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1章 张坤作案
  “也不算偷啦,我们就是借用,借用一下,用完了就还回来!”

  “而且,这车是我一个表亲外甥的,亲戚嘛,一家人,借用一下,没关系的!”

  “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辆摩托车停放在这里,而且还知道他的锁坏了,随便一把钥匙,只要能放进去,都可以打开!”

  “所以,不用想那么多,我们借用一下,早去早回,在他们没发现之前还回来就好了。”李从德一脸微笑的道。

  张坤眼角颤了颤。

  就算是亲戚的就可以不问自取?

  用完了就还回来?说得容易,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就是赖都赖不掉啊。

  你倒是没事了,可是我呢?

  跟车主说,我见鬼了,是你老舅让我借你车用一下?

  好吧,张坤绝对会被狠狠的揍一顿的。

  不过,张坤望了望漆黑的夜空,远处空无一人的街道,现在他是绝对找不到人送他去乡下的。

  而且,拿到那张纸后,还要赶去广粤。

  三天的时间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想来想去,张坤终于默默的叹了口气。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先借用一下,用完之后赶紧还回来。”

  李从德连忙点头:“这才对嘛,男子汉大丈夫,做事不要那么犹犹豫豫,该出手时就出手。”

  “行了,知道了!”张坤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拿出钥匙,找了把和摩托车钥匙孔大小差不多的,直接插了进去。

  轻轻一扭,果然打着了。

  张坤默默叹息一声,好吧,这钥匙孔真该换了,这么久都没丢,也算是幸运。

  不过张坤刚刚坐上摩托车后退几步,突然发现,前轮卡住了。

  张坤下车一看,原来,前轮上还藏着一把小锁呢。

  难怪了,我就说,摩托车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就放在这里。

  “靠,以前那小子可没装其他的锁啊。”

  这下,李从德也愣住了。

  除了这台摩托车,他也没其他办法啊,难道真要等到明天天亮才能回去?

  李从德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已经等这么久了,再等一晚也无所谓。

  不过,张坤的时间可够紧的,万一张坤说时间不够了,不能帮他的忙,那李从德可就抓瞎了。

  李从德心头一狠:“把锁砸了,做舅舅的,砸坏他一把锁,想必他也不会怪罪。”

  借用人家的车也就算了,还把锁给砸了?

  张坤呆呆的望着李从德一眼,好吧,老人家果然够厉害,果断!

  不过,张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铁丝,扬了扬:“算了,看我的吧!”

  说完,张坤拿着铁丝,蹲下身子,在锁孔里捣鼓了两下,然后锁就开了。

  拿着那把小小的前轮锁,张坤默默的叹息一声。

  这下好了,如果真被抓住的话,那一个偷车的罪名是肯定跑不掉的了。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抓紧时间,争取在摩托车发现被丢之前将车还回来。

  旁边的李从德目瞪口呆的望着张坤手脚麻利的打开前轮锁,嘴巴张了张。

  一直都说偷车不好,可是看你的动作,这么顺手麻利,以前是做这一行的吧。

  老话说的好,果然是贼喊捉贼。

  招呼了一下呆呆的李从德,让他在前面带路,然后张坤点火,开着摩托车跟在后面。

  什么,你说赵丽娜?

  她回会南山市了啊。

  既然事情已经拜托给了张坤,她自然就没什么事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回家里陪着她老妈去了。

  行驶在乡间小路上,黑漆漆的,虽然天空上有月光悬挂,但目光所及,依旧只有五六米的样子。

  还好“借来”的这摩托车虽然挺旧的,但车灯还算亮。

  就这么驶着,半个多小时候,按照李老爹的带领,张坤的摩托车终于渐渐进入乡间小道。

  又走了十来分钟,李从德终于停了下来。

  “前面的路摩托车过不了,放这里吧,我们走路过去,没多远了!”

  “嗯!”张坤应了声,然后将摩托车小心停好,还把那把前轮锁锁上。

  这车可是“借来”的,要还回去,千万不能给丢了。

  再说了,张坤还要靠这摩托车回县城呢。

  锁好摩托车,然后跟在李从德身后,靠着微弱的月光慢慢行走在乡间小路上。

  张坤走的很慢,因为乡下,田野间的小路本就不宽广,而且,还时常会有一些断路,一不小心就容易摔倒。

  再加上田野间一些蛙声,虫叫,显得有些阴森诡异。

  最后,前面带路的李从德,一身灰气朦胧,轻飘飘的飞在半空,那叫一个鬼影重重。

  这可比什么恐怖片都更有效果了。

  即使以从小见惯了鬼魂的张坤,这下也不由心里打鼓。

  不过好在这次李从德没有说错,张坤停摩托车的地方离他家确实不远。

  也就十分钟不到的样子,张坤终于看到了一栋单层的小屋。

  小屋孤单单的伫立在半山腰上,周围没有其他的房子。

  在乡里,一个村子大多包涵很广,每户人家都分的很开,各自占据一些地盘。很少有两三户相邻在一起的情况。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方便了张坤今晚作案,而不用担心惊扰到其他人,免得再生出什么波折来。

  不过,作案……,怎么说起来那么别扭呢,好吧,算是助人为乐好了。

  在李从德的带领下,张坤小心的摸上半山腰,然后看着房门上的锁。

  张坤刷的一下亮出了铁丝,然后不屑的撇了撇嘴。

  反正今天已经是偷过摩托车了,那再来一个入室盗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