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39章长存不朽
  看到沐家道统的亿万弟子欢呼,百日道人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的目光看着整个沐家道统的时候,神态很奇怪。

  在这个时候,百日道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有着出尘登仙的韵味,在这刹那之间,都让人产生了错觉,百日道人是不是要登天封仙了。

  “第一凶人呢?”好不容易,有人回过神来,不由望了望天宇深处。

  此时所有人都不由望天宇深处望去,大家都想知道第一凶人被百日道人一轮轰击之后,会落下怎么样的下场了。

  天宇深邃无比,无边无际,大家都看不到第一凶人的身影。

  唯有百日道人双目一凝,目光深邃,远眺天宇,徐徐地说道:“天地高远,众生皆蚁蝼,切莫狂妄自大。”

  百日道人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十分的有韵味,可以说是道韵十足,让人一听之下,有着一股出尘登仙的韵味,一下子让百日道人的形象被拔得很高。

  在这一刻,所有人望向百日道人的时候,神态间都不由有了变化,在天下很多人眼中,此时的百日道人就是得道高人,他的道骨、他的道风,不是凡夫俗子所能相比的。

  在这个时候,在多少人眼中百日道人是多么的超凡脱俗,多么的不食烟火,在这一刻他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地位形象一下子被无限拔高了。

  “这才是高人呀,不愧第一强者的称谓。”有人不由轻轻地赞叹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笑着说道:“众生皆蚁蝼,这话说得不错,你也是其中的蚁蝼。”

  这话一出,让天下人心里面一震,举世之间只有一个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举世之间只有一个人敢如此的邈视百日道人,这个人就是——第一凶人。

  所有人都往天宇望去,果真是第一凶人,只见第一凶人踏星踩月而来,眨眼之间便出现在了世人眼中,那所是无边无际的星宇,在第一凶人的脚下,似乎那也只不过是寥寥的几步而已。

  第一凶人一步踏来,大家望去,只见他身上有一些血迹,衣服也有破烂之处,看得出来,百日道人突然偷袭,一下子把第一凶人轰飞,的确是伤了第一凶人。

  但是,真正识货的人仔细一看,顿时眼瞳收缩,心里面是颤了一下,他们仔细一看,虽然说第一凶人身上是有血迹,但那也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要知道,第一凶人是在镇压沐剑真帝的时候,突然之间被百日道人偷袭,而且百日道人一出手,便是他的绝杀之术“百日斩轮回”,在这样的一招绝杀之下,换作任何人都是灰飞烟灭吧。

  然而,在第一凶身上,那仅仅是受了皮外伤而已,这是多么恐怖的肉身,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就是百日道人一看李七夜,他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可以说,这一刻他是等了很久了,在最有把握的刹那之间,他才会轰出“百日斩轮回”,他以为能重伤第一凶人,没有想到,那仅仅是皮外伤而已。

  第一凶人实力之强大,这让百日道人心里面为之一凛,一时之间,他也揣摩不出第一凶人究竟有多么强大。

  但是,不管如何,百日道人绝对不会停手,因为他就是等着今天,今天对于他来说乃是万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他绝对不能错过。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伸了一个懒洋,懒洋洋地看了百日道人一眼,无所谓的态度,随意地说道:“你就是那个百日道人吧,所谓的长存,那也只是摸了一点门槛而已。比起众生来,那也只不过是再大一点的蚁蝼而已。”

  视百日道人如蚁蝼,这样的话,第一凶人不是第一次说过,在此之前也是说过,但是,今日是当着百日道人的面说出来,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来,那完全是赤裸裸的蔑视。

  听到第一凶人这样的话,不知道多少人为之苦笑了一下,举世之间,也唯有第一凶人敢如此蔑视百日道人了,也唯有第一凶人会视百日道人为蚁蝼了。

  也有人不由为之一窒息,百日道人这样的长存不朽在第一凶人眼中都只不过是蚁蝼而已,那么,举世之间,还有几人能入第一凶人的法眼呢?

  被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视之为蚁蝼,百日道人不由双目一寒,目光绽放寒光,那一缕缕的寒光如同是实质,任何人看到他双目中的寒光,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每一缕寒冷的目光就像冰针一样刺入人的心脏。

  “天下,强者如林,你也太过于自负。”此时百日道人徐徐地说道,被李七夜视之为蚁蝼,他也没有勃然大怒,依然能心静气和,这看得出他十分过人的涵养,的的确确是有着长存不朽的无双风采。

  “那只是对于你来说。”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在我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李七夜伸了一个懒洋,向百日道人招了招手,说道:“来,来,来,刚才被你偷袭了一下,倒有几分水平,现在我再试一试你有几分的本事。”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百日道人顿时老脸一红,当然,那并不是因为李七夜的蔑视。

  他终究是一尊长存不朽,终究是一位绝世无双的强者,作为帝统界的第一强者,在天下人的面前偷袭一位晚辈,那的确是不光彩的事情,那怕是他赢了,也赢得不光彩。

  “贫道奉陪就是。”百日道人冷哼了一声,徐徐地说道:“只要有贫道一日,绝对不允许你滥杀无辜,绝对不允许你杀人如麻,贫道必将会为帝统界主持公道,这也是贫道的责任。”

  百日道人这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以正道自诩,那也只不过是掩饰他偷袭李七夜的事实而已。

  但,不管怎么样去掩饰,只要见过世面的人都明白,再怎么样掩饰都无法给他偷袭之事正名,偷袭就是偷袭,没有什么正义的偷袭。

  “知道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是正义之士,守护帝统界的正义,而我,就是大魔头。不过,在我这里,从来都是邪恶战胜正义的,所以你还有有被我碾杀的觉悟吧。”

  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太初树浮现,垂落一缕缕的光芒。

  听到李七夜这样古怪的话,很多人都面面相觑,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天下修士,没有人愿意说自己是大魔头,也没有人愿意站在邪恶这一边,毕竟,这必将会招来天下人的口诛笔伐,毕竟邪恶永远都是正义的敌人。

  再说了,第一凶人与沐家道统之间,那只不过是恩怨厮杀而已,根本上谈不上什么正义或邪恶。

  但,第一凶人却完全是无所谓正义与邪恶,十分的随意,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不仅仅是道行的强大,也是道心的强大。”听到李七夜这样的幕话之后,有老祖轻轻地叹息一声。

  “来吧,让我再见识一下你那个什么‘破日斩轮回’。”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笑着对百日道人招了招手。

  这话一出,让百日道人脸色一变,他的绝杀招“百日斩轮回”是他一生中得意之学,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这一招之下,可以说,任何人提到他的“百日斩轮回”都会脸露惧色,他也十分享受别人对于他这一招的害怕。

  现在倒好,到了李七夜的口中,成了“破日斩轮回”,那完全不屑一顾的态度,的确是激怒了百日道人了。

  “好,小儿,你自寻死路!”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被李七夜一而再、再而三的蔑视,百日道人也拂然而怒。

  “出手吧。”李七夜根本就不在乎百日道人是怎么样的态度,懒洋洋地说道。

  “嗡”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百日道人身旁的曜日一下子极速转动起来,一条条时光晶线舒展开来。

  当这样的一条条时光晶线舒展开来,犹如是打开了一个时光世界一样,只间时光晶线所在的空间都一下子变得晶莹了。

  “要出手了,看好了。”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不朽真神心里面为之一紧,大家都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想仔细看清楚百日道人这一招“百日斩轮回。”

  “百日斩轮回——”在这刹那之间,百日道人狂吼了一声。

  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一切都太快了,不,这与速度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下子跨入了时光领域。

  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一条条时光晶线抛洒出来,瞬间贯穿了千百世,在这刹那之间,每一条的时光晶线都穿越了每一个的时间线,每一条时光晶线都似乎是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流淌过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时光晶线抛洒之时,一轮轮的曜日瞬间随着时光晶线撞了出去,它是跨越天地,跨越空间,瞬间撞击入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之中。

  “来了——”所有人都感觉一窒息,因为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轮轮的曜日一下子碾碎了自己的生命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