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94章好一个巡使
  护山宗上下弟子都如火朝天地修练着,时间过得飞快,眨眼便半年过去,在这半年中,护山宗的上下修练可谓是用神速来形容,甚至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半年的修练胜过以前的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修练。

  特别是是对于护山宗的长老护法来说,他们在此之前已经是有过了积累、沉淀,只是不过时至今日,他们是停滞在了某一个瓶颈,裹步不前。

  但是,今日得到了李七夜的指点,再加上护山宗喷涌不止的大道之力的辅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的长老护法突破了瓶颈,进入了另外一个全新的层次。

  现在的护山宗,修练气氛前所未有的高涨,护山宗上下弟子全部都投入到努力修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弟子修练得废寝忘食。

  在这一日,宗主陈惟正急匆匆地赶来,在李七夜身旁汇报,说道:“师祖,八卦古国的巡使符大人来了。”

  李七夜依然躺在那里,好像睡着了一眼,似乎没有听到陈惟正的话。

  陈惟正已经习惯了李七夜这样的情况了,他依然说道:“符大人乃是为圣贤冠此事而来的,只怕八卦古国是不会允许我们护山宗出现新一代的先贤,会想夺走圣贤冠,请祖师定夺。”

  按道理来说,立先贤,乃是护山宗的宗门内务之事,根本就不需要外人来插手,仙魔道统的其他宗门大教也没有这个资格去插手。

  可惜,现在时代不同了,护山宗已经衰弱了,而护山宗的先贤,可是肩负着迎接始祖长生老人轮回转世的重任。

  可以说,先贤这个职位,这个身份,在仙魔道统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地位是很尊崇。

  毕竟,在过去历代以来,都是唯有先贤才有这个资格去迎接始祖长生老人的轮回转世,试想一下,这是多么崇高的地位,这是多么尊贵的身份。

  这样的身份,可以称得上是根正苗红,算得上是仙魔道统的正统了。

  但是,作为仙魔道统当今最为强大的门派传承之一八卦古国,他们却没有这样的一个身份,不能拥有着这样的一个正统。

  试想一下,现在护山宗如果出一个先贤,或者说圣贤冠回归护山宗,这能不让八卦古国垂涎吗?更何况,今天护山宗已经没落了,八卦古国想夺走这么一只圣贤冠,那不是一件难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八卦古国派出了一位巡使前来。

  “来了,就见见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淡淡地说道,也没有睁开眼睛。

  “只是,师祖,符巡使,乃是一尊三重天的登天真神。”陈惟正不由干笑一声,揉了揉手,神态有些尴尬为难。

  要知道,他们护山宗最强大的人也就是他了,只是一位真神而已。

  而八卦古国派出一位三重天的登天真神前来,那么,他们八卦古国想夺走圣贤冠,那护山宗还有谁能挡得住?

  现在陈惟正想保护圣贤冠,想保护郭佳慧,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护山宗没有人能挡得住八卦古国的巡使。

  这也是陈惟正向李七夜汇报的原因,如果不是大事,他也不敢来打扰李七夜。

  “推我去。”李七夜只是淡淡地吩咐说道,郭佳慧推着轮椅而出。

  见李七夜愿意出手,陈惟正大喜,大事已定。只要李七夜愿意出手,那就保住了圣贤冠了。

  在护山宗的议事大厅之中,这本来是护山宗高层议事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被八卦古国的来客占用了。

  八卦古国这一次派来的是一位巡使,名叫符坤。

  当八卦古国接到了护山宗新一代的先贤已立的消息之后,立即就派出了一位巡使而来。

  而巡使符坤,还带来了一支队伍,十分精锐的队伍,其用意再明白不过了。

  毫无疑问,八卦古国当然不会让先贤出现在护山宗,也不会让圣贤冠这样的东西留在护山宗,如果真有圣贤冠这样的东西出世,那必须是留在他们八卦古国,也唯有他们八卦古国才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所以,对于符坤来说,他亲自带着一支精锐的队伍前来,为了拿下圣贤冠,他不需一切代价,那怕血洗护山宗也是在所不惜。

  虽然说,符坤作为八卦古国的一位巡使,不能说是尊贵无比,但也是十分有份量,而且作为拥有三重天真神实力的他,想从护山宗这样的一个小门派中夺走一只圣贤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从这也能看出实力差距,八卦古国随便派出一位巡使,便能横扫一个护山宗,这可想而知八卦古国本身的实力有多强大了。

  此时,符坤高坐在首位,这本是护山宗宗主的位置,只不过,符坤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对于他来说,护山宗这样的一个小门派,他在这里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符坤左右各站着一排劲装高手,每一个高手都散发出了凌厉杀伐的气息,毫无疑问,这样的一支队伍,让任何人一看都知道这是一支精锐的队伍,实力十分强大。

  符坤这一支精锐的队伍,的确是实力很强劲,在八卦古国曾经肩负着肃清叛逆的重任。

  此时,符坤高坐在那里,完全是把护山宗当作自己家一样,鸠占鹊巢,在这里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

  至于护山宗的长老护法,他们都坐于一旁,他们对于符坤这种喧兵夺主的做法,十分的不满意,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们护山宗根本就无法与八卦古国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抗衡,八卦古国要灭掉他们护山宗,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在陈惟正的陪同下,郭佳慧推着李七夜缓缓进来了。

  见到李七夜,护山宗的所有长老护法都不由松了一口气,他们在心里面都暗暗庆幸,宗主终于把师祖请来了,这一下他们护山宗就能保住圣贤冠了。

  符坤看到陈惟正他们三个人进来,目光一凝,冷哼一声,冷声地说道:“陈宗主,你这是搞什么,给我推一个废人进来搪塞过去吗?”

  此时符坤的口气完全是咄咄逼人,颐指气使,根本就不把护山宗放在眼中,也根本没有把陈惟正当作是一门宗主。

  陈惟正心里面也不满,但是技不如人,他也只好吞声忍气了,他徐徐地说道:“回巡使的话,这位是我们护山宗的师祖。”

  “师祖——”符坤双目一冷,凝视李七夜,目光往李七夜身上一扫,此时在符坤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位躺在轮椅上连都动不能动的废人而已。

  “陈宗主,你们护山宗这点小把戏,是瞒不过我的一双眼睛的。你们护山宗不会是说,你们护山宗隐世的老祖宗归来,带回了圣贤冠,所以你们护山宗拥立了新一代先贤。”符坤冷冷地说道。

  “回巡使的话,差不多如此。”陈惟正徐徐地说道。

  “好一个掩人耳目。”符坤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这样的手段,在我眼中,是行不通的。这就是你们的所谓先贤是吧,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也敢成为先贤,不自量力!”

  此时,符坤的目光落在了郭佳慧的身上,更准确地说,他的目光落在了郭佳慧头顶上的圣贤冠之上。

  “这就是流传已久的圣贤冠是吧。”符坤盯着郭佳慧头顶上的圣贤冠,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圣贤冠,而在这个时候,在他眼中看来,这只圣贤冠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回巡使话,正是。”陈惟正回答,一看符坤的眼神,陈惟正也知道他想夺走圣贤冠了。

  如果没能请到李七夜,他也不敢让郭佳慧头戴着圣贤冠出来,否则,符坤出手,谁人能挡得住?

  “哼,陈宗主,你们护山宗此等行为,乃是妖言惑众,扰乱仙魔道统秩序,乃是重罪。”此时符坤冷冷地说道:“现在护山宗交出圣贤冠,将功赎罪,这还不迟,否则,这将会受到重罚。”

  “回巡使的话,立先贤,乃是我们护山宗份内之事,也是我们护山宗的内务之事。我们护山宗只是通会一下各门各派而已,无需各门各派干涉操劳。”陈惟真不亢不卑地说道。

  陈惟正这话是没有任何问题,一直以来,立先贤都是护山宗的事情,其他的门派传承是没有资格去干涉的,那怕是长生殿都没有资格去干涉护山宗立先贤的事情。

  “哼,陈宗主,你说话就要注意一点了。”符坤冷冷地说道:“时代不一样了,你们护山宗已经没落了,你们护山宗已经失去了拥有圣贤冠的资格,更是不允许你们护山宗拥立先贤,否则,这是对先贤的侮辱!”

  说到这里,符坤双目一厉,露出了冷厉的光芒,冷冷地说道:“陈宗主,识相的,就现在交出圣贤冠,以免得自误。”

  陈惟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回巡使,千百万年以来,圣贤冠都是护山宗的东西,先贤,也唯能出自于护山宗,任何门派传承都不能捋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