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13章一剑无功
  一剑斩下,一切都灰飞烟灭,似乎举世之间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这绝世无双的一剑,在这一剑之下,任何存在,任何无敌,都会被斩杀。

  这一剑斩下,可屠神,可斩帝,这一剑已经是达到了无物可挡的地步了。

  当一剑斩开雷池电海、一剑斩向李七夜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这一剑斩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在这一剑斩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这一剑对半劈开。

  这一剑斩下,鲜血溅射,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在惚恍间都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对半被劈开,鲜血飞溅,血肉分离,在这样的整个过程之中,所有人都只能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都只能是呆呆地看着自己那被劈成两半的身体。

  在整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体被劈开之后,鲜血溅射,五脏六腑洒落得一地都是。

  在这整个过程中,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是动弹不得,根本就无法反抗,甚至在这一剑斩下的时候,连对抗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等待着自己被这一剑劈成两半。

  一剑斩下,犹如是尘埃落地,雷池电海被这一剑劈开,那如洪水一般奔腾的闪电洪流也一下子被劈成了两半,在这一剑斩下,似乎李七夜也被劈成了两半,很多人都看到了李七夜身体被劈开,鲜身溅射,甚至有人看到了李七夜那被劈成两半的身体一下子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一剑斩落之后,当收剑之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这一切都已经是成了定局了,一切都在这一剑之下烟消云散,雷鸣汪洋也好,闪电洪流也罢,甚至是李七夜,在这一剑之下,都已经是不复存在。

  一剑落幕,定了乾坤,一时之间,整个天地变得寂静无比,所有人都被这恐怖的一剑所威慑了,一时之间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之后,大家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当大家回过神来之后,都感觉自己是冷汗涔涔,都发现自己衣裳都被冷汗所打湿了。

  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回过神来之后,发现自己身体一阵剧痛传来,好像刚才他们的身体真的是被劈成了两半,似乎在这刚才他们已经是死了一回,已经是惨死在了沐剑真帝的这一剑之下。

  “太恐怖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被这么恐怖的一剑所吓怕了,双腿打了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瘫软在了那里。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是骇然变色,脸色发白,大家都被沐剑真帝这么恐怖的一剑所吓破了胆,不管多么强大的修士强者,就算是强大无比的不朽真神,都一样感觉到冷汗涔涔,因为在沐剑真帝这一剑之下,那怕他们这样的不朽真神,也唯有引颈待戮,根本就无力去抵抗沐剑真帝的这一剑。

  “真帝,这就是真帝,一生若能证道成帝,绝对莫错过。”有不朽真神不由感慨万分,心里面有着千百万的思绪。

  一剑无敌,虽然这不仅仅是沐剑真帝一个人的力量,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其中有着鹿客翁他们的贡献,但是,在无敌一剑之中,那怕鹿客翁他们再强大,但终还是需要依托于沐剑真帝,如果没有沐剑真帝,他们也发挥不出如此无敌的一剑。

  这就是不朽真神与真帝之间的差距,不朽真神也只能是不朽真神,永远无法成为真帝,也永远无法成为始祖。

  “李七夜死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有人张望,没有看到李七夜的身影,也没有闪电洪流,一切都灰飞烟灭了,在天空上只有朗朗的晴空。

  “只怕是死了——”许多人张望寻找,都未见到李七夜,就不由说道:“就算第一凶人再强大,这一剑之下,也依然是无法争锋,依然是无法与之匹敌,也唯有一死。”

  想到在刚才的时候,一剑斩下,大家都亲眼看到李七夜被这一剑劈成了两半,大家都看到鲜血溅射的一幕,都认为李七夜已经被这可怕的一剑斩杀了。

  “这样的联手,举世无敌,第一凶人再强大,那也是无法与之抗衡,只怕在整个帝统界已经找不出有谁能挡得下这一剑,毕竟这已经有始祖状态。”有老一辈强者不由感慨地说道。

  听到这话,也有不少人面面相觑,想到刚才这一剑的恐怖,都不由点了点头,认同这样的话,在刚才沐剑真帝一剑斩下之时,何止是无敌,这已经有始祖状态了,始祖状态呀,这是多么恐怖的状态。

  如果说,在举世之间能有谁挡得住这一剑,大家唯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百日道人了,或者也唯有成为长存不朽的百日道人才能挡得下如此恐怖的一剑了。

  “第一凶人终于死了——”看到一切都烟消云散,终于有人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第一凶人被斩杀了,不少人心里面感觉舒畅。

  那怕这些人与李七夜无怨无仇,但是,在这一刻发现第一凶人被斩杀了,心里面都感觉松了一口气,因为只要第一凶人还活着,这让很多人都感觉喘不过气来,第一凶人太妖孽了,太恐怖了,只要他还活着,任何天才、任何无敌、任何巅峰,在他面前都是一个笑话,在他那璀璨无比的光环之下,任何人都显得那么的黯然失色。

  所以,当看到第一凶人死了,不少人又觉得这天地又恢复了它原来的颜色,所有修士强者不必继续在第一凶人的光环之下而显得黯然失色了。

  “哼,这是自寻死路。”有一些心里面对第一凶人不爽的强者,他们在这个时候心里面不由暗爽,冷哼了一声,说道:“就算再强大,也别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下无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第一凶人,太狂妄了,嚣张过头,他也早该想到自己有今日!”

  当然,很多对第一凶人不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与第一凶人有着怎么样的恩怨仇恨,更多的是因为出自于嫉妒,只要第一凶人被杀死了,他们心里面就感觉特别的暗爽。

  在许多人都认为第一凶人被斩杀的时候,沐剑真帝双手握剑,双目光芒璀璨,犹如神灯一样烛照天地,在他的目光之下似乎任何东西都无处遁形。

  “结束了吧。”此时沐剑真帝徐徐地说道,但是,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都有些底气不足。

  以他真帝的实力而言,他一剑斩落的时候,他十分可以确定,自己的这一剑是斩到了李七夜的身上,至少他可以肯定,在自己一剑斩下的时候,已经斩到了李七夜的头颅了,这一点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

  按道理来说,他如此无敌的一剑,已经斩到了李七夜的头颅了,应该再也没有谁能挡得住这一剑,也没有谁能逃得过这一剑,在这样的一剑之下,必定是被一剑斩杀。

  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第一凶人身上,那怕是作为真帝的沐剑真帝,那怕是有鹿客翁他们支撑的沐剑真帝,在这个时候都不是特别的肯定,心里面依然还是没有底气。

  那怕直觉告诉他,他无敌的一剑的的确确是斩到了第一凶人了,但,他现在却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杀死了第一凶人,他心里面依然是底气不足。

  “对,该结束了。”就在沐剑真帝那不是十分肯定的话落下之时,一个悠然淡定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望去,只见第一凶人李七夜依然是站在那里,似乎他一直都是站在那里,他根本就没有动过一样。

  李七夜就一直站在那里,只是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是消失了一样,直接在原地蒸发了一样,没有几个人能看出这里面的奥妙。

  “速度太快了。”在这个时候,断玉真帝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轻轻叹息了一声。

  唯有他这样的存在看出了这里面的奥妙,李七夜的的确确是站在那里,只是他的速度太快了,所有人看不到而已。

  “你——”看到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沐剑真帝脸色一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不成始祖,不入长存,终究也是蚁蝼。”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迈了一步而已,还以为你一剑会随之斩杀而至,却未想到依然停留在现在而已。”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沐剑真帝脸色发白,跨越时光,这是真正的跨越时光,这种是实实在在的从现实中流淌中的时光跨越,有可能是跨越未来,也有可能跨越过去,这种跨越可不是那种划分不朽真神的估算模拟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迈出了一步,便走出了现在,至于他这一步迈向未来,还是迈向了过去,沐剑真帝不得而知。

  他仅仅是有始祖状态而已,并非是真正的始祖,他一剑斩下,并未能追着李七夜斩落,并没有一剑也跨越时光。

  所以,那怕他一剑明明是斩到了李七夜的头颅,那也无济于事,因为李七夜已经不是在现在了,他有可能是在过去,也有可能在未来。

  站在现在,斩不了过去,也斩不了未来,除非这一剑也随之跨越未来或过去。

  PS:手中还有月票的同学,请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