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61章启程
  将启程,李七夜离开的时候,很少人知道,只有柳初晴他们几人来送行。

  在离开之时,柳初晴一直看着李七夜,双目不愿意移动一下,她只希望在最后的时刻能多看看李七夜,能再多看他几眼。

  虽然柳初晴表现的很平静,但是,气氛中总是弥漫着不舍,有着离别之愁。

  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别离,一直以来最让人心里面沉甸甸的事情,不论是生死别离,还是一别永天涯,都是让人心里面不好受。

  “回去吧,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最后李七夜轻轻地摩挲着柳初晴的秀发,轻轻地说道。

  柳初晴芳心不由颤了一下,终于要别离了,在这个时候她芳心好像被撕了一下,在这恍然之间,就让人感觉这一别就是永天涯,只怕再也无法相见了。

  最后,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由伸手去紧紧地抱着李七夜,拥抱了甚久,最后她松开了双手,后退了一步。

  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个小姑娘变得是那么的坚强,她秀目望着李七夜,双目中柔情似水,但又是那么的坚定。

  “愿你马到功成,所向披靡。”柳初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坚定地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在这里,会等你归来,一直等着你。”

  李七夜不由拥抱了一下柳初晴,在她的秀发上深深地一吻,最后轻轻地说道:“傻丫头,回去吧,会的,我会活着归来的,不论天地有多遥远。”

  “我看着你离开。”最后柳初晴轻轻地说道,她很温柔。

  比起其他的女人来,她没有惊才绝艳,她也没有绝世无双,但是,那犹如贤妻一般,总是能让人牵挂着心弦。

  李七夜最后深深地拥了柳初晴一下,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也好,别了,丫头。”最后转身离开,不再回头。

  九凝真帝也与李七夜同行,消失在天宇之中。

  柳初晴看着李七夜远去,一直目送他远走,一直消失到天边,那怕再也见不到李七夜的影子,她依然是呆呆地望着李七夜所消失的方向,一直站在那里,眺望着远方,犹如化作了雕像一样。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湿了她的脸颊,但是,她却没有哭出声来,她不哭出声来,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爱郎听到自己哭泣的声音。

  “陛下,请起驾回去了。”在这个时候,毒凤神姬轻轻地说道。

  柳初晴依然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过了甚久之后,她这才轻轻地说道:“神姬,还能再见到他吗?”

  毒凤神姬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说道:“会的,公子是一言九鼎之人,他日必定能凯旋归来。”

  “我知道。”柳初晴在这个时候前所未有的坚强,轻轻点头,说道:“我只是担心他,担心他战死在远方……”?说到这里,她身体不由颤了一下,不敢再说下去,她不敢再去想象,因为她怕这样的事情真的要发生。

  虽然柳初晴她不知道自己的爱郎要去干什么,虽然她不知道他要追逐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她心里面能意识到,他未来将会面临着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敌人。

  所以,这才是她心里面最担心的事情,她相信他是说得到做得到,只是她担心未来有一天他将会战死在远方……

  想到这里,柳初晴不敢再去想象,她不敢去再去展望。

  “陛下放心。”此时病君安慰地说道:“公子之强,举世无匹,十三命宫,万古唯一,举世之间,已经无人能是公子之敌,相信公子,未来他必定能发凯旋归来。”

  李七夜把他们五人留了下来,他们五人也忠心耿耿地跟随着柳初晴。

  柳初晴默默地点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脸颊上的泪水已经干了,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消息,不由轻轻地说道:“别了,我会等着你回来的,那怕是永远。”

  最后,她才转身离去。

  李七夜与九凝真帝一路远行,他们一步一天地,速度之快,无法想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便跨越了帝统界,进入荒芜的残破之地,踏入了这一片天地之后,再也是看不到人烟,就是往来于这里的修士强者那也是寥寥无几。

  一路同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也显得有些沉重。

  九凝真帝也能体会、理解这一种别离,因为她也曾经别离过,往往很多时候生死别离反而不是最让人黯然神伤的别离,往往有时候永隔天涯,那才是让人神伤的。

  “我也不喜欢回帝统界。”在这个时候,九凝真帝不由轻轻地感慨,说道:“往往,有些事,本已经以为忘记了,事实上,从来没有忘记过,只不过是把它埋了起来而已。”

  “有些事情,那怕是千百万年过去,一个又一个时代过去,任你时间打磨,都是无法把它磨灭,只不过,自己把它埋得更深而已,埋得让自己看不到而已。”说到这里,九凝真帝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作为一代惊艳无双的真帝,她也经历过无数的风浪,在这一条道路上,也曾经有过很多的事情,只有经历了无数的打磨,经历了岁月的洗礼,这才会让她走得更远。

  “人生间,悲欢离合,那是常见。”李七夜轻轻点头,徐徐地说道:“在一些站在巅峰上的存在看来,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儿女情深,那是十分的可笑。又不知,他们自己才是真正可笑的存在。当没有自己所爱的人、爱自己的人,当世间没有什么再值得你去牵挂、值得你去守护的时候,心已死,只是大道未枯而已。”

  “站在巅峰之上,当没有爱的能力之时,往往便坠入魔道。”李七夜望着遥远的地方,徐徐地说道:“世人,皆如蚁蝼,灭世,那又算得了什么呢,守护万世,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大世生死,皆不在心,所以当你吞噬世界、毁灭大世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在这个时候,你心中只有自己。”

  “太上忘情。”九凝真帝也不由赞同这样的一句话,轻轻地点头,说道:“太上所忘的,只是个人私情而已。”

  “太上,也不一定忘了个人私情,只是世人皆离去,独留自己。”李七夜轻轻地说道:“所以,唯有自己独行而已。”

  九凝真帝不由沉默了一下,达到了他们这样境界的存在,的确是经历了太多。随着自己走得越来越远,身边的一个个亲人、一个个朋友、一个个自己所爱的人、一个个爱着自己的人……他们都纷纷老死,都纷纷消失在这时间长河之中,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继续独行。

  所以,在世间才会有了这么一句话——太上忘情。

  事实上,太上,又何曾忘情,只不过世人皆远离,唯有自己独行。

  但是,太上独行,那是为了更大的守望,他不在乎个人的生死,不在乎宗门存灭,他所守望的是这个世界,三千世界的广袤疆土。

  “太上也好,黑暗也罢,那只不过是在那一念之间而已。”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世间,终有道兄所念。”九凝真帝明白,她轻轻地说道:“道兄依然独自前行,那只是放下自我,守望天地。”

  “你说得这种东西太高尚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行走了这么久,他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世间万事,顺手而为,我只是做自己而已,去探讨自己而已,只想知道自己未来的模样,至于其他,都只不过是随手而为。救世者也好,守望世界也罢,这都不是我去想的事情。”

  “叩道问佛,所问道的只是佛,但所得神通,那也是佛道随之诞生而已。”九凝真帝徐徐地说道:“本心成佛,神通自在,这便是道兄的境界。这已经非我辈所能企及,我辈也只不过是苦苦挣扎而已,还远未达到这样的高度。”

  “大世前行,只要心存一念,未来你也能做得更好。”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便凌绝万世,便通达万古,只有经历了无限的打磨,才会成就大圆满。”

  “但愿如此吧。”九凝真帝轻轻点头,目光深邃,神态坚定。

  “你打算从何处上去?”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问道。

  “走古道。”九凝真帝徐徐地说道:“我知道,在荒芜废弃之地有古道可行,通达仙统界,我们从那里上去。”

  通往仙统界,方法不仅仅只有一二种,其中最常见的方法便是强行登临仙统界。

  当然,不论是李七夜还是九凝真帝,都有这个实力,他们都能强行登临仙统界。

  只不过,这种方法更麻烦,需要更充足的准备,所以他们并不强行登临仙统界。

  更何况,强行登临仙统界,也会伴随着不小的风险,虽然说风险出现的机率是比较底,但是,风险一旦出现,轻则重伤,重则身死道消。

  然而,走古道相对安全,也更加容易。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