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100章 他就是张主任


    护士们似乎有在很努力的解释什么,尤其是这里的吵闹已经影响到了其他病房的病人。

    可是年轻人却完全不在乎,他依旧堵在门口大叫着。

    “反正我不管,除了张医生,谁都别想碰我爸一根寒毛!”

    张坤轻轻叹息一声然后走了上去,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有事好说,不要大吵大闹,这里是医院,还有其他病人呢。”

    年轻人转头一望,看到张坤眼睛就是一瞪。

    “关你什么事?你是这里的病人?哼,不是就一边看着。”

    张坤眼角一颤,这家伙,怎么说话的呢。

    语气这么冲,吃枪药了?

    不过看着其他病人不时伸出来的人头,都在观望着这边,张坤脸色一正,又拍了拍那年轻人的肩膀。

    “我说你有完没完了,小家伙,不关你的事就少操心,别自己找事!”

    年轻人转头看到又是张坤,这下嘴巴里的话就更难听了,怒瞪着道。

    小家伙?

    张坤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昨天来的太急,送了李亮上火车,自己也就顺便坐了火车到南山市。

    结果衣服忘记换成那套“成熟”套装。

    现在自己这样子,可完全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在校少年啊。

    难怪这家伙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张,张主任?”

    这时候,病房里的两个护士终于看到了门外的张坤,一脸惊疑的道。

    实在是张坤现在的样子和以前的模样确实相差太多,年轻多了,所以护士们也有点不敢相信。

    看到终于有人认出了自己,张坤脸色一正,点了点头。

    而旁边病房的家属也是一脸的恍然大悟。

    “我就说怎么这么脸熟,原来是张主任,好像一下年轻了,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张坤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望着小护士眉头微皱:“这里怎么了?吵成这样,会影响到其他病人休息的。”

    小护士看到张坤点头,脸上也是一阵大喜。

    “张主任,你快进来。”

    说完,小护士狠狠的瞪了一眼拦在门口的年轻人。

    “还不快让张主任进来,他就是你要等的张医生。”

    听小护士话,张坤一愣,这年轻人在等他?

    而明显,那年轻人就更愣了。

    什么,门外那个,一看就是毛都还没长齐的学生样的家伙,就是他要等的张医生?

    不过,小护士那一脸的样子可不像开玩笑,而且,刚才似乎旁边病房也有病人叫他张主任?

    难道真是……。

    年轻人脸色猛地一红,然后飞快的让开了拦在门口的身子,一脸尴尬的望着张坤。

    “张医生,请,请……!”

    张坤望了年轻人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向着那小护士问道。

    “到底什么事?”

    小护士应了一声,然后讲了起来。

    原来这年轻人也是病人家属,他的爸爸是这周二送进的医院,来做手术,脑肿瘤。

    病人是慕名而来,不过这慕的名可不是中心医院的牌子,而是张坤的名号。

    原来张坤在上个月做了二十多起手术,所有手术全都完美成功,而且术后疗养非常的快。

    远比其他医生,甚至其他医院做的手术,恢复快的多。

    而一个月,有一部分病人已经渐渐达到可以出院的程度。

    这些病人出院后,就在亲戚朋友里宣传了起来,说中心医院脑神外科的张主任张医生,医术如何的高明。

    开刀动手术如何的厉害,帮助病人疗养恢复如何的快。

    总之就是一句话,张医生医术厉害,有他做手术才最有保障,肯定能好。

    传来传去,张坤都快被神化了。简直就快没有张坤不能治的病了。

    而闹事的这个青年就是这样慕名而来,他一个近亲就是上个月在张坤手下做的手术。

    也是脑肿瘤,而且比较严重。

    可是在张坤的手下,不仅手术成功,而且不到一个月居然就达到了能够出院,回家疗养的地步。

    而且现在虽然还不能行走,需要依靠轮椅外,但是平常的饮食起居已经可以**进行了。

    估计再有两三个月,就能恢复到术前程度。

    这简直可以说是奇迹了。

    而年轻人的父亲也有脑肿瘤,但是现在还不是很紧要,没有压迫到脑干和神经,原本是还没有达到必须手术的程度。

    可是,脑袋里有个瘤子,终归是一个定时炸弹。

    现在发现一个手术非常高明的医生,那么谁不想把脑袋里的那颗瘤子切出来。

    所以年轻人就带着他的父亲到医院就医,而且指明希望能够由张主任,张医生主刀。

    而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张坤回学校了啊,虽然有说每周放假的时候会到医院来,可是毕竟不能保证一定会来。

    所以科室里就安排着,干脆就由谢副主任来做这个手术吧。

    唐主任和谢主任看过病人的核磁共振,发现肿瘤虽然比较靠近神经,手术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对两位主任来说,还不算什么。

    所以就这么安排了,手术时间就是今天上午。

    可是,这下病人家属,也就是这年轻人不干了。

    我来是冲着张医生来的,就是希望医术最高明的张医生帮我父亲做手术,求的就是一个安稳。

    否则,我老爸虽然有脑肿瘤,但是还并没有到一定要手术的程度。

    手术可都是有危险的,原本还没有到必须手术的程度,年轻人也不希望父亲来遭这个罪。

    只是亲戚确实万分推崇,年轻人这才带着父亲来的。

    可是,如果不是那个张医生主刀,那他这次来还有什么意义?

    万一手术出了问题?

    年轻人可不想自己父亲冒这个险。

    别原本没什么大问题,结果手术后给我弄出点什么毛病来,那可就亏大了。

    所以,年轻人如何都不同意谢副主任帮他父亲做手术。

    事情就是这样,场面就这样僵住了。

    护士们要去做手术前的准备,而年轻人堵门,不让护士去安排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