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98章观树者
  “鹿客翁——”看着这个老人从森林中走了出来,有人低呼了一声。

  看到老人,很多人都一下子认出他来了,相比起四大宝王来,大家对于鹿客翁的认知度更高,这除了鹿客翁知名度更高之外,这也是因为四大宝王很少走出藏金洞,而且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四大宝王是四个人,而不是一个人。

  “鹿客翁呀,了不得的不朽真神。”看到鹿客翁,有不少修士强者肃然起敬,说道:“他就像是帝统界的活化石一样。”

  虽然说,在当今帝统界鹿客翁不是最强大的不朽真神,有很多人说,比起古一飞来,鹿客翁还有所不及,还是差那么一点意思,特别是得知百日道人突破生死关,成为了长存不朽之后,鹿客翁在帝统界的排名更是往后排了一下,但,鹿客翁依然让一些修士强者为之肃然起敬。

  “比起百日道人来,他们谁更老?”看到鹿客翁,有人低声地问道。

  “鹿客翁,以出道的时间来计算,他比百日道人要早一个时代,他算得上帝统界的活化石。”有世家老祖说道:“只不过,帝统界乃是以强者为尊。”

  百日道人已经成为了长存不朽,这让不少人误以为百日道人比鹿客翁年纪更大,事实上,鹿客翁的年纪比百日道人还大。

  虽然说帝统界是以实力为尊,但是鹿客翁的实力也差不到哪里去,虽然比不上作为长存的百日道人,比起古一飞来,也还差那么一点意思,但是,除了他们之外,帝统界已经很难找到与他比肩的人了,更何况,他乃是帝统界为人所知的年纪最大的不朽真神。

  “世间万事,不到最后,莫论成败,否则言之过早。”鹿客翁走出来,鹤发童颜的他给人一种和蔼慈祥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十分慈祥可亲的长辈一样。

  当然,也有人在心里面是冷笑了一下,不屑一顾,如果说鹿客翁是一个慈祥可亲的人,就不会拿几百万生命来祭炼禁器了,他所表现出来的那只不过是一副伪善的面目而已。

  “不,一点都不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我眼中,你们都是死人,只不过是早躺下迟躺下而已,不过,这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话一出,不管是沐剑真帝,还是鹿客翁,他们脸色都难看起来,那怕是他们有着宽广的胸襟了,那怕他们有很好的涵养了,但胸膛中依然有着一股的怒火直冒。

  他们可是威震天下的存在,可以号令八方,现在李七夜视他们无物,在李七夜口中,他们就如同是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由李七夜宰割,这怎么不让沐剑真帝他们心里面怒火直冒呢,他们好歹也是威风八方的存在。

  “好大的口气,你自认为可视天下人如蝼蚁吗?”四大宝王火气更旺一些,在这个时候就忍不住了,冷哼一声,双目喷涌了金光,好像他的一双眼睛可以喷涌出金泉一样,随时都可以把任何存在一下子融化掉。

  “对。”李七夜直接干脆,淡淡地说道:“你们在我眼中就是蚁蝼,而且是自寻死路的蝼蚁。既然你们耗上我了,那我也不介意一一把你们碾死,对于我来说,踩死一只蚁蝼,和踩死两只蚁蝼,那都没有什么区别。”

  这话一出,沐剑真帝他们三个人的怒火就更旺盛了,鹿客翁双目一厉,瞬间璀璨,好像是烛照世间一切,在他璀璨的目光之下,似乎世间的一切都是纤毫毕现。

  至于其他的人,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都只有相视一眼,大家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第一凶人说出这样霸道的话已经不足为奇了,连百日道人他都没放在眼中,他又怎么会把鹿客翁他们放在眼中呢。

  “鹿客翁他们三人联手,对决第一凶人,谁胜谁负呢?”有人不由低声地问道。

  “这个……”听到这样的问题,只怕连经验最丰富的古朽老祖都一下子回答不上来了,最后只好沉吟地说道:“这个,这个还真不好说,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有看透第一凶人,我都依然不知道第一凶人的极限在哪里,所以,这,这还真的不好说。”换作是以前,如果鹿客翁他们三个人联手对决一个晚辈的话,大家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鹿客翁他们三个人大获全胜。

  现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第一凶人身上,这个妖邪无比的人,一时之间,大家都拿捏不准了,大家都不知道第一凶人的极限在哪里,似乎他就没有极限一样。

  一位了不得的不朽真神推算地说道:“若是以常情推算的话,鹿客翁也就比古一飞差那么一点意思而已,现在再补上沐剑真帝、四大宝王,那就不一样了,就算对比古一飞,也没有了那差一点意思的距离了,只怕古一飞都挡不住,按道理来说,也唯有成为长存不朽的百日道人才能胜之……”

  “……但是,大家都知道的是,第一凶人的妖邪,大家也是亲目共睹,他没办法用常情去推算,所以,这就一下子充满了变数了,天知道谁能胜出,搞不好,第一凶人大招一出,所有敌人都灰飞烟灭。大家根本就不知道第一凶人的极限在哪里,没有人能猜想得到第一凶人在下一刻能轰出什么毁天灭地的大招来。”说到这里,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不论谁胜谁负,都是一场盛宴,是一场绝世大战,值得一观,错过这样的绝世大战,那将会成为一大遗憾。毕竟,像鹿客翁、沐剑真帝他们这样的存在,联手抗敌,这样的机会是万载难逢。”有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大家都不由纷纷点头认同,鹿客翁他们这样的强者不会轻易和人联手抗敌,事实上,很多时候他们根本就无需联手抗敌,毕竟他们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在当今帝统界,能有资格成为他们对手的人没有多少,值得他们联手的,那更是寥寥无几了。

  在这个时候,沐剑真帝、鹿客翁、四大宝王,双目一寒,露出了浓浓的杀机,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要置李七夜于死地,如果说今日不杀死李七夜,李七夜就将会成为他们的心头大患。

  到了那个时候,只要李七夜还活着,他们的下半辈子就会食寝不安,李七夜就将会成为阴影在他们心头上笼罩着一辈子。

  “既然是如此,那我们该好好领教一下你的绝世之术。”鹿客翁迈出一步,冷冷地说道。

  毫无疑问,当鹿客翁说出这样话的时候,那已经是宣告着他们三个人联手对决李七夜,他们将会一同上阵,不会与李七夜单打独斗。

  当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沐剑真帝他们都不会与李七夜单打独斗,他们单打独斗完全是没有优势,他们一点底气都没有。

  “再加上老朽!老朽要为死去的子孙报仇!”鹿客翁的话一落下之时,一个冷森森的声音响起,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有一个人一步迈来,瞬间跨越万域,一步击碎空间,一下子就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中跨越到了明洛城外的上空。

  一听到这冷森森的话,所有人都纷纷抬头望去。

  在这个时候,大家看到天空上站着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的身材矮小,比普通的修士强者至少要矮小了三分之一,他身上穿着的竟然不是衣服,他身上披着树叶,一片片的树叶织成了衣裳,披在身上,看起来十分的随意,特别是他头顶着乱糟糟如同鸟窝一样的头发,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野人。

  “他是谁呀?”当看到这个老者之后,很多人一下子没有认出他的来历,并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观树者——”姜还是老的辣,有大教老祖多看了几眼,就认出了这位老者的来历了。

  “观树者?是何人?”事实上,就算听到“观树者”这样的称号之时,依然有很多修士强者是一头雾水,依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闻竹道统最强大最古老的老祖。”这位大教老祖说道:“如果说,闻竹金石树是道竹道统的守护神树,那么观树者就是闻竹道统的守护神,也是闻竹金石树的看护者,他是闻竹道统中唯一可以与闻竹金石树沟通的存在……”

  “……也是唯一可以与闻竹金石树力量相联的存在,当他与闻竹金石树的力量联合起来,那是能达到恐怖的地步。在很久以前,闻竹金石树曾经放出豪言,他们的观树者与闻竹金石树相联的时候,可以力抗古一飞。虽然说古一飞没有去找过他们的茬,但他们敢放出这样的豪言,这也意味着他们有这样的底气。”说到这里,这位老祖也不由多看了一眼观树者。

  “观树道友助阵,那更好不过。”四大宝王看到观树者到来,也不由为之一喜。

  “我们四人联手,何惧于人。”此时鹿客翁也点头,神态郑重。

  “比人多吗?”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这个声音清脆,但语气却是十分的霸道,有着睥睨天下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