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94章举手皆灰飞
  “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血气外放,在他那恐怖无匹的血气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大千世界在他的血气之下那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轰、轰、轰”一时之间,天地犹如要崩灭一样,吓得所有人骇然失色,不知道多少人在这恐怖的血气之中趴在了地上,一时之间站都站不起来。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血气如此的恐怖绝伦,四位不朽真神的滔天烈焰根本就是无法与之匹敌,瞬间被冲了过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滔天的烈焰被倒冲过来的时候,四位不朽真神瞬间被自己的滔天烈焰所淹没,在这刹那之间,这滔天烈焰一下子以他们的血气、大道之力为灯油,烈焰瞬间旺盛无比地燃烧起来。

  特别是他们的真血,对于烈焰来说好像是餮饕盛宴一样,烈焰瞬间扑了过去,把四位不朽真神在眨眼之间焚烧得一干二净,把四位不朽真神焚烧得化作了灰烬,随风飘散而去。

  四位不朽真神临死之前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最强大的杀手锏本来是想焚化李七夜的,没有想到竟然反而被烈焰反噬,把他们自己焚烧成了灰烬,这只怕他们死得是那么的不甘心,是那么的绝望。

  最后“呼”的一声响起,这滔天的烈焰在李七夜那恐怖的血气之下也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在那恐怖绝伦的血气冲击之下,滔天的烈焰一下子熄灭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收了血气,整个天地这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一下子寂静下来了,这就好像是世界末日肆虐过天地之后,整个世界都一下子寂静得可怕,似乎整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都在这大灾难中死亡了一样,整个世界都犹如成为废墟一样,所以这才使得整个世界变得寂静无比。

  这样的寂静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沐剑真神也好,鹿客翁也罢,在这个时候,他们再强大,都应该感到害怕才对。

  “真无聊。”收回了血气之后,李七夜那懒洋洋的话打破了那份寂静,他打了一个呵欠,说道:“血气外放,我觉得都大材小用了,百日道人亲自驾临,那才有点嚼头。”

  李七夜这话霸气无双,这不仅仅是藐视了所有人,那已经连百日道人都藐视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一下子沉默了,一下子所有人都不由悚然,就是刚才叫嚣着咄咄逼人的卢伟君也一下子闭嘴,不敢说话了。

  “好了,该我大开杀戒的时候了,就先从你开始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目光落在了卢伟君身上,一下子锁定了他。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举步,向卢伟君走去,卢伟君不由骇然失色,神态大变,急忙后退。

  而守在卢伟君身旁的最后一位不朽真神,也是最强的一位不朽真神,此时也没得选择,只好硬着头皮迎上李七夜,为卢伟君争取逃遁的时间。

  “尊驾,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不朽真神迎上李七夜,神态凝重,说道:“与我老主人为敌,这并不是明智之举。”“一个长存而已,能吓得住我吗?”李七夜一步走过去,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滚还来得及。”

  “得罪了。”这位不朽真神只有沉喝一声,在这个时候他没得选择,受人恩惠,忠人于事,他一声沉喝,手中的独脚铜人向李七夜砸了过来。

  他的独脚铜人一砸了过来,有亿万斤之重,可以压崩星辰,“轰”的一声巨响,独脚铜人一下子击碎虚空,向李七夜的胸膛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一伸手掌,便挡住了这砸了过来的独脚铜人,那怕这独脚铜人砸来有亿万斤重,那也无法撼动李七夜的手掌丝毫。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手掌一翻,压着独脚铜人,向这位不朽真神碾了过去。

  “不——”这位不朽真神不由大叫一声,但却已经是无济于事,听到“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这位不朽真神被自己的独脚铜人寸寸压碎了身体,最后听到“啵”的一声响起,这位不朽真神一下子被压成了血雾。

  “铛”的一声响起,李七夜随手就把独脚铜人扔在了地上,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依然向卢伟君走去。

  “天王,快救我。”在这个时候,卢伟君已经逃到了离自己最近的闻竹金石树之下,他大叫一声。

  “尊驾,太过份了,莫欺人太甚。”在这个候,闻竹道统的闻竹天王不由沉喝一声。

  此时卢伟君前来救助,他不得不出头,更何况,他们与卢家也已经有所交往了。

  “过份?”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还要把你们全部杀了呢,等我把你杀了之时,再说‘过份’这个词也不迟。”

  话一落下,李七夜大手向闻竹金石树抓去,大手遮天,拿仙捉神,一手抓来,没有无上神威,也没有无敌法则,但是在李七夜的大手之下,似乎一切都变得渺小。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整株闻竹金石树犹如是化作了一座刀山一般,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就在此时只见闻竹金石树的所有树枝、树叶都化作了寒光闪烁的长刀、神枪、怒箭瞬间射刺向了李七夜。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株闻竹金石树喷涌出了滔天的光芒,所有刺射向李七夜的树枝、树叶都凶猛无比,千万把长刀、神枪以及无数的怒箭似乎是要一下子把李七夜的大手射穿一样。

  闻竹金石树的威力强大无匹,但是,却挡不住李七夜,只见李七夜大手浮现光芒,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只见李七夜的大手就像是闪动着光芒的磨盘,以绝对镇杀的姿态碾压而来。

  “喀嚓、喀嚓、喀嚓”的崩碎之声响起,最后听到“砰”的一声,只见所有的树枝、树叶都一下子崩碎,整棵闻竹金石树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

  “轰”的一声响起,天摇地晃,只见李七夜大手抓住了巨大的闻竹金石树,一下子把整株巨大无比的闻竹金石树连根拔起。

  “杀——”在这一刻,闻竹天王沙宇成从高空降下,大喝一声,听到“铛、铛、铛”的兵鸣之声不绝于耳。

  在这瞬间,天空一暗,只见无数的兵器在天空上直轰而下,有宝塔镇压十方,有仙剑戮穿天地,有焰旗陷绝十方……

  在这一刻闻竹天王沙宇成是一口气轰出了自己所有的兵器,一口气施出了自己最强大的绝学,从天而降,欲杀李七夜一个措手不及。

  “滚——”李七夜眼皮都没有撩一下,手中那巨大无比的闻竹金石树直扫了过去,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在巨大的树干一扫而过的时候,所有的宝物兵器一下子崩碎。

  巨大的树干也只是擦了一下闻竹天王而已,闻竹天王“啊”的一声惨叫,鲜血狂喷,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闻竹天王整个人被扫得飞了出去,浑身是血。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闻竹天王身体一弓,顾不上身受重伤,顾不上浑身的鲜血,往沐家的营地逃去。

  “想逃,没门。”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手中那巨大的闻竹金石树向逃走的闻竹天王追了过去。

  闻竹天王做梦也没有想到,闻竹金石树乃是他们闻竹道统的宝树,今天却成了他的追魂利器。

  “沙兄,走。”眼看闻竹天王要被闻竹金石树扫中了,一声喝沉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沐剑真帝向沙宇成伸出了援手,大手向闻竹天王抓去,欲把闻竹天王救下来。

  “想救人?”李七夜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闻竹金石树拐了一个角,向沐剑真帝的大手抽了过去。

  沐剑真帝脸色一变,“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他的大手乃是混沌弥漫、无数的真帝法则垂落,在这刹那之间,沐剑真帝的大手犹如是被一个世界所包裹着一样,厚重无比。

  在这一刻,沐剑真帝这只混沌弥漫的大手没有抽回来,迎上了李七夜抽来的闻竹金石树。

  “砰——”的一声巨响,在闻竹金石树一抽之下,混沌崩灭,真帝法则一下子粉碎,听到“啪”的一声响起,鲜血溅射,闻竹金石树重重地抽在了沐剑真帝的手臂上,抽得他鲜血淋漓,一下子把他的手臂抽了回去。

  看到溅射的鲜血,大家都能想象到被闻竹金石树一下子抽中,只怕沐剑真帝的手臂是受了不轻的伤,绝对是被抽得皮烂肉破。

  “嗤——”的一声响起,闻竹金石树破空之声响起,在抽飞沐剑真帝的手臂瞬间,闻竹金石树一下子追上了欲逃遁而去的闻竹天王沙宇成。

  闻竹金石树那又长又尖的树尖瞬间刺出,听到“啊”的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只见闻竹天王瞬间被树尖刺穿了胸膛,鲜血喷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