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95章威慑八荒
  “啊——”这样的一声凄厉叫声响彻天地,这凄厉的惨叫声直上云霄,犹如刺破天穹一样。

  鲜血,顺着树干流淌下来,流淌着的鲜血在树干上留下了弯弯曲曲的血痕,犹如一条条血蛇在树干上扭动着身躯爬行一样。

  在这个时候,只见李七夜举着树干,尖锐的树梢高高地挑起了闻竹天王沙宇成的尸体,当一滴滴的鲜血从空中滴落下来的时候,闻竹天王沙宇成已经是被钉杀了。

  在这个时候,只见沙宇成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只怕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的一天,而且还是被自己道统的闻竹金石树钉杀的,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看着沙宇成的尸体,看着鲜血一滴滴地滴落下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不由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李七夜出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仅仅是一下子把闻竹金石树连根拔起,而且瞬间把沙宇成钉杀了,更可怕的是,沐剑真帝出手相救,都被李七夜一记抽伤,一只手臂差点被树干抽碎。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甚至可以说比斩杀五位天客的时候还让人觉得震撼。

  特别是看着沙宇成的尸体被高高挑起的时候,更是让所有人心里面颤抖了一下。

  沙宇成号称天王,当今年轻一辈最了不起的天才之一,年轻一辈修士中成就最高的人之一,眨眼之间就被李七夜这样钉杀了,更让人感到心寒的是,钉杀沙宇成的竟然还是他们闻竹道统的闻竹金石树,这可是他们道统的守护神树,今日却成了沙宇成追魂利器。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只见李七夜手中的树干震动了一下,沙宇成的尸体一下被震成了血雾,随风飘散而去。

  “不急,一个一个来。”李七夜随手把树干扔在了地上,淡淡地说道。

  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颤抖了一下,沙宇成死了,而且在李七夜手中,那犹如是死了一只蚁蝼一样,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不论是鹿客翁、还是四大宝王又或者沐剑真帝,他们一时之间都寂静下来。

  在这刹那之间,他们都意识到,单打独斗,只怕凭他们个人实力,想斩杀李七夜,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在这一刻他们都沉默了一下,他们想斩杀李七夜,那必须重新商量对策。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意识到,在此之前他们还是低估了李七夜的实力了,现在他们清楚,就算他们简单联手,只怕也不见得能斩杀李七夜。

  如果要斩杀李七夜,他们必须有着强大无匹的手段,而且必须是天衣无缝的配合,他们一出手,必定是雷霆之势,一击必杀,不能给李七夜任何喘息的机会,否则的话,一旦让李七夜反应过来,天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你想干什么——”在这个时候,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连滚带爬的卢伟君欲往鹿客翁那边逃去,但是,他还没有跑两步,却被李七夜一脚踩在地上了。

  被李七夜踩在了脚下,卢伟君不由骇然尖叫了一声。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俯视地看着卢伟君。

  “你,你,你不要乱来。”在这一刻,卢伟君被吓破了胆,不由尖叫了一声,此时他哪里有平日里的高傲与自负。

  在平日里,就算是道统老祖在他面前,他都是傲视相视,但现在他被吓破了胆,全身哆嗦,一点风范都没有,只差是没有尿裤子了。

  李七夜看了一眼被吓得直打哆嗦的卢伟君,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这样的怂货,也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实在是笑掉大牙,你这种怂包,什么长存的后代,那简直就是把老祖宗的颜脸都丢尽了。”?“你,你,你想怎么样?”卢伟君被吓坏了,此时被李七夜踩在脚下,他动弹不得,骇然尖叫。

  “我还能干什么?”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刚才你不是说要喝我的血、抽我的筋、吃我的肉吗?你说,对于这样的敌人,我该干点什么呢?我是不是也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女吃你的肉呢?”

  “你——”被李七夜这样一吓唬,卢伟君不由脸色煞白,现在他的小命握在李七夜的手中,他还真的怕李七夜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我,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被吓得不轻的卢伟君立即认怂,脸上忙是挤出笑容,向李七夜陪笑地说道:“我,我,我刚才只是与道兄,不,我刚才只是与前辈开个玩笑,前辈大人有大量,莫和我这样的小人物一般计较。”

  卢伟君突然之间认怂服软,而且还是底声下气的模样,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了一眼,有不少人纷纷露出不屑的神态。

  在此之前,卢伟君是多么的倨傲,不要说是对同辈中的年轻天才,就算是对于大教老祖,都是十分的倨傲自负,现在在李七夜脚下,一下子就底声下气,像软骨头一样求饶。

  这就让不少人一下子对卢伟君是十分的不屑了,试想一下,自己竟然曾向这样的软骨头哈腰点头,这让多少修士强者在心里面特别的不是滋味。

  就算是沐剑真帝、鹿客翁、四大宝王他们,此时就算是没有表态,但也都觉得卢伟君这样的认怂实在是丢人现眼,他们都不由默默地摇了摇头。

  毕竟,卢伟君的老祖宗是一尊长存不朽,可以称之为帝统界的第一强者,但是,作为拥有他血统的子孙,却如此的没有骨气,却如此的摇尾乞饶,这实在是丢尽了他老祖宗的颜脸,丢尽了他老祖宗的神威。

  “开玩笑?”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闲地说道:“你觉得有这样开玩笑的吗?”?“前辈,是,是,是我的错,是小的该死,是小的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您老人家。”卢伟君既然都认怂了,在这个时候也一下子认怂得彻底了,忙是说道:“对于你老人家带来的不便,小的愿意赔偿你老人家,不知道你老人家要什么?要仙宝?还是古秘?又或者是无敌之兵?只要你老人家开个价,我们卢家都会满足前辈的一切要求。”

  “前辈放心,只要前辈开口,我们卢家就能办到,我们卢家的诸老也会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把我赎回,前辈尽管开口就是。”末了,卢伟君还怕李七夜不相信,他补了这么一句,让李七夜明白,只要李七夜愿意饶他一命,可以换来无数的好处。

  虽然说卢伟君这样软骨头让不少人为之不屑,但不得不承认,他这小子还的确是有点小聪明,懂得见风驶舵,不会像一些人那样死鸭子嘴硬,他见势不妙,立即是见风驶舵,对于他来说,只要能让自己活下来,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愿意,而且只要他能活下来,未来就充满着无数的可能。

  见到卢伟君如此的厚颜无耻,如此的摇尾求饶,让不少人纷纷摇了摇头,都觉得百日道人的一世威名都被这样的不孝子孙丢尽了。

  就算是有心出手去救卢伟君的鹿客翁,都不由摇了摇头。

  “我想要的东西,就不知道你们卢家给不给。”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给,给,给,绝对给。”卢伟君立即说道,急忙点头,像小鸡啄米一样,说道:“前辈你想要什么,开口便是,我们卢家一定会立即给前辈。”

  “哦,那就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要的东西也不多,只要一样东西,那就是你的小命!”

  “你——”卢伟君不由为之骇然,大叫一声,一时之间语塞,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我老祖宗乃是百日道人,乃是帝统界最无敌的存在,你,你,你若敢杀我,我老祖宗一定会杀了你为我报仇,而且灭你九族……”最后卢伟君尖叫一声,声厉内荏。

  见利诱无效,他只有恫吓起李七夜来,把自己的老祖宗搬了出来。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正是因为你老祖宗是长存不朽,那我就更应该杀了你了,俗话说得好,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来,我也正好杀一位长存不朽来热热身,好久没有遇到可以热热身的敌人了。”

  不少人听到李七夜这话,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第一凶人打算要斩杀百日道人,这是何等霸道的想法,这是何等凶猛的决定。

  百日道人可是长存不朽呀,在当今帝统界,谁人有那个实力斩杀他呢?

  “鹿客前辈,鹿客前辈,快,快,快救我。”见到李七夜不是开玩笑,而是玩真的,这一下子把韦伟君吓得魂飞起来,尖叫了一声。

  在这一刻,韦伟君急忙向鹿客翁救助了。

  “尊驾,饶人一命又何妨。”在这个时候,鹿客翁的声音响起,听到“轰”的一声响起,天地间瞬间掀起了狂潮,这滔天无比的狂潮瞬间向李七夜这边轰了过去,要把李七夜瞬间吞噬淹没一样。

  ps:有月票的同学,请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