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97章 子欲养而亲不待


    张坤任由李亮痛哭了一阵,直到李亮的声音开始嘶哑,张坤才慢慢道。

    “走吧,我带你去你爸坟前。”

    说完,张坤带头走了出去,然后在李从德自己的带领下,爬上了屋后的山顶,来到了他的坟墓前。

    说是坟墓,其实就是一个小土包,还没有树立墓碑。

    “这就是你爸爸安眠的地方,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对你爸爸说吧,他会听到的。”

    “我在你家等你,还有点事要告诉你。”

    说完,张坤摇了摇头,然后默默的转身,回到李从德家中。

    这次是光明正大的到来,所以张坤可以仔细看看李从德的家。

    堂屋中,桌子,凳子,楼梯,锄头,碗盆……。

    所有的东西都非常的老旧,很难想象,住在这里的李从德,居然会有那么多存款。

    四十二万,即使放在县城里,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字了。

    可是,李从德守着这么一笔“巨款”,不仅丝毫没动,而且还在不停的想办法怎么增加,为的就是有一天李亮回来,能够为他盖一间漂亮的新房。

    可是现在李亮回来了,而李从德自己却不在了。

    “呼……!”张坤默默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他望着远处的天空,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起码太阳已经升到最高,李亮终于慢慢走了回来。

    眼睛红肿着,应该哭了不少时间。

    而李从德也静静的飘在后面,看来两人似乎都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

    张坤点了点头:“走吧,你爸爸的葬礼是村里的老人们帮忙操办的,你该去好好感谢他们了。”

    这是李从德的意思,受人之恩,当思回报。

    李从德前面领路,张坤带着李亮跟在后面,走到最近的一栋房子前。

    房门是关着的,张坤指了指道:“这里你应该还记得,张老爷子,就是你爸以前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帮你爸穿的寿衣,去吧。”

    李亮默默的走到门前,敲响大门。

    很快,大门打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看着门外的李亮一愣。

    毕竟八年没有回来了,而且李亮现在头部半边都被烧的焦黑,老人一时也没认出来人是谁。

    望着眼前熟悉的老人,李亮怎么会不认得,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小时候经常逗弄他的张叔,李亮的眼眶一红,啪的一下跪倒在地上,额头就向着冰冷的地面磕去。

    “张叔,我爸吵烦您老人家了!”

    张叔浑身一颤:“是李亮吗,李亮,你回来了。”

    看到李亮不停的磕头,张叔连忙将李亮扶了起来。

    “乖,好孩子,回来就好。你爸的事已经知道了?节哀!”

    李亮泪水又开始泛滥。

    “嗯,我回来了!子孙不孝,没能看到爸爸最后一面,我……。”

    张叔叹了口气:“这件事谁也想不到,李老头平常身体好得不得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怪你。”

    李亮默默的摇了摇头。

    “张叔,我还要去其他家里,下午我再到您家来。”

    “哎,去吧。”张叔点了点头。

    之后,张坤领着李亮把村里所有人家全部跑了一遍。

    这些都是帮了忙的,有些出钱,有些人出力,毕竟一个丧事操办,不是一两个人能解决的。

    李亮每到一家门前,总是跪下来磕头

    然后一句“我爸吵烦您了!”

    这也是这边的风俗,算是通报一声,家里有亲人去世。

    原本这是要在李从德刚死的时候就要做的,可是,李亮却只能现在。

    一路跪拜,李亮原本就不好的裤子,膝盖上完全磨破了,额头上也沾满了泥土灰尘。

    红肿的双眼此时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下了,它们已经流干。

    夜晚,村里人渐渐又聚集到了李亮家,安排着人摆了十桌。

    饭桌上,老人们纷纷安慰着李亮,对于李亮八年不回的事情,没有人提起。

    只是李亮脸上的烧伤,多次询问。

    最后众人都只能感慨天意弄人。

    有着这么多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伯伯,李亮的情绪终于开始渐渐安定。

    而张坤,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无声的离开了。

    这里已经不需要他了。

    对李亮,他又恨,又怜。

    初次听说的时候,张坤恨不得狠狠的揍李亮一顿。

    八年不归家,不孝这两个字绝对跑不掉,而且父丧儿不在,这绝对算的道德丧失。

    可是当第一次看到李亮的时候,那种震撼却也让张坤黯然泪下。

    八年的八千块,破服烂棚,青菜豆腐……。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张坤神伤。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每月将绝大多数钱付给家中的老父,仅仅只是希望家中父亲过的好一点。

    如果,如果李亮能够每月少付五百,不,三百,李亮的生活都会完全不一样。

    张坤自认,这样的事自己是做不到的。

    最终,张坤还是没能将李亮狠狠揍一顿。

    踏上回家的火车,张坤默默的望了一眼李从德老家的方向。

    在这里,他学到了很多。

    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坤默默的发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