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99章 最后的结尾
  张坤抬起头,望着跪倒在地的李亮,终于,他叹息一声,然后伸出左手慢慢抓住了锦旗。

  看着张坤终于收下锦旗。

  不知道为什么,李亮心头却浮起一阵淡淡的失落。

  不过很快,他双眼猛地一瞪。

  一只硕大的拳影狠狠打在他脸颊之上。

  “砰!”的一声,李亮被狠狠的打倒在地。

  终于,打出去了!

  一瞬间,张坤的心灵一阵颤抖,呼吸猛然顺畅。

  这些天一直以来的压抑,仿佛突然间完全释放了出来。

  他抬头望着天空,是蓝的,不再是灰色。

  旁边围观的邻居全都愣住了,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有人来送锦旗,这是好事啊,可是,怎么变成打人了?

  张坤深呼吸,脸上终于泛出一丝笑容。

  他看着手中的锦旗,然后慢慢走到倒在地上的李亮身前。

  “人生无常,记住这句话。”

  说完,张坤轻轻叹息一声:“以后好好生活,你爸爸会在天上看着你的!”

  倒在地上的李亮突然双眼一阵朦胧,泪水划过脸颊,不过他很快就擦了去。

  李亮喃喃的道:“我会的,我一定会过的很好,是吗,爸爸!”

  李亮抬头望向天空,不知道是否巧合,那个方向,正好是李从德飞着的地方。

  张坤卷好锦旗,将李亮拉了起来,然后望着周围的邻居,心里泛出一丝苦涩。

  这下算是出名了,靠,锦旗都送来了,老爸回来的话,该怎么解释呢。

  似乎察觉到张坤的苦意,李叔哈哈笑着站了出来。

  “好了好了,事情好像解决了,大家散了吧。你们看张坤的脸都快红成猴子屁股了,我们再呆一会,他估计得烧起来。”

  周围某个邻居也笑了出来:“知道你们家和张坤关系好。”

  “不过大家也散了吧,都围在这里做什么,热闹都看完了,该做事的做事,该煮饭的煮饭,都不用吃啊。”

  嘻嘻哈哈一阵,周围邻居慢慢散了开来。

  最后只留下张坤和李亮。

  好吧,反正已经出名了,以后再想办法把。

  张坤摇了摇头然后打开门,将李亮让了进去。

  当天晚上,张坤留了李亮在家吃饭,两人聊了很久。

  而张坤也终于知道李亮怎么找到他的了,原来问题是出在张坤随手扔掉的火车票上。

  现在使用实名制购票,然后火车票上面不仅有张坤的名字,还有张坤一部分身份证号码。

  李亮就是捡到了张坤的火车票,然后根据身份证前几位数找到了邵西。

  后来又通过派出所帮忙,在公民身份库以模糊寻找,终于找到了张坤。

  听到这,张坤不由暗自警惕,看来以后火车票也不能乱扔了。

  同时,李亮向张坤说起了一些他自己今后的打算。

  现在新时代,很多农村的年轻人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只有老人孩子留在家中。

  这就是现在社会普遍存在的农村留守人员。

  而正是因为这个,所以造成了李亮和李从德之间的悲剧。

  李亮决定,以后他不会外出打工了,他就在家,在家种点田地,然后照看着村里的老人小孩。

  他们的子女都出去打工了,那么就让我成为他们的子女照顾他们吧。

  生活中,难免有一些事情是老年人做不到的。

  李亮已经决定了,在他家原来的地方,他会重新修建一栋房子,不仅是他的家,也是作为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

  有那生活不便的,无人照料的,李亮准备将他们接到活动中心照料。

  而其他一些生活还能自理的,李亮就平常多去看望,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或者老人也可以到老年中心求助。

  同时,村里的老人们以后也可以到老年活动中心,多聚聚,一起下下棋,打打牌,甚至跳跳舞什么的。

  李亮准备在家门口整一大块平地来做这些。

  李亮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是他们帮我安葬了我的爸爸,那么我就将他们当爸爸一样抚养。”

  “我爸爸从小教导我,受恩当思回报,而我将会用一生来回报大家。”

  张坤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是李亮自己的选择,他无法说好还是说坏。

  但是,对于村中那些老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善人终有善报!

  李亮夜晚没有在张坤家留宿,他要回去,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老年活动中心就尽快准备吧。

  张坤将他送到了火车站,望着渐渐远去的火车,还有一脸笑容的李从德。

  他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事情没有对错,有对错的是人,是看待事情的角度。

  同一件事,对不同的人,也许一个是对,一个是错。

  张坤轻笑一声。

  是啊,想那么多做什么,李亮回来了,虽然他曾经也许错过,但是正如他今天送来的锦旗。

  浪子回头,金不换!

  而且,李从德老爷子也许会有过伤心,但是他对李亮的爱从没变过,至少他现在是笑着走的。

  送走了李亮,张坤转头也去了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去往南山市的火车票。

  明天就是周六了,他可是曾经答应过李院长的,以后每周放假的时间,他都会去中心医院上班。

  既然已经到了火车站了,那么今天晚上便赶过去吧,十一点的火车,正好第二天早上赶到南山市。

  一夜平静,第二天早上六点,火车呼呼的在南山市火车站停了下来。

  下了火车,张坤叫了台摩托车便直奔中心医院。

  到医院前的时候还不到七点,张坤还够时间吃了个早餐,然后找个水龙头冲了把脸。这才一脸容光焕发的走进医院。

  虽然还是早上,但是此时医院已经人来人往了。

  有上晚班还没下班的医生护士,也有赶早过来排队的病人和其家属。

  一路上,所有看到张坤的医生和护士都是惊讶一翻。

  对于张坤这个中心医院最年轻的主任,他们可都是影响深刻,可是,他不是一个星期没露面了吗?

  还以为已经不在中心医院上班了呢。

  对张坤的特殊情况,除了脑神经外科的两位主任,还有两位副院长,其他人那里李院长可没必要去做什么解释。

  大家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张坤一路点头微笑,慢慢就来到了熟悉的脑神经外科。

  不过张坤刚走出电梯,便听到不远处病房传来一阵阵吵闹声。

  出事了?

  张坤心头一紧,来不及去办公室穿工作服了,直接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吵闹的地方是九零六病房,是一间双人病房。

  一个大概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拦在病房门口,对着里面大叫着。

  “我不管,我带我爸爸来中心医院就是冲着张医生来的。”

  “除了张医生,我不相信任何人!”

  张坤走到门口,看着大吵大闹的年轻人,然后望着里面一脸难看的两个护士,皱了皱眉。

  这又是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