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3章 李亮,你到底在哪里!

霉运阴阳眼 第93章 李亮,你到底在哪里!

  张坤很少生气,但是,现在他真的愤怒了。

  李亮,等着,我会去找你的。

  一是为了李老爷子的心愿。

  第二,李亮,你真的让我火了。

  我要揍你,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天大的理由,我都要揍你……。

  张坤在心里怒吼。

  老爷子痛哭,张坤没有去安慰,他静静的站在一旁。

  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点的。

  几分钟后,李从德终于停止了哭泣,他双手擦拭着眼角并不存在的泪痕。

  过了好一会儿,李从德脸色微红的望着张坤。

  “让你见笑了!”

  见笑?不,真情流露,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见笑。

  张坤摇了摇头,他望着李从德,缓缓的点了点头。

  “走吧,老爷子,我们去找你儿子。不找到他,我绝不回家!”

  张坤双眼一丝戾气。

  “哎!”李从德连连点头。

  带着略微压抑的情绪,张坤缓缓退出房间,然后原样锁上大门。

  沿着来时的路,张坤找到了摩托车,去下前轮锁后跨步而上,掉头便朝着县城的方向开去。

  当张坤再次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两点。

  他将“借来”的摩托车停回原地,并原样锁回前轮锁。

  一切都和原来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此时摩托车的油箱已经是满满的了。

  “借用”了人家的摩托车,汽油总不能再浪费别人的,至于多出来的,就当租借费用了。

  走到大路上,招呼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火车站。

  来到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去往广粤兰博县的卧铺,是三点钟经过这里,从中海开往深港的火车。

  因为刚才的事情让张坤的心情有些压抑,所以一时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在候车室静静的等候着。

  火车准时达到,上车后,张坤直接来到卧铺,一倒上面便休息了起来。

  说起来张坤今天确实挺累的,坐车就十个小时,还有两小时的摩托车,早就累的不行了。

  而且明天到地方后,就要开始去寻找李从德的儿子李亮,所以张坤现在必须抓紧时间休息。

  火车缓缓开动,而张坤也渐渐进入梦乡。

  ……

  第二天,火车到达兰博县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

  一出火车站,张坤直接招呼了一辆摩托车,便直奔金茂公司。

  不过,当摩托车停下后,张坤愣住了,他呆呆的望着前面一个雄伟大气的大门,大门上有十二个烫金大字。

  上书:兰博金茂电镀基地有限公司。

  而在大门内,是一大片片的工厂,远远望去几乎看不到尽头啊。

  张坤呆呆的望着那雄伟的大门,向摩托车司机喃喃的问着。

  “这就是金茂公司?”

  摩托车司机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金茂公司。整个兰博县就没有第二个金茂公司了!”

  张坤眼角一颤,妈的,这里面起码有好几十个公司组成的吧。

  远远的张坤就看到最靠近大门的一个牌匾:广粤金茂莲花电镀有限公司!

  搞不好这里面所有公司前面都带了金茂的前缀。

  见鬼了,难道进去后,每个公司都要问一遍?

  呼……。

  张坤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总算还好,至少他们找到这里来了。

  “只要李亮在这里面,那么不管花费多少时间,我一定会把你找出来的。”

  张坤咬牙暗道。

  付了摩托车资,张坤便招呼了飘在半空的李从德,朝着金茂电镀基地行去。

  现在是一点,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基地大门员工进进出出,所以保安也没有检查张坤的厂牌,就让张坤这么闯了进去。

  “好吧,那就一家家问,我就不信了,我找不到你!”

  张坤咬牙,从大门口开始第一家,走了进去。

  来到前台,张坤露出一个诚挚的笑脸:“你好,请问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叫李亮的啊?”

  “哦,稍等,我帮你查一下……,抱歉,我们公司没有叫李亮的员工!”

  “好的,谢谢,打扰了!”

  下了楼梯,张坤又走向第二家。

  “你好,请问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叫李亮的?”

  “对不起,没有。”

  “没有,你到其他公司问问吧。”

  “抱歉,我们公司没这个人。”

  “你找错地方了吧。”

  “没有……。”

  ……

  太阳渐渐西落,张坤一脸僵硬的从最后一家公司走了出来。

  他的脸颊已经在一下午的笑容中完全僵硬了,呆板的仿佛死肉,弄得脸上好难受。

  而更难受的是,一下午,他走遍了整个基地所有公司。

  可是,所有公司的回复都是没有李亮这个人。

  可恶啊,到底是为什么?

  不应该啊,李亮给李从德留下了地址,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还不如不留,要知道,李亮可是连电话都没留下过。

  所以按照一般推测,既然李亮留下了地址,那么地址应该是不会错的。

  可是为什么呢,所有公司都没有李亮这个人,不管是现在还是曾经。

  难道李亮那家伙真的连给父亲留下的地址都是假的?

  张坤真不愿意这么想。

  不仅没有留下电话联系的方式,如果连地址都是假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

  要知道,李从德可是说过,他们父子两以前关系可是好得不得了。

  那么难道外出打工,人就会变得这么快?

  张坤想不明白,他呆呆的望着渐渐落下的夕阳,心里非常的压抑。

  突然,张坤张大了嘴巴,对着夕阳,一字一句的怒吼着。

  “李亮,你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