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53章贤主忠臣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望着太清皇和孙冷影,都等待着他们的回应。

  在天下人看来,太清皇和孙冷影他们两个人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连百日道人他们这样的存在都难逃一死,更何况是他们。

  对于太清皇和孙冷影他们两个人来说,他们无非是怎么样的一个死法而已,最终,他们还是必须一死。

  “尊敬的陛下,我们可以谈谈条件的。”在太清皇沉默之时,孙冷影站出来,徐徐地说道。

  “谈条件?”看着孙冷影,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觉得你们手中还有什么筹码与我谈条件呢?”

  孙冷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鞠身,神态显得恭敬,徐徐地说道:“回陛下,我们知道娘娘的下落,我们知道娘娘是落入谁的手中,同时,我们必须声明的是,我们对于娘娘没有半丝的恶意,我们只是想带走娘娘,引陛下入陷阱而已,我们从未想过加害于娘娘。”

  “有区别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一点都不焦急。

  孙冷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鞠身,说道:“老臣知道,掳走娘娘,已触及陛下逆鳞,此为罪该万死,老臣也不推卸责任。老臣愿意把消息告知陛下,老臣愿将功赎罪,老臣只有一个条件。”

  听到孙冷影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不由望着孙冷影,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好奇,孙冷影究竟会提怎么样的条件呢,甚至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心里面揣测,孙冷影在此时有可能会出卖太清皇。

  毕竟,对于许多人来说,在生死关头,谁都想苟活下去,任何人都会抓住那一缕生机,都不愿意就这样死去。

  就算在这个时候孙冷影出卖太清皇,在很多人看来,那也不足为奇的事情,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哦。”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如果让我给你留个全尸什么的,我倒可以成全你,满足你的心愿。”

  “尊敬的陛下,老臣只乞求你能饶恕先皇。”孙冷影深深鞠身,神态恭敬,说道:“这一切都罪在老臣,是老臣最先提出掳走娘娘,以引诱陛下上当的,这一切都是老臣自作主张,所以老臣愿意挡当一切的罪行。只乞求陛下网开一面。”

  孙冷影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惊叹一声,这实在是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意外,让很多人都不由佩服。

  “孙冷影,一代忠臣呀,难怪太清皇会如此的器重他,那怕是三世为臣,依然对太清皇忠心耿耿,对太清皇依然是忠心不矢,这也不怪太清皇会视之如左膀右臂。”在这个时候,有不朽真神不由感慨地一声。

  有掌执道统大权的皇帝,见孙冷影如此忠心耿耿,也不由为之羡慕,感慨地说道:“人生,得一忠臣,足矣!”

  天下人,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惊叹,多少人为之佩服,又有多少人为之羡慕。

  天下人都知道,孙冷影跟随了太清皇三世了,三世以来,他一直都对太清皇忠心耿耿,不知道为太清皇立下了多少的汗马功劳。

  当然,一直以来,太清皇也没有负过于他,太清皇统治九秘道统之时,孙冷影大权在握,太清皇对他器重无比。

  在九秘道统的时候,很多时候,孙冷影就是代表着太清皇,代表着太清皇的权威,而且,太清皇从来都不担心孙冷影有任何僭越。

  可以说,三世以来,他们主仆两人,仆对主忠心耿耿,主对仆如股肱。

  如此的一对主仆,可以说是帝统界的一段佳话,也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多少统治者、多少手握重权的存在,在心里面都渴望着自己能拥有着如此忠心耿耿的臣子。

  那怕是在生死关头,孙冷影第一个想到的也不是自己,而是太清皇,只要有一个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他都会把这个机会留给太清皇,而不是自己。

  如此的忠臣,这怎么不让人肃然起敬呢?又怎么不让人为之钦佩呢。

  “冷影呀。”在孙冷影向李七夜乞求的时候,太清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跟随了我三世了,还不了解我的脾气吗?我太清皇一生,并不是向人摇尾乞求的人。”

  “陛下——”孙冷影不由大叫了一声。

  太清皇轻轻地摆手,摇头,徐徐地说道:“不用多说,横竖也是一死,能死在十三命宫之下,也不羞辱我太清皇一生。只可惜,我却不能保全于你,这一生力量太单薄。”

  “陛下言重。”孙冷影大拜,徐徐地说道:“臣只是孤儿,能得陛下扶持,才有今日,臣三生追随陛下,未能全力以赴,臣愧然。”

  “这一生,有你这样的忠臣,我太清皇也没有什么好遗憾。”太清皇扶住孙冷影,大笑,豪迈,霸气。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为之感慨,不少人为之吁嘘。

  孙冷影的忠心耿耿,这固是让人佩服,而太清皇的贤明,也的的确确是值得让人死心塌地跟随。可以说,只有太清皇这样的一代霸主,才配得上孙冷影这样的一代忠臣。

  “好一对主仆情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我也该送你们上路了。”

  “我可以告诉你柳丫头的下落,这也算是我临终前做一件好事。”太清皇坦然面对,豪迈无比。

  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向李七夜求饶,依然是十分的傲气,称得上铁骨铮铮。

  “无需要。”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天地之间,只要我法眼一开,又有谁能遁形?我一出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找一人,又有何难。只不过是你们自寻死路,不知死活而已。”

  太清皇不由苦笑了一下,心里面有些感慨,大笑,点头承认,徐徐地说道:“这一盘棋,我太清皇的确是下得有点不知死活,的确是自大了一点。我千算万算,却未能算计得过你。不过,也无所谓了。九秘道统的五强,该灭的也灭了,该崩的也崩了,该臣伏的也臣伏了。今日,沐家已灭,百日道人已死。我这一盘棋也下得还算可以。”

  听到太清皇这样的一席话,不少人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成败,不少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对于太清皇这样的谋略都不由为之惊讶。

  试想当年,那怕太清皇掌执九秘道统大权之时,九秘道统依然是五强齐立,整个九秘道统的权势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

  但是,太清皇传位于第一凶人,天下大乱,共逐皇位,第一凶人一出手,扫平天下,五强的门派传承,被灭的被灭,臣伏的臣伏,一下子扫平了整个九秘道统的权势。

  再放眼于帝统界,三大巨头一直处于平衡的状态,太清皇却是祸水东引,把第一凶人引到了沐家,最后导致沐家灰飞烟灭,而百日道人也惨死。

  纵观太清皇这样的一局大棋,不得不让人为之惊叹,可以说他在这谋略之间,便扫平了九秘道统,屠灭了沐家,这样的谋略,的确是让人惊叹,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谁才是棋子,谁才是棋手,你不知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十分随意。

  “说得也是。”太清皇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我是一个棋手,也只不过是二流棋手而已,真正的一流棋手,那是算计万世。一力降十会,在绝对力量之下,一切谋略那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这一点让太清皇十分的感触,因为在李七夜绝对强大的力量之下,他的所有计谋,都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能体会到,想真正的掌执乾坤,御驾万世,那最终还是必须以强大无敌的力量作为后盾,否则的话,一切的谋略,那都只不过是小打打闹而已。

  “好了,你们该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呢?”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

  所有人都明白,这也不是第一凶人的倨傲,太清皇、孙冷影这样的实力,在他们面前那也的的确确是蚁蝼而已,他一抬腿,就能把他们两个人踩死。

  “我一生,从不乞讨求饶。”太清皇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依然铁骨铮铮,说道:“就算是一死,我们也不会束手待毙,那怕不敌,也会放手一搏!”

  听到太清皇这样的话,不少人心里面震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太清皇根本就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了,不管他怎么样的拼命,都是难逃一死。

  但是,太清皇这样的姿态,比起百日道人来,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百日道人这样的长存不朽,为了活下去,不惜向第一凶人认输服软,哈腰点头。

  但是,太清皇那怕明知一死,依然是铁骨铮铮,依然露出自己的獠牙,这不得不让人佩服。

  “太清皇,三世为皇,的确名不虚传,的确是一代了不起的人杰。”不管是谁,那怕是曾经与太清皇为敌的人,对于太清皇这样的铁骨,也不由为之钦佩。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