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4章 青菜和霉豆腐

霉运阴阳眼 第94章 青菜和霉豆腐

  此时,突然旁边正在修建厂房的工地上,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奇怪的望了张坤一眼,喊了一句。

  “你在找李亮?”

  张坤愣住了,然后飞似得跑到那工人面前,一脸的惊喜。

  “你知道李亮?你认识他,知道他在哪吗?”

  工人取下安全帽扇了扇,然后望着张坤:“你要找的李亮是哪里人?”

  “南湖省清远市元宁县。”张坤连忙报了出来。

  “元宁县啊,那应该没错吧,李亮听说好像就是元宁县的。”工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听到那个李亮也是元宁县的,那么只是同名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张坤脸上大喜,李亮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对了,你是他什么人啊?”工人突然问了句。

  “哦,老乡,我是他老乡,来找他有点很重要的事转告给他!”张坤连忙道。

  “这样啊。”工人点了点头:“我们这里确实有一个叫李亮的,也许就是你要找的吧。”

  “不过,他现在不在这边工地,他被调到新基地去了。”工人耸了耸肩道。

  “工地?”张坤一愣,然后有些迟疑的问道:“李亮在工地做什么?”

  “哦,以前是做搬砖的,现在嘛,他身体不太好,工地就给他安排了个比较轻松的活,应该是在搅拌水泥吧。”工人笑着道。

  搬砖?搅拌水泥?

  张坤抬头望了一眼同样惊讶万分的李从德。

  过了一会,张坤默默的叹了口气。看来真的只是同名同县而已了。

  张坤苦笑一声:“这位大哥,谢谢你了,不过恐怕这个李亮不是我要找的李亮,打扰了!”

  说完,张坤便要转身离去,不过,半空中的李从德突然飞了下来。

  “张坤,你再帮忙问问,他说的那个李亮多大了?是不是鼻子上有颗痣?”

  张坤愕然,望着李从德脸上的焦急。

  你难道以为这个李亮就是你家的亮子?

  不对啊,这可和你家李亮跟你说的可不一样。

  好工作,高工资,轻松,住着漂亮的房子……。

  等等。

  张坤脸色突然一变。

  他转头望着那工人大哥:“大哥,你说的李亮年纪多大?鼻子上有没有一颗痣?”

  工人大哥看张坤本来要走了,耸了耸肩,也正要回去继续工作。

  不过听到张坤一问,他本能的回道:“嗯,李亮啊,应该有二十六七了吧,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

  “不过!”工人大哥歪着头想了想:“他的鼻子上,确实有一颗痣,这个比较少见,所以我倒是记得挺清楚的。”

  鼻子上真的有痣?

  张坤的心一下绷得好紧,他深呼吸,然后望着工人大哥。

  “大哥,能不能麻烦您带我去找一下那个李亮,他也许就是我要找的人!”

  “这个!”工人大哥迟疑了一会:“我现在还要上班啊。”

  张坤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掏出一张老人头塞到工人大哥手里。

  “大哥,拜托了,这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必须要找到他,帮帮忙!”

  工人看着看着手里的红票子,想了想:“行,你等我几分钟,我和工头请个假!”

  “哎!”张坤连忙点头,然后工人大哥走回工地。

  两分钟后,那工人大哥推着摩托车走了出来。

  “走吧,那里还挺远的,我载你过去!”

  “嗯,谢谢大哥了!”

  两人骑上摩托车,然后直出了金茂基地,十几分钟后,摩托车在另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前停了下来。

  两人下了摩托车,工人大哥带着张坤来到工地旁,一个简陋的棚子前。

  “喂,李亮,有人找!”工人大哥对着棚子大叫一声。

  “谁啊!”一个略微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随着声音,一个端着个不锈钢碗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饭碗里有着大半碗的米饭,米饭上面盖着几片白菜叶子和几块霉豆腐。

  这就是李亮?

  张坤转头望向旁边的李从德。

  李从德已经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但是眼眶里,泪水却忍不住的不停的流下。

  是他,李亮。

  张坤右拳狠狠的握紧,他飞快的冲到李亮面前,右拳狠狠朝着李亮轰去。

  突然,张坤顿住了,他的拳头停在李亮的额头面前。

  “你,你的脸!”张坤呆呆的望着李亮的脑袋。

  李亮的头部有一半的位置完全焦黑,而且皮肤拉下。

  “你干嘛,想打架吗!”李亮被突然打来的拳头也是吓得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

  没错,烧焦的脸庞在此刻变得是那么的狰狞。

  张坤呆呆的望着李亮左边那完全烧焦的头皮,然后顺着往下看,只见李亮端着碗的左手,露出来的部分也有大半焦黑。

  尤其是左手五指,现在只剩下三个手指头。

  这就是李亮?

  那个,在一家大型公司做事,工作轻松,工资待遇高,据说一年有十多万。

  而且,公司里还安排了房子,是一间很大,很明亮的房子,住的好舒服。

  说的是后面这个,遮风挡雨都嫌漏的棚子吗?

  张坤右手握的紧紧地,他浑身在颤抖。

  而此时,带着张坤来的那位工人大哥连忙冲了过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张坤。

  “你干什么,你不说是李亮的老乡吗?你打什么人啊!”

  张坤是他带来的,可不能让张坤在工地闹事啊,否则他都有麻烦。

  不过,此时张坤已经完全不在意了,他呆呆的望着已经飞过来,看到李亮的脸,不停大哭的李从德。

  “亮啊,我的亮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李从德大哭着,看着李亮此时的模样,即使他已经死亡,但是他依旧感受到了心碎。

  悲痛欲绝的哭声让张坤的心好痛。

  他望着李亮,喃喃的问道:“为什么,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