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59章总是别离
  夜凉如水,流苏晶莹,在月光之下,大床闪动着月牙一般的光芒,无上帝榻,弥漫着神圣的气息。

  在大床之上,李七夜轻轻地拥着柳初晴的柳腰,柳初晴枕着李七夜的肩膀之上,睡得很香甜,偶尔之间,睫毛跳动了一下,嘴角间荡漾着甜甜的笑意,似乎是有着什么美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初晴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秀目,从夜中苏醒过来,在嘴角间的笑意,是那么的满足,是那么的甜蜜。

  睁开秀目,便能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不觉间娇羞染红了她那可爱又俏丽的脸颊,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是那样的美丽,让人百尝不厌。

  当柳初晴轻轻抬起螓首,只见李七夜已经睁开了双目,他的双目在夜色中犹如天空上的星辰,似乎不论什么时候,他的一双眼睛都是睁开的,犹如是世界的主宰,时时刻刻都巡视着这个世界,似乎从来不知道疲倦一样。

  柳初晴轻轻地枕着李七夜的肩膀,如青葱的玉指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拂过,轻轻地抚摸着他那坚实的肩膀。

  李七夜未作声,他的双目如星辰一样,似乎在巡视着这个天地,深邃无比,让人不可揣测。

  “你要走了。”过了许久之后,柳初晴这才轻轻地说道,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是那么的贤惠。

  “是的,该启程了。”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神态自然。

  柳初晴没有叹息,尽管是心里面有着万般的不舍。她心里面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只不过是迟与早而已。

  柳初晴心里面也很清楚,自己的男人乃是天际真龙,就算是九秘道统这样的一个庞大道统,也一样留不住他,对于他来说,不要说是九秘道统,就是整个帝统界也不过是浅池而已。

  “可惜,我不能随你而行。”柳初晴不由抱着他的虎腰,脸颊不由紧紧地贴着他那坚实有力的胸膛,享受着这短短的温存。

  “是的。”李七夜轻轻点了点头,千百万年以来,他经历过了无数的别离,经历过无数的生死相别,每一次别离,滋味都不一定好受。

  “我为你祈祷。”柳初晴轻轻地说道。

  她心里面明白,自己的男人,将会腾飞于九天之上,他的征途是无限的遥远,她不能跟着去,她也不愿意成为自己男人的累赘。

  在自己男人腾飞九天的时候,她为会自己的男人祈祷,为自己的男人守护着这片天地,等待着他的归来。

  李七夜轻轻地抚摸着她那娇嫩光滑的肤肌,没有说话,最后一切都只是化作轻轻的一声叹息而已。

  “只恨我没有纵天之资,不能陪伴你左右,征战前程。”最后,柳初晴唯有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无奈,又有些不舍,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坚守。

  虽然她不能跟随着自己男人征战前程,但是她能留在九秘道统,守护着这一方的世界,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毕竟,她穷其一生,道行也远远无法跟随着自己男人的步伐,都没有那个能力与自己的男人出入生死,所以她不愿意跟随着而去,以免得成为自己男人的累赘。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有一些事情,注定着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如果改变了,那一切都面目全非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有些人,注定着是要杀戮天下,屠杀八方的道路,有些人,注定着要看守望天地,庇护一方,这就是每一个的使命,如果改变了,一切都随之变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低首,看着眼前的人儿,看着她那清澈的双眸,说道:“如果你成为了那样可以征战前程、血戮九天十地的人,成为可以为我冲锋陷阵的人,那你就不再是自己,不再是那个可爱又心存善念的柳初晴了。”?柳初晴静静地听着李七夜的话,过了好一会儿,她轻轻点了点头,低声昵喃,说道:“是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使命。”

  “所以,你这这个道统的主母,至高无上的存在,这片天地归于你守望,这片天地需要你的福泽,所以你就是你,而不是别人。我也不希望你变成另外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可贵,你更是如此。”李七夜轻轻地说道。

  柳初晴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点了点螓首,轻轻地说道:“我会的,我会看着这片天地的,等待着你归来。”?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世间变幻,未来无量,一切都言之过早。

  李七夜把九仙绳交给了柳初晴,徐徐地说道:“你修练有九秘,当你手握这支九仙绳,那你就手握着整个九秘道统,一切都在你掌御之下,这是无人能撼动的。”

  虽然他能确定柳初晴在九秘道统的无上地位,但,李七夜还是把九仙绳交给了柳初晴,让她在九秘道统更是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让她掌握着九秘道统的最强最大的底蕴。

  “我会好好善用的。”柳初晴收入九仙绳,轻轻地点头,说道:“这里便是福祉,我为你看守着,直到你归来。若是万世之后,我依然埋葬在这括苍山上,若你归来,在我坟前说上几句话,我也心慰。”

  “傻丫头。”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拥着柳初晴,说道:“净说这些傻话干什么,大势之下,终会归来。”

  柳初晴也不由紧紧地抱着自己男人的虎腰,不论未来有多久,她都会等待着他的归来,那怕万世之后,她都会看守着这片天地,一直到他归来为止。

  在第二日,李七夜特地召来了病君他们五人,他坐于皇位之上,目光一扫。

  今日今日,就算是病君他们这样的强者,在李七夜面前也一样是訇伏于地,他们心里面明白,在自己主人面前,他们这点微薄之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甚至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我将启程,未来天下,由初晴掌管。”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公子请心,我们誓死保护娘娘,全力辅佐,那怕肝胆涂地。”毒凤神姬、狂牛他们訇伏于地,立地起誓。

  不论是对于李七夜,还是对于发柳初晴,他们都是忠心耿耿,

  “很好,未来这片天地,便由你们辅佐。”李七夜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

  他言出即法,无上权威,而且一法横万古,一言之下,可以奠定无上基业,他言出法随,一言之下,便镇定乾坤。

  “我们誓死辅佐。”病君五人訇伏于地,对于他们来说,李七夜不仅仅是把他们从洪荒天牢中救出来,更是指点他们道行,让他们一辈子受益无穷,对于他们而言,那怕是肝胆涂地,他们也一样是在所不惜。

  “公子安心启程,只要我们老命还在,娘娘便万岁无忧,天下必太平。”病君起誓,他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在他们五人之中,病君最为强大,狂牛他们也是以病君马首是瞻,可以说病君的每一句誓言都是钉在地上,坚定无比。

  “好,此间之事,就交附于你们。”李七夜轻轻地点头。

  在临行之时,李七夜还特地召见了兵池含玉和秦剑瑶。

  秦剑瑶和兵池含玉今日已经是掌握了各自世家传承的大权。

  “未来你们也必将大放异彩。”李七夜望着秦剑瑶和兵池含玉,徐徐地说道:“九秘道统的未来,必将会落在你们的肩上,在未来,你们必将会让九秘道统更是兴盛。”

  “我们不辜负公子的厚望。”秦剑瑶和兵池含玉恭敬地说道。

  “初晴掌天下,而你们,未来便是这个道统的支柱。”李七夜看着兵池含玉和秦剑瑶。

  “我们静莲观必世代效忠于娘娘,为娘娘赴汤蹈火。”秦剑瑶恭敬地说道。

  今日之势,也是她所能想象的,她也心里面知道,李七夜这样的天纵之才,一个九秘道统终究是无法把他留下,他的眼界之高,远远不是他们这样的凡夫欲子所能相比的。

  “兵池世家,世代效忠。”兵池含玉更是不用多说了,她更是跪伏于地,对于李七夜是彻底的臣伏。

  “很好,去吧,只要你们齐心合力,未来必将会大放异彩,必将会在留下浓重的一笔。”李七夜说道。

  秦剑瑶站起来,对李七夜再拜,看着眼前这个绝世无双的男人,她不由怅然一叹,说道:“再见了,公子。”如此绝世无双的男人,只怕再也无法相见了。

  “会再见的。”李七夜轻轻点头。

  秦剑瑶走了之后,兵池含玉站起来,欲走而不能,不觉间,她眼睛都湿润了。

  在心里面,她已对这个男人彻底的臣伏,当这样的一个男人要远行的时候,她在心里面有着千万的不舍。

  “我,我,我们还能再相见吗?”最后兵池含玉不由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面有着千言万语。

  “会的。”李七夜看了看她,笑了笑,说道:“有缘,总会相见,这片天地,终值得我回忆。”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