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1章 欢迎来到脑神经外科

霉运阴阳眼 第61章 欢迎来到脑神经外科

  住院部九楼,就是脑神经外科的地盘,经过九零五病房的时候,里面空荡荡的。

  郑丹阿姨已经出院,回家疗养去了。

  说起来,真的是好久没看到过赵丽娜了,自从上次一别后,似乎有半个月没看到她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也已经往天上飞去了呢?

  不过很快张坤便笑着摇了摇头。

  应该还没有吧,至少在她妈妈身体没有完全康复前,以赵丽娜的性子估计还是放不下的吧。

  说到赵丽娜,张坤又想起了叶南天。

  那该死的混蛋,在把他骗进中心医院后,留下一句随便张坤做什么的话就走了。

  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说是等机会合适的时候他就会回来。

  可什么时候才是机会合适的时候?

  还有二十来天他就要开学了的说,到时候,张坤可就必须回邵西了。

  妈蛋。

  想到叶南天将自己一人留在医院,他却不知道跑哪里潇洒去了,张坤心里就一肚子火。

  一时不慎,居然会答应那混蛋帮他完成心愿。

  真是……无奈啊!

  张坤暗暗叹息一声,然后终于走到护士服务台。

  张坤刚刚走到服务台前,坐在里面的护士小姐突然一下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惊喜的看着张坤:“你,你是张坤医生?”

  张坤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面前大概二十来岁的小护士。

  “你认识我?”

  “哇,果然是你耶。”小护士听到张坤承认,一脸惊喜的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然后围着张坤转了又转。

  小护士上上下下把张坤打量了好久,终于点了点头:“真的好年轻啊,张医生,你到底多大啊,他们都说你只有二十二岁呢。”

  “他,他们?”张坤眼角颤了颤,然后终于明白了过来。

  好吧,这就是早上那份文件的副作用吧。

  虽然自己确实拥有了光明正大“溜岗”的权利,可副作用就是,基本医院里的医生啊护士之类的,都知道医院里来了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

  一个二十岁多一点的实习医生。

  那么配上张坤青年的外貌,加上白大褂。

  好吧,至少张坤现在不用担心,走到医院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有人不认识他了。

  想清楚前因后果后,张坤脸上露出丝丝无奈的望着眼前的小护士。

  “我就是张坤,我想请问一下,昨天做的那例脑血肿手术病人现在住在几号病房,我再去检查一下。”

  否认是绝对不可能否认的,以后他还得经常往这边跑呢。

  不过,关于年纪的问题。

  咳……,好吧,大家最好还是不要谈论这个话题,张坤现在已经够惊世骇俗了。

  如果再让其他人知道张坤现在的真实年纪只有十七岁的话……。

  张坤想想都会觉得恐怖,他会不会被人抓起来?

  然后抽血?化验?甚至……切片?

  听到张坤的问话,小护士甚至连想都不用想的道:“哦,你是说那例脑血肿病人吗,他就住在九零七号病房,张医生,需要我陪你过去吗?”

  小护士一脸期待的望着张坤。

  “不用了,你先忙,我自己过去就好了!”望着小护士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张坤连忙摆了摆手,然后逃似的匆忙离开了这里。

  望着张坤匆匆逃离的样子,小护士站在后面捂着嘴巴直笑。

  笑过后,小护士朝着张坤的背影喊道:“张医生,我叫聂萍,记住哦!”

  离开护士台后,张坤心虚的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渍。

  刚才那个小护士太恐怖了,一双眼睛就像放光一样看着他,简直比得上王医师那双眼睛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感……。

  沿着走廊,张坤终于找到了九零七病房。

  房门是打开的,张坤便直接走了进去。

  病房内只有一张病床,躺着的自然也就是张坤救回来的那位老爷子了。

  老人现在还在熟睡中,不过呼吸稳定,脸色虽然并不红润,但至少还算安详,总的来说,应该算是不错的了。

  而在病床旁,张坤昨天看到过的,老人的儿媳正坐在病床旁守护着。

  看到张坤进来,病床旁老人的儿媳连忙站了起来,脸上略微带着尴尬的看着张坤:“张医生。”

  “嗯!”张坤点了点头,然后慢慢走到病床前,右手小心的放在老人的手腕上把了把。

  尺关寸三部脉皆无力,重按空虚,但起搏间隙稳定……。

  “医生,我家老爷子怎么样,没什么事了吧!”旁边中年妇女看到张坤为老爷子把脉后,连忙问道。

  张坤点了点头:“没什么大问题了,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好。”

  听张坤如此说,中年妇女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的望着张坤道:“谢谢医生了,昨天,真是对不起,我说话不经过大脑,有些话,还请医生见谅。”

  张坤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你们当时的心情我能理解。”

  说完,看着中年妇女依旧有点紧张的模样,张坤笑了笑:“好了,我真的没生气,你好好照顾老人家,下午我还会再来的。”

  说完,张坤点了点头,便出门而去。

  已经确认了老爷子手术后并没有出现其他问题,张坤决定再去其他地方走走。

  以后可是要经常到脑神经外科来的,先熟悉一下环境吧。

  不过张坤刚走出大门,远处一个白大褂就匆忙走了过来。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刚走出病房的张坤。

  “这就是张医生吧,呵呵,果然年轻有为啊。”中年医师走到张坤面前,一脸笑意的道。

  张坤愣了愣:“您是?”

  “哦,还没自我介绍,我姓谢,谢志天,脑神经外科副主任。”谢志天一脸笑容的道,然后双手抓住张坤的手死命的摇了摇。

  “欢迎来到我们脑神经外科,你来的可真是及时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