。

  “哪里来的阿猫阿狗,只会在城外乱吠。”就在这个时候,铜殿中传出悠然的声音,淡淡地说道:“不管是谁,只要敢进城,杀无赦!”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苦笑了一下,早就来到明洛城的修士强者,他们早就已经领教过第一凶人的霸道与凶猛了,那怕是卢伟君自认为是有恃无恐,第一凶人依然是不把他放在眼中,出口便是“杀无赦”。

  “第一凶人就是霸道,就是凶残。”大家都快习惯了第一凶人的凶猛了,如果第一凶人突然不霸道、不凶猛了,大家反而是有点不习惯。

  现在一听到第一凶人这样的话,大家反而不意外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就凭卢伟君,就凭百日道人的名头,那还吓不住第一凶人。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大言不惭。”卢伟君此时也沉不住气,终于露脸,厉喝一声,说道:“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竟然敢如此的狂妄放肆……”?“对,老子就是天下无敌。”在卢伟君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铜殿中就传出了李七夜的话,十分干脆地打断了卢伟君的话。

  卢伟君话还没有说完,就一下子被打断,这顿时让把他气是哆嗦,李七夜这是赤裸裸地渺视他,这是赤裸裸地不把他放在眼中,这顿时让卢伟君满腔怒火直窜了上来。

  他卢家本就是大世家,威名赫赫,他本身道行又不浅,而且出身尊贵,可以说甚受人尊敬。当他的老祖宗从生死关出来之后,突破了瓶颈,成为了长存不朽。

  这顿时是让他们卢家以及他的身份是一夜之间倍增了千万倍,一夜之间,他成为了万人瞻目的焦点。

  当他的老祖宗成为了长存不朽之后,不要说是出身于大教的年轻一辈天才,就算是威名赫赫的老祖级别的存在,都对他客气万分,甚至可以说是有着几分的恭敬。

  就算是沐家这样的巨头了,只要他去作客,沐家的老祖,那都是千里相迎。

  可以说,不论走到哪里,任何人都对他恭恭敬敬,都对他客客气气,那怕如鹿客翁、四大宝王这样的存在都是如此。

  所以,平日里若是他开腔说话,所有人都会在旁边洗耳恭听?谁人敢打断他半句话,这是对他的不尊敬,这是对他的邈视!

  更何况,李七夜不仅仅是打断了他的话,那是视他无物,这样的一口气,又怎么能让卢伟君咽得下气呢,顿时满腔怒火直冒,双目一厉,露杀了可怕的杀机。

  敢对他不恭敬的人,敢邈视他的人,他都会杀无赦!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卢伟君双目一寒,冷森地说道:“就凭你一个小辈,也敢言天下无敌,你可知道,帝统界乃是藏龙卧虎,比你强者不知道有多少,更是有亘古无双之辈……”

  “好了,不要去吹捧。”铜殿中李七夜淡淡的话传来,双一次打断了卢伟君的话,淡淡地说道:“你吹捧了大半天,是想吹捧你的老祖宗紧,什么百日道人的。”

  “没错,我老祖宗便是当今最强者,成就长存,帝统界无人能敌,你这等狂妄无敌的小辈,在他面前,那是微不足道,他轻而易举便把你碾死。”卢伟君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他就直接抬出自己的老祖宗。

  虽然说,卢伟君这样的姿态、这样的话是有些张扬跋扈,但是所有人都不由沉默,没有任何人敢反对一声,事实上,绝大多数人也不得不服气,也是赞同卢伟君的话。

  在当今帝统界,成为长存不朽的百日道统,的确是第一强者,的确是无人能敌。

  所以说,卢伟君这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实话。

  “什么百日、百足的。”铜殿中传来李七夜毫不在乎的话来,淡淡地说道:“就算他亲自前来,敢跨入明洛城一步,我也会砍下他的头颅,挂在城墙上。”

  “你——”卢伟君顿时哆嗦,气得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他也始料未及,因为他第一次听到这么凶狠的话。

  别人一提到他的老祖宗百日道人?谁人不是恭恭敬敬的?就算是鹿客翁这样的存在,都一样恭恭敬敬,都会为之仰望,谁人敢对他老祖宗百日道人说半句不恭敬的话?更别说是斩他老祖宗百日道人的头颅了。

  可以说,谁人敢说这样的话,那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敢说这样的话人,那绝对是自寻死路,只怕到时候,不需要百日道人出手,都会有人取他的性命。

  但是,现在第一凶人是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直接扬言说要斩百日道人的头颅,这简直就是用霸道都无法形容了。

  “这,这,这太狂了点吧。”虽然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是霸道凶残,但当听到第一凶人亲口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大家都知道,若是平日里一点小摩擦,晚辈之间的一点口角是非,对于百日道人这样的至尊而言,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情,或者不会去计较。

  但是,现在第一凶人当着天下人的面,扬言要斩下百日道人的头颅,那一下子就不一样了,这是羞辱百日道人,这是要与百日道人誓不两立。

  这样一结仇,只怕谁都解不开这样的恩怨仇恨了,只怕第一凶人与百日道人之间必定是有着一战了。

  “百日道人,只怕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就算他不出手,他的子孙都不会罢休,否则,这让卢家颜脸往哪里搁。”有强者不由说道。

  “第一凶人,这说得太狠了,太过于霸道了,一点余地都没有给自己留下,直接把百日道人成为生死仇敌。”有老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可是长存不朽呀,可以追击始祖的存在,只怕第一凶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在这其中最高兴的只怕是莫属于鹿客翁、四大宝王之流,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那就将意味着第一凶人与百日道人必定是生死仇人,这样的事情,他们是最乐意看到了。

  卢伟君一时之间被气得哆嗦,脸色胀红,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世间纷扰,我等来并非为恩怨仇恨。”就在这个时候,高岗上沐家营地中传来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徐徐地说道:“明洛城,乃是我徒弟的家园,今日他归来,乃是安顿家人。”

  这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十分的有律韵,似乎每说一句话都是口吐真言一般。

  “沐剑真帝。”听这声音,大家都知道这是谁了,虽然还未见其人,但已闻其声。

  “没错,明洛城乃是我的家,哼,难道我回自己的家都有罪吗?这未免太霸道了。”此时杨庭宇已经站出来了,冷哼地说道。

  “没有谁能剥夺人回家的权利。”在这个时候,森林中也传来了鹿客翁的声音了。

  “谁若是占你家园,便是万恶不赦的恶魔,天下人必定会诛之。”在这个时候,四大宝王也出声支援杨庭宇。

  ps:昨天在家里,翻到了几年前留下来的溜冰鞋,也快十年没有玩溜冰鞋了,就忍不住拿出来练练,这么久没玩过,技术也生疏了,一连摔了好几跤,现在全身骨头痛,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