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2章 老人的哭泣
  打开房门上的锁,张坤终于进入屋中。

  打开的是堂屋大门,里面黑漆漆的也看的不是很清楚。

  虽然李从德有告诉他哪里有电灯开关,可是,张坤敢开吗?

  他这可是做贼啊,要是被抓到了,可是得进警察局的。

  所以,张坤只能勉强透过照射进来的月光,查看屋内的景象。

  看的出来,李从德的家庭并不富裕,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隐隐约约的,堂屋内基本没什么家具。

  就是一张方桌还有几条凳子,然后有一张梯子靠在墙边。

  其他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柴火,干草垛,还有一些玉米棒子。

  东西胡乱堆放着,然后隐约间,透过月光,张坤看到了堂屋中间的神架,神架旁挂着一幅相框。

  模模糊糊的看过去,正是李从德的模样。

  小心的走到神架前,在李从德的相片面前,张坤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三叩首。

  好吧,虽然有点做作,但是这却是爷爷在生前教他的,礼不可废,即使李从德的灵魂就在旁边,但该做的,还是要做。

  敬礼完毕后,张坤向着李从德点了点头:“你床在哪呢?”

  “跟我来!”李从德感激的望了眼张坤,然后带头朝着左边的偏房走去。

  李从德这房子总共也就三间房子,中间是堂屋,然后左右两边各一偏房,左边的偏房是李从德自己住的,右边的,自然就是李家小子的地盘了。

  进入偏房,里面稍微显得有些乱,毕竟李从德是死在这里的。

  虽然村里一些老人安排着给下葬了,但是当时忙活的乱了,后来也没有再清理。

  直接把房门一锁,然后期望着李家小子回来。

  这也是避嫌呢,免得贻人口实。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李从德床板下的东西全都没人动过。

  按照李从德的指点,张坤翻开左边席子的一角,露出下面的稻草。

  在干稻草上,有好几张纸条,几颗糖,一副眼镜,甚至还有几张零钱,一块的,五块的……。

  其他的东西张坤全都没动,只是拿起那几张纸条,然后拿出手机,打开频幕,用这微弱的灯光查看着纸条上的内容。

  有几张写着的是某某人的联系电话。

  还有两张是买东西的发票。

  而最后一张,张坤打开一看,立刻双眼一亮,没错了,就是这个。

  李亮,广粤省惠丰市兰博县金茂公司。

  之前李从德告诉过张坤,他家小子就叫李亮,看来应该没错了。

  终于找到了。

  张坤兴奋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其他的纸条全部放回原位,并将席子盖好。

  “搞定,收工。”张坤高兴的打了个响指,然后招呼着李从德正准备离开。

  “等一下。”李从德突然道。

  张坤一愣,然后转头望着李从德。

  李从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张小兄弟,你既然已经帮我了一个忙,那么能不能再拜托你一件事?”

  张坤愕然,这又是怎么了?还要做什么?

  看张坤一脸惊愕的样子,李从德忙拱了拱手。

  “拜托拜托,顺便的事情,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好不好,拜托了。”

  顺便的事情?张坤眉头一皱:“你先说说。”

  李从德连忙点了点头道:“其实就是顺便带上点东西,带给我家那小子。”

  张坤眉头一松,带点东西倒好说,反正已经答应了李从德要去帮忙找他儿子,顺手的事,倒还无所谓。

  “什么东西?”

  李从德憨憨一笑:“存折。”

  说完,李从德还解释了一句:“那小子每年付回来的钱我都帮他存着呢,现在正好回来了,那就顺便给他送去吧。”

  “这个到没问题。”

  这样纯粹顺手的事情,张坤自然不会拒绝。

  然后按照李从德的指点,在墙壁某个隐藏的地方,抽出一块墙砖,然后从里面掏摸出一个用好几层皮纸包裹着的包包。

  打开后,里面不仅有一张存折,还有一千八百多的现金。

  李从德连忙道:“张小兄弟,你帮我这么大一个忙,我也没什么可感谢的,这点钱就当一点谢意吧。”

  张坤摇了摇头,面色平淡的望着李从德。

  “老爷子,帮你是我自愿,不是利益交换,这句话我不想再听第二次,否则我撒手就走!”

  “这些钱,还有存折我都会帮你送到你儿子李亮那里,但是!”

  张坤脸色眼角一扬:“我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混蛋,居然八年不归家,放着五十多岁的老父亲一人,自生自灭。”

  “如果他给不了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坤冷笑一声。

  路见不平有人踩,对这种不孝的混蛋,揍一顿都是轻的。

  李从德沉默了一会,然后道:“张小兄弟,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是。”

  “这样子我已经满足了。”

  李从德笑着叹了口气:“只要他生活的好,能够过的快乐,能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这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我恐怕看不到孙子咯。”

  李从德默默的抬头望着头顶的瓦片。

  “我现在只希望能再看他一眼,看看我的亮子现在长高了点没有,看看他的生活,看看他的媳妇。”

  “我真的只想看看他……!”

  李从德的声音渐渐低沉了起来。

  “我从没想过要跟着他出去,外面的生活也许会很好,但并不适合我。”

  “我也没想过要拖累他,虽然我年纪大了,但是种点庄家,也够我吃喝的。”

  “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我从不奢望,那些我用都不会用。”

  “我唯一希望的就是,每年能够见他一面。”

  “一面就好,真的,就见一面。”

  “我只要看到他,知道他过得很好,就够了。”

  “可是,八年了,我八年没看到过我的亮亮了。”

  “我真的只想见他一面啊,呜呜……!”

  李从德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