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24章 惊爆的生命之歌

霉运阴阳眼 第24章 惊爆的生命之歌

  赵丽娜的妈妈已经苏醒,那么张坤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他也就没必要再继续呆在这里了,所以张坤在第二天一大早便向赵丽娜提出了辞行,收拾好行李便回了邵西县。

  而张坤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走后,一场有关生命之歌的风暴开始席卷南山市,之后是南湖省,最后甚至引爆全国。

  昨日朝阳娱乐报记者周瑾将他获得的第一首资料交给报社社长后,社长高度重视,然后立刻重新安排了第二天报纸的版面。

  而且不知道是中心医院的医生护士还是病人,也将当时发生在中心医院那神奇的一幕以一些“微小”的代价转告给了其他一些娱乐都市报纸。

  所以第二天,南山市大街小巷的报纸上,起码有一半的头条都是关于生命之歌的。

  “神秘钢琴师,以一首钢琴曲挽救了一位已经被宣判死亡的病人,这是一首生命之歌。”

  “神秘的生命之歌,带来生命的希望,唤醒陷入深度昏迷的植物人。”

  还有更夸张的直接写道:“中心医院出现神秘钢琴师,以一首生命之歌挽救已死病人。”

  总之,所有的报纸都将生命之歌无上的夸赞。

  最后还有某一个网上音乐平台,以“重金”从中心医院监控室那里获得了张坤弹奏阳光颂时的声频录像,并发布到网上。

  顿时,网上无数人点击收听并下载,一天之内点击量就达到三百万以上,而且还在迅速提升中。

  总之这首生命之歌开始真正红遍全国。

  而此时张坤已经回到了家里,他自己的家里,那仅仅只是两层楼的土砖瓦片,快二十年的老房子。

  回到家,又是一个人,没有许老爹,没有赵丽娜,没有老爸,没有老妈,就自己一个人。

  张坤突然感觉到一丝孤单,如果赵丽娜在的话,应该不会这样吧,或者,我该去看看妈妈和妹妹了。

  是啊,快有一个多月没去过外婆家了,不知道丽雪期末考试怎么样呢,呵呵,应该不会有我这么糟糕吧。

  想起期末考试张坤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本来一份绝对班上前十名的通知书,可是却被换成了全部60分,呜呜,虽然每门都勉强算是及格了,可是……。

  那一份检讨书要怎么写啊。

  张坤哭丧着脸,看着空荡荡的家里,仰天长叹。

  ……

  回到家,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以往平常而简单的时光,每天看看书,写点暑假作业,偶尔看看电视听听歌,或者拿上钓竿往鱼塘边一坐,虽然张坤从没有钓上过哪怕一条鱼,但是却依旧阻止不了张坤对钓鱼的喜爱。

  日子简单而充实。

  这天张坤写完了今天的暑假作业,正哼着歌在灶台前切着红萝卜,突然一个头影从墙壁里伸了出来。

  张坤吓得差点一刀子砍过去。

  不过当看到来人后,额,来的灵魂后张坤恨得咬牙切齿。

  “赵丽娜,你怎么又来了,不在医院陪着你妈妈,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赵丽娜笑嘻嘻的慢慢从墙壁里飞了出来,围着张坤转了又转,一脸奇怪的笑容,看的张坤心里直发毛。

  张坤浑身一颤,然后狠狠的盯着赵丽娜:“怎么了,一脸奇怪的样子,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赵丽娜哈哈笑了两声,然后一脸怪笑的盯着张坤:“你今天有麻烦了,大麻烦!”

  “什么意思?”张坤眼睛一眨一眨的。

  赵丽娜捂着嘴巴直笑,但就是不说话。

  张坤瞪大眼睛望着赵丽娜:“我才刚给你帮了那么大一个忙,把你老妈救回来,你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赵丽娜毫不在乎的吹着口哨在张坤头上飞舞着。

  “你……。”看着赵丽娜那一副似乎幸灾乐祸的样子,张坤恨得直咬牙,但却又丝毫办法没有。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张坤狠狠的瞪了赵丽娜一眼,然后放下菜刀去了前面开门。

  打开大门后,张坤一下子定住了,嘴角不自觉的颤了颤,然后一脸尴尬的望着门外的两人:“赵伯父,郑阿姨。”

  张坤终于明白了赵丽娜所说的麻烦是什么了,呜呜,果然是好大一个麻烦啊。

  一直跟在张坤身后飞出来的赵丽娜,看着张坤尴尬的模样,直捂着嘴巴偷笑。

  门外的赵崇山笑着点了点头:“终于找到你了!”

  “这就是张坤吧。”坐在轮椅上面的郑丹抬头仔细看了看张坤然后点了点头:“果然是一个帅小伙。”

  “哪,哪里,郑阿姨夸奖了!”张坤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夸他帅耶,一时间脸色微红,摸着脑袋尴尬的笑了笑。

  赵崇山看到张坤那略显青涩的表情哈哈大笑了两声:“有客上门,就不请我们进去坐坐?还是说,不欢迎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

  “不敢不敢,伯父,郑阿姨,请进,请进。”张坤连连摇头,立刻让开了大门。

  因为平常只有张坤一人在家,而且也少有客人上门,最多也就是阿信和几个同学偶尔来光临一下。

  所以家里,张坤基本上很少收拾,有时候一两个星期才搞一次大清理,所以家里稍显的凌乱了一点。

  张坤连忙找出抹布,将座椅擦拭了一遍,然后略带尴尬的望着赵崇山和郑丹:“一个人住惯了,家里乱七八糟的,让伯父阿姨见笑了。”

  郑丹一愣,呆呆的望着张坤:“你,一个人住?爸爸妈妈呢?”

  张坤找出两个干净的茶杯送上两杯茶水:“抱歉,伯父,阿姨,家里没有准备热水,喝点凉茶吧!”

  说完,张坤顿了一顿,然后略微叹息一声:“爸爸妈妈离婚了,妹妹跟着妈妈,我和爸爸住。老爸平常要工作,经常在外地,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家。”

  “对不起,不知道你家……。”赵崇山迟疑了一下后略带歉意的道。

  不过张坤毫不在意的摇头笑了笑:“呵呵,没事,老爸老妈闹别扭而已,我和妈妈还有妹妹经常联系,关系都好得很。”

  说完张坤撇了撇嘴:“就是外婆家远了一点,每次过去都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

  “这样啊!”看张坤不像假装的模样,赵崇山心里转了转,便估摸出张坤老爸老妈的情况,恐怕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

  大概也就是张坤说的那样,脑别扭吧。

  不过,一家子,哪有不闹别扭的,就说他和郑丹,自认为关系已经很和睦了,但偶尔也会有吵架的时候。

  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轮椅上的郑丹突然望向张坤:“你,认识我们家赵丽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