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8章 钢琴大师的诞生

霉运阴阳眼 第18章 钢琴大师的诞生

  坐在钢琴前,脑海中回响起赵丽娜教给他的阳光颂曲调,然后双手手指轻轻在琴键上按动。

  一旁的赵丽娜感激的望着张坤,也默默的坐到张坤身旁,透明的身体虚坐在张坤同一条钢琴凳上,双手也随着张坤手指的跳动而舞动,为张坤而引领。

  虽然她的手指并不能真正弹奏出优美琴声,但是,赵丽娜却可以为张坤而引导,尽量让张坤的节奏向着阳光颂而靠近。

  跟随着赵丽娜手指的节奏,张坤的双手也一步步更加的灵活,脑海中那阳光颂的曲调似乎更加的清晰,不自觉的,张坤的脸庞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微笑,那种阳光般的笑容。

  而钢琴前的赵丽娜似乎也渐渐回到以往那还在生的时候,坐在钢琴前,自己弹奏着优美的琴声,赵丽娜的感觉渐起,双眼微闭,半透明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

  同一架钢琴前,一个人和一个灵魂的双手舞动着,随着琴声的进行,手指、身影渐渐开始重叠,最终两道身影完全合一。

  张坤脑海“轰”的一声,朦胧中,张坤觉得脑海里似乎突然多出了些什么。

  一道优美的琴声在张坤脑海里开始回荡,那是一道优美的钢琴曲,带着阳光照耀,年轻而充满朝气,活力四射。

  是阳光颂。

  张坤突然完全了解了阳光颂,仿佛这首歌曲就是为他而创造,为他而定制一般,琴键上的双手更是突然变得灵动了起来,仿佛蝴蝶一般在琴键上飘飘起舞。

  嘈杂的琴声完全消失了,一首优美而充满向上的朝气的钢琴曲缓缓朝着四周飘扬。

  被张坤刚刚安抚下来的张姓青年回到自己床前,准备趁着最后两个多小时再最后休息一会,可是,当他刚刚爬上床时,猛然间,那嘈杂的琴声再次从楼下传来。

  张姓青年浑身一颤,双眼冒火的掀开被子,砰的一把抓起床头的棒球棍,然后怒气冲冲的摔开大门跑下楼梯。

  不过,当张姓青年冲到张坤门前时,那杂乱的琴声陡然一变。

  一股充满阳光气息,活力四射的琴声从房间里缓缓传出。

  平日就喜爱钢琴曲的张姓青年一愣,刚抬起的准备狠狠撞门的棒球棍也停在了半空。

  优美的琴声不停的飞入张姓青年的耳中,优美的琴声开始慢慢安抚起了张姓青年心中的怒火。

  胸中万丈火焰,在琴声中渐渐被消抚。

  张姓青年呆呆的站在房门外,抬起的棒球棍已经不由自主的放了下来,双眼微眯,神色放松,全身心的投入到这钢琴曲中。

  十几分钟后,随着最后一个按键落下,优美的琴声终于渐渐消散。

  而房门外的张姓青年也慢慢张开了双眼,眼中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嘴里慢慢喃喃自语道:“这,这是什么钢琴曲,怎么可能,这么好听的钢琴曲我居然从没听过,不可能,绝不可能……!”

  身为钢琴曲爱好者,张姓青年一直以此为荣,他虽然并不会弹奏,但是基本上所有的钢琴曲他都有欣赏,可是,他可以保证,他以前绝对没有听过这首曲目。

  如此优美动听,琴声中充斥着阳光的气息,那朝气活力,光芒万丈的感觉,这只有那些世界顶级的钢琴曲才能拥有,而且还必须是在世界知名的钢琴师手中才能绽放出来的情感。

  这样的钢琴曲,绝对是世界知名级别的。

  可是这样的话,他更没有漏过的可能,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突然张姓青年浑身一颤,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因为,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一首新的钢琴曲,至少是一首暂时还没有在外界传播的钢琴曲,甚至有可能,这或许是一首刚刚被创造出来的钢琴曲。

  想到这,张姓青年脸色突然涨红了起来,不管是仅仅只是暂时未发表或者外传,还是说真的是刚刚创造出来的钢琴曲,但作为能见证这么一首起码能够世界知名的钢琴曲的诞生,这足以让张姓青年永生铭记。

  张姓青年将手中的棒球棍扔到了远处,然后整了整身上的睡衣,轻轻敲响了张坤的房门。

  而此时钢琴室中,张坤依旧沉浸在钢琴钢琴曲的余味之中。

  那种行云流水,自然而然的感觉,浑然天成。双手仿佛完全不需要经过脑海的思考,自己在琴键上舞动,而张坤好像一个局外人,静静的欣赏着自己双手在钢琴上弹奏出来的优美的琴声。

  赵丽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张坤体内分离了出来站在张坤身后,望着依旧沉浸的空明状态中的张坤,她的双眼一丝晶莹慢慢流下。

  阳光颂……,真的成了。

  妈妈,有希望了。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将张坤惊醒。

  清醒过后,张坤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刚才那优美的琴声真的是在自己这双手下弹奏出来的吗?

  呆了一会儿,敲门声再次传来。

  深呼吸,张坤站起来,看了一眼一旁脸色陡然红润了起来的赵丽娜,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大门走去。

  当打开大门后看到门外的张姓青年,张坤一呆,然后脸上立刻露出歉意的神色。

  虽然并不想,但是果然还是又打扰到别人的休息了。

  张坤张了张嘴正要道歉,却不想张姓青年双手放在胸前一脸崇敬的望着张坤:“尊敬的大师,之前并不知道您在这里练琴,有所冲撞,我为自己的莽撞向您道歉。”

  说完,张姓青年一个九十度鞠躬,将张坤想要说出的道歉全都卡在了喉咙里。

  神马?大师?

  张坤眨了眨眼,是在说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