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8章 送锦旗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周末早上九点。

  不过因为李亮的事情,张坤的心情不是很好,即使外面阳光明媚,张坤也没有一点外出的**。

  再加上这两天赶火车确实让张坤累得不行,所以在床上死死的睡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迷迷糊糊的起床。

  今天是星期一了,好不容易多来的三天假期就这么过去。

  张坤的心情依旧有些沉闷,他背着空空的书包去了学校。

  教室里乱哄哄的,看着一个个兴致高昂,聊天说地的同学们,张坤却呆呆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心好空,李亮的事情让他对人生产生了迷惘。

  李亮到底是对是错?

  他出门打工,赚到的钱几乎全部付回了家里,而自己却每日青菜豆腐度日,只希望家中父亲能过的好一点。

  这无疑是新生代中,难得的孝子。

  可是,同样的,他外出打工,八年不归家,虽然是因为意外造成身上的伤残,害怕父亲接受不了。

  但是,他终归是让父亲担忧,并且临死都没有看到儿子最后一面。

  父丧儿不在。

  这无疑是能让所有人批判的事情,这是道德的沦陷。

  可是,李亮算吗。

  张坤真的不明白,一个父慈子孝的家庭,为什么会发展成李从德和李亮这样的悲情结局。

  周雅琪在张坤之后也来到了教室,直接坐到了张坤旁边的座位上。

  放下书包,周雅琪有点奇怪的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张坤。

  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能感觉到一点点的压抑。

  “喂,怎么了?精神不好?”周雅琪有点担心的问道。

  张坤抬起头,望着周雅琪关怀的目光,勉强笑了笑:“没事,心情不好,有点闷。”

  周雅琪眉头一皱:“心情不好?我说张坤,你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就说出来,心里闷,说出来就好了。”

  不过张坤摇了摇头:“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说完,张坤便趴到桌子上,继续发他的呆。

  周雅琪见状,耸了耸肩,随便你吧,爱说不说!

  正式开学了,学校发下新的书籍,开始了新的课程,班主任杨雪也有了新的布置。

  总之,一切都在往新的方向发展。

  就这么过去了好几天,张坤的心情才开始渐渐好转。

  时间是一大杀器,不管任何东西,随着时间的消磨,都会渐渐消散。

  一转眼,一周就要过去,这天,学校放学,张坤在校门口等到李信后,两人一起回家。

  不过,当渐渐走到家附近时,李信突然指着前面一脸惊奇的道:“喂,张坤,看那里好多人啊。”

  张坤抬头望去,确实,前面不知道为什么,围了好多人在一起……。

  不对,等一下,那里,那里不就是我家?

  张坤睁大了眼睛,然后终于确认,没错,好多好多的人围在他家门口。

  靠,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你家!”李信也发现了,那么多人,好像全都是围在张坤家门口。

  “走,过去看看!”张坤快步走了上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有这么多人围在自己家门口。

  “张坤回来了,快,大家让让!”

  包围圈大多都是周围的邻居,都相熟的很,有人正好看到张坤,连忙喊道。

  包围圈内众人纷纷转过头来,看到张坤后,连忙道。

  “张坤回来了啊,快,快去看看,有人给你送锦旗!”

  锦旗?

  有人给我送锦旗?

  张坤第一时间反应的就是中心医院的事情曝光了。

  要说张坤前半生还真没做过什么值得别人送锦旗的事情,唯一的恐怕就是在中心医院,救死扶伤,算是救回来不少人。

  靠,李院长这是要害死我啊!

  张坤心里暗暗苦笑。

  不过当人群渐渐让开一条路,张坤看到包围圈中,一个人影跪倒在自己家门口,双手高举着一面红光耀眼的锦旗。

  张坤愣了,他想到了很多人,但是真的没想到会是他。

  李亮!

  那头部有半边烧黑的背影,不正是李亮吗,而且,李亮头顶,李从德一脸欣慰的望着自己。

  “张坤,快,他是找你的。”李叔突然从旁边跑了出来。

  “你先让他起来,他中午来了后就一直跪在你家门口,我们谁叫他起来都没用,你快去,这么大太阳,会出事的。”

  张坤真的很好奇李亮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张坤记得,从看到李亮的第一眼,到离开,张坤甚至连自己名字都没有提起过。

  更别说自己的住址了。

  他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虽然对此很是好奇,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李亮啊李亮。

  张坤默默叹息一声,然后走到李亮身前,然后看着李亮双手举过头顶的锦旗,上书。

  君代父,劝浪子归家。

  子与亲,必永世不忘!

  张坤抬头望着半空中的李从德。

  李从德抚着胡须笑而不语,不过,他体内的灰气明显散去了大半,仅有丝丝缠绕。

  叹息一声,张坤望着李亮摇了摇头。

  “这锦旗我受不起,先起来吧。”

  说着,张坤伸手想要将李亮扶起。

  不过李亮挣扎了让了开来,他双眼红肿的看着张坤,干裂的嘴唇慢慢张了开来。

  “张兄弟,你年纪比我小,叫您一声张兄弟吧。”

  “你我无亲无故,陌不相熟,可是你不辞幸劳,行程千里,寻我归家,教我父训,让我得以重新做人。”

  “这锦旗,不仅代表我的一点心意,也代表了我重新做人的信念。”

  “做人当思回报,点滴之恩报以涌泉,你对我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这面旗,还请收下!”

  说完,李亮默默的低下了头:“你不收下,我是绝对不会起来的。”

  旁边围观的众人全都惊讶了起来。

  “大恩大德?现在这年代,什么样的情况才算的上大恩大德?”

  “张坤到底帮了他什么。”

  “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可不像在作秀!”

  ……

  邻居们的八卦心思,张坤没有在意,他抬头望了一眼半空中的李从德。

  这下李从德终于开口,他笑着点了点头。

  “张小兄弟,你对我们家父子俩都有大恩,这面锦旗你当的起,收下吧。”

  收下吗?

  张坤低头,他该收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