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699章断玉真帝
  话一落下,一个女子从天而降,这个女子站在那里,有着睥睨八方、横扫万域的气势,霸道气息,在她身上弥漫,但却丝毫的不损她的美丽。

  看到这个女子之时,让人不由为之仰视,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惊呼一声。

  “断玉真帝——”看到这个女子从天而降,有人不由惊呼了一声。

  “断玉真帝,当今帝统界最年轻最强大的真帝。”当这个女子从天而降的时候,一时之间惊呼之声起伏不止。

  一时之间,在场许多人都望着眼前的这位女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神态间有着仰慕,特别是年轻一辈的男修士,看到这个一身宝蓝牙月衣裳的女子之时,神态如痴如醉,久久无法移开目光。

  看到这个女子,甚至有不少年轻一辈的修士是自惭形秽,连仰视的勇气都没有,只有低下头颅,只敢用双目的余光偷偷地瞄了这个女子一眼。

  “断玉真帝,帝统界最美丽的那朵鲜花,李家的公主,帝统界的女皇呀。”看着这个绝世女子,有不少人神态如痴如醉,喃喃自语。

  “断玉真帝来了,李家也该来的时候了,如此绝世盛宴,李家又怎么会错过呢?”看着眼前这个绝世女子,连大教老祖也不由惊叹一声。

  断玉真帝,何等的惊艳,甚至是被帝统界的许多人称之为当今帝统界的第一真帝,虽然她在帝统界不是第一强者,但,在年轻一辈,在帝统界中只怕是第一强者,无人能敌。

  就算是惊艳如沐剑真帝,都被断玉真帝压了一头,特别是当年断玉真帝一怒之下,杀入沐家,把沐家杀得马仰人翻,这更是奠定了断玉真帝的地位。

  断玉真帝,刚霸无双。在帝统界,有着这么样的一句话评价断玉真帝。

  也正是因为断玉真帝性格刚霸,她才会有“断玉”这样的称号,也正是因为有刚霸无双的性格,仅仅是因为他们李家的女弟子被沐少晨调戏之后,她一怒之下,便杀得沐家马仰人翻,出入如无人之境。

  断玉真帝,她那刚霸无双的性格,可谓是不愧于“断玉”这样的称谓。

  在此之前,断玉真帝都一向以刚猛霸道而称著,一开始听到刚才那话之时,大家还惊讶是谁说出这番话来,竟然敢如此的冲撞沐剑真帝他们四个人,当大家看到这话竟然是由断玉真帝所说出来的时候,那一点都不意外了。

  “断玉真帝,绝世无双,我们帝统界最美丽最强大最无敌的女帝。”有人不由钦佩得五体投地,也有人是爱慕得如痴如醉。

  可以说,在帝统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的修士强者对断玉真帝倾心爱慕,断玉真帝不仅仅是威镇天下,她的美丽也如她的帝名一样远传整个帝统界。

  甚至有人说,断玉真帝乃是帝统界的第一美女,无人能比。

  可以说,在帝统界,不知道有过多少大教道统的绝世天才追求过断玉真帝,可惜,这些追求者都不入断玉真帝的法眼。

  断玉真帝她都已经是帝统界最强的真帝了,那些追求者,就算是再惊艳,也无法与断玉真帝相比,这又怎么能打动得了断玉真帝呢?

  所以,这让不少人为之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男儿才能配得上断玉真帝呢,有人说能配得上断玉真帝的男儿,那得去仙统界去寻找了。

  “断玉真帝来了,难道他是站在了第一凶人这一边吗?”一听到断玉真帝的话就是冲着沐剑真帝他们去的,这让不少修士嘀咕一声。

  “断玉道友——”看到断玉真帝从天而降,沐剑真帝双目一凝。

  他们作为帝统界两位最年轻也是最强大的真帝,一直没有少过竟争,可以说在此之前,沐剑真帝一直把断玉真帝视为自己最强大的竟争对手。

  就算四大宝王、鹿客翁、观树者他们一见到断玉真帝,也是目光跳动了一下,他们不见得会比断玉真帝弱,特别是如鹿客翁这样的存在,更是比断玉真帝只强不弱。

  但是,当看到断玉真帝的时候,鹿客翁他们神态之间还是有所忌惮的,这除了断玉真帝她本身是一个惊艳无比的真帝,拥有着无量的前途之外,同时断玉真帝背后还有李家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

  更重要的是,断玉真帝身后还有古一飞这样的一位老祖宗,要知道,百日道人还没有出生死关的时候,帝统界的第一强者这个头衔只怕是非古一飞莫属。

  当年断玉真帝杀入沐家,把沐家杀得马仰人翻,出入如无人之境,这除了断玉真帝本身有着足够强大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那是因为古一飞亲自为断玉真帝压阵。

  毕竟沐家也是与李家齐名的庞然大物,如此一个强大无匹的传承,被人杀入自己的道统之中,哪里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当年没有古一飞压阵,断玉真帝在杀入沐家的时候,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断玉真帝从天而降,目光在诸人身上一扫,最后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鞠身,一拜,说道:“道兄,我们又相见了。”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轻轻点头,随意地说道:“人生有缘,何处不相逢。”

  眼前这个断玉真帝,这正是在深渊中与李七夜相遇的李玉真。当日相遇之时,她也只是报自己名字而已,并未说自己帝号,当然,她在李七夜面前也并没有心去摆真帝的姿态。

  看到断玉真帝竟然与李七夜相识,这顿时出于所有人意外,一时之间让在场的许多修士不由相视了一眼。

  “第一凶人和断玉真帝竟然是认识的。”有强者见到这一幕,不由愕了一下。

  有人回过神来,不由说道:“说不定第一凶人就是李家的弟子嘛,你没听第一凶人姓什么吗?李七夜,他不也是姓李,在整个帝统界,除了李家,还有谁能培养出如此强大无敌的人来?我觉得,除了李家,没有哪一个门派传承了。”

  “说得也是。”不少人觉得这话也是有道理。

  “不对,断玉真帝也仅是与第一凶人相认识而已。”有老一辈修士注意到了李七夜和断玉真帝之间的言语,说道:“如果第一凶人是李家的弟子,就不会说这般的话了。”

  “看来第一凶人还不是李家的弟子呀。”有老一辈强者也不由沉吟了一声。

  事实上,在此之前,曾经有人猜想过,他们认为第一凶人很有可能是李家秘密培养出来的绝世无敌的天才,毕竟李七夜也是姓李,就如刚才那位修士所说的那样,在帝统界,能培养出第一凶人这样的凶人来,那也就唯有李家了。

  但,现在从断玉真帝与第一凶人之间的交谈看来,第一凶人并不是李家的弟子,这就一下子推翻了大家在此之前的推测了。

  “哼,第一凶人架子未免太大了吧,断玉真帝好歹也是我们帝统界的第一女帝呢。”有不少对断玉真帝有爱慕之心的年轻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不由有些酸溜溜的,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在很多年轻一辈的修士心目中,断玉真帝就是高高在上的女帝,能得到女帝多看一眼,那都是一种青睐,如果能和女帝说上一句话,那都是一种无上的荣幸了,能让人打了鸡血一样。

  现在断玉真帝向李七夜鞠身问候,举止之间是那么的恭敬,这样的事情在多少人心目中那是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三生有幸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一种无上的艳遇,让人做梦都能发笑的天赐良机。

  但是,对于这样天赐良机,李七夜只是平淡自在,轻描淡带过而已,这怎么不让在场所有对断玉真帝有所爱慕的年轻修士羡慕嫉妒恨呢。

  “虽然断玉真帝是第一女帝。”有一些强者见爱慕者酸溜溜的神态,就轻笑一声说道:“但,不要忘记了,现在的第一凶人那也是如日中天,举世之间,已经难有人能与之为敌了,所以他在断玉真帝面前摆摆架子,那也是理所当然的,谁叫人家有这个实力呢。”

  “我,这,那……”爱慕者张口欲言,但是憋了大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虽然心里面特别不爽李七夜,但也只好悻悻地承认了,谁叫现在第一凶人如此强大呢,现在他摆什么谱都已经让人习惯了。

  “此间之事,与女帝未有牵扯。”四大宝王在这个时候立即插话,说道:“等我们处置此间之事后,若有得罪女帝之处,他日必上李家,向女帝负荆前罪。”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四大宝王,还是沐剑真帝他们,都不希望断玉真帝和李七夜攀谈出什么关系来,他们更不想让李七夜与断玉真帝扯上什么交情来。

  一个第一凶人这已经足够让他们头痛了,都有点让他们束手无策了,如果再把断玉真帝卷入其中,再把李家也搅和入其中,那局势就更对他们大大的不利了。

  所以,四大宝王先开口,不让断玉真帝与李七夜攀谈出交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