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帝霸 > 第2795章张扬跋扈
  对于陈惟正的话,符坤此时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意,冷冷一笑,说道:“陈宗主,你确定?你真的确定你们护山宗能保得住这只圣贤冠。”

  符坤这话一说出来,护山宗的长老们都不由脸色为之一变,当符坤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符巡使,圣贤冠是我们护山宗的传宗之宝,先贤,也是我们护山宗的荣耀。”陈惟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重申,郑重地说道:“按照老祖宗的规定,历代以来,先贤都由我们护山宗诞生……”

  “……始祖每一世的转世轮回,也是由我们护山宗迎接,这既是仙魔道统的千百万年以来不变的规纪,也是始祖的旨意。”

  陈惟正这话也是重申了护山宗的合法性,也重申了护山宗的地位,那已经很明确告诉了符坤,也唯有护山宗有资格去拥立先贤,这是仙魔道统的规纪,也是始祖长生老人的旨意。

  “嘿,陈宗主,不要拿鸡毛当令箭。”符坤阴阴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你们护山宗已经没落了,已经没有资格继承圣贤冠,也没有再继续拥立先贤的时候了。你们护山宗,该让贤的时候了。规纪,是死的,人是活的,当不适应的时候,那就必须去改规纪。”

  “如此说来,符巡使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了?”陈惟正沉声地说道:“难道符巡使是要更改始祖的旨意吗?难道符巡使就不怕被天下问责?不怕被仙魔道统的千万门派传承问责?”

  “嘿,陈宗主,你也太当作一回事了。”符坤女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什么天下问责,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我八卦古国,乃是当今仙魔道统第一大国,掌握无上权柄,乃是正统,该继承与发扬始祖的一切旨意。”

  “符巡使,那长生殿呢?”陈惟正沉声地说道:“符巡使置长生殿于何地?”

  陈惟正这话顿时让符坤为之一窒息,这让他不由脸色为之一变。

  八卦古国,的的确确可以称得上是仙魔道统的第一大国,实力十分的强大,十分的浑雄,但是,那怕强大的八卦古国,也不得不忌惮一个传承——长生殿。

  长生殿,乃是仙魔道统最强大也是最神秘的宗门传承之一,也是仙魔道统真正掌执大权的宗门传承。

  在长生老人的时代,虽然长生老人曾经轮回转世,但是,长生老人一生,常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飘渺不定,世人都不知他身在何方。

  所以,在那个时代,在长生老人授意之下,由长生殿执掌仙魔道统的大权,由长生殿替长生老人发令施号,可以说,在那样的一个时代,长生殿的号令,就是长生老人的号令。

  可以说,在很长的时间之内,长生殿在仙魔道统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虽然后来长生老人不再轮回转世,而长生殿也变得更加的神秘,再也没有过问世事。

  但是,尽管是如此,长生殿在仙魔道统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依然是有着强大无匹的实力,在仙魔道统依然掌握着无上权柄。

  虽然说,时至今日,长生殿越来越低调,强大如八卦古国也随之崛起,在很长的时间之内,在很多时候,八卦古国都号称自己是仙魔道统的正统,甚至号称自己掌握着仙魔道统的权柄。

  但是,在仙魔道统之中,有很多大教宗门对于八卦古国这样的地位并不承认。

  虽然说,所有人都不能否认说,八卦古国是仙魔道统的第一大国,但是,如果八卦古国想以正统之居,想掌握着仙魔道统的权柄,那必须得到长生殿的同意,或者长生殿灰飞烟灭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八卦古国一直以来在心里面还是忌惮长生殿的。

  这也是八卦古国想得到圣贤冠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如果他们八卦古国拥有了圣贤冠,拥立了新一代先贤,那么这就意味着他们八卦古国更靠近于正统了,更有底气以正统自居。

  说不定,有一天能真正挑战长生殿在仙魔道统的位置。

  所以,当陈惟正一提到长生殿的时候,符坤不由脸色为之一变,他们的确不得不忌惮长生殿。

  符坤好不容易收回了失态,脸色一冷,冷森森地说道:“陈宗主,废话我不与你多说,识务者为俊杰。如果你识相了,那对于你们护山宗是大有好处,如果你不识相,那就莫怪符某了。”

  “如果你们护山宗识相,未来先贤拥立,还能念你们护山宗一份情,这也不亏待你们护山宗,对于陈宗主你来说,也算是为宗门立了一件大功劳。”此时符坤也利诱起来。

  当然,对于八卦古国来说,如果护山宗能配合他们拥立先贤,配合他们所取得的圣贤冠是拥有合法的地位,那他们八卦古国当然是更加的乐意了。

  “哼,如果陈宗主你不知进退,不识时务,你必将会了成为护山宗的罪人,若是护山宗灰飞烟灭,那一切的错误都是由陈宗主你不识时务所造成的。”符坤冷笑一声。

  在这个时候,利诱威迫的手段,符坤都已经用上了。对于他来说,今日不论是怎么样的结果,他们八卦古国都必须带走圣贤冠,都必须拥有圣贤冠,新一代的先贤,必须出自于他们八封古国。

  可以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的时候,他们甚至是不惜灭掉整个护山宗。

  “符巡使,你们是要硬抢吗?”陈惟正不由脸色一变,虽然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心里面已经有准备了,但依然是压不住心里面的那股怒气。

  “抢?”符坤冷笑一声,傲视在场的护山宗所有长老,然后冷冷地俯视着陈惟正,徐徐地说道:“陈宗主,抢,那已经是最客气的了,如果陈宗主你们护山宗敢稍加阻拦,那必定是杀无赦,到时候,莫怪我们血洗你们护山宗。”

  “你真的视我们护山宗无人了吗?”有长老再也忍不住了,不由站了起来,怒喝了一声。

  “视你们护山宗无人又如何?”符坤冷笑一声,不屑一顾,说道:“就凭你们区区的护山宗,我一个能打十人,我一只手掌,便可以横扫你们整个护山宗。如果你不服气,就上来试试,看你能不能挡得住我一只手掌。”

  “你——”这位长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冲出来,但被身边的其他人拉住了。

  此时护山宗的所有长老都脸色十分难看,符坤这样的话完全是视他们护山宗无物,这让护山宗的长老们心里面又怎么不怒火直涌呢?

  “一群蚁蝼而已。”符坤不屑一顾,向陈惟真缓缓地伸出手来,徐徐地说道:“拿来,陈宗主,不想被灭门,就乖乖地把圣贤冠交出来。”

  陈惟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不由冷冷地说道:“我们护山宗与圣贤冠同在,圣贤冠在,护山宗便在!”

  “好,我倒看你们护山宗还有什么能人,看谁人能挡我!”符坤冷笑一声,双目杀意大盛,一步迈出,一只手向郭佳慧头顶上所戴着的圣贤冠抓去。

  在符坤出手的瞬间,陈惟正想阻拦,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迟了,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了,陈惟正只不过是真神而已,而符坤已经是三重天的登天真神了,不论是实力,还是速度,陈惟正都远远不及符坤。

  眼看符坤就要把郭佳慧头顶上的圣贤冠抓在手中了,但,在这一刻,听到“啪”的一声响起,符坤的大手一下子被震开了。

  符坤被震得后退了一步,他双目一厉,一下子落在了坐在轮椅之上的李七夜身上。

  毫无疑问,刚才震开符坤大手的正是李七夜,李七夜坐在轮椅之上,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轻轻地弹了一下手指而已。

  “你是何人——”符坤双目一厉,盯着李七夜。

  但是,李七夜躺在轮椅之中,悄然无声,理都没有理会一下符坤,更是没有睁眼去看一下符坤。

  这顿时让符坤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护山宗这样的一个小门小派之中,竟然被一个年轻人如此的邈视,这当然让他脸色不好看了。

  在这个时候,符坤脸色一厉,杀意盎然,森然地说道:“藏头缩尾,本巡使倒看你有什么本事,上,乱刀分尸。”说着,大手一挥。

  “铛——”的一声响起,在符坤话一落下的时候,站在左右两旁的精锐队伍瞬间是长刀出鞘。

  这支队伍极擅长围剿,一出手便是乱刀分尸,所以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刀光一滚,犹如千层浪一样,在“铛、铛、铛”的刀鸣之声,滔滔不绝的刀光瞬间向李七夜砍去,雪白的刀光一下子淹没了李七夜,如此滔滔不绝的刀光一旦砍在李七夜身上,那必定会把李七夜砍成肉酱。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依然躺在轮椅中,好像睡着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把护山宗的诸位长老都吓了一大跳。

  “小心——”有长老忍不住大叫一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