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08章 值得
  “值得吗?”

  办公室里,张坤看着杨雪,轻笑一声,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值得!”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在张坤的办公室里,杨雪好奇的这里摸一下,那里碰一下。

  她还真没进过医生的办公室,发现其实也就是这样,没有电视里那些什么放大镜,地球仪,也没有那吓人的骷髅骨头。

  张坤今天的三场手术已经全部做完了,手术都很成功。

  刚吃过晚饭,杨雪就找了过来。

  于是张坤就把她带到办公室来,正好他也要再看看明天四场手术病人的资料。

  而闲聊了几句后,杨雪问出了她下午的疑问。

  值得吗?

  为了每个星期两天的手术,每周都要这么匆忙的赶来赶去,让自己累成这样。

  而张坤的答案就是那样,很直接,很肯定。

  “如果我的辛苦,能够挽救更多的病人,我觉得,就是值得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坤脸上一脸的满足。

  那一刻的模样,死死的印在了杨雪脑海,久久不能消散。

  那天晚上杨雪留宿在了张坤办公室。

  不要乱想,只是因为虽然特护病房有陪护的小床,但那也仅仅只够一个人休息的,给杨母正好。

  所以张坤很尊师重道的把自己休息用的小床让了出来,而他自己,则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初升的朝阳慢慢升起,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

  杨雪慢慢睁开眼,迷迷糊糊的转头望向沙发,沙发上的张坤已经不知所踪。

  坐起身来,看看时间,居然才七点不到。

  “那家伙,昨晚好像十二点才睡的吧。”杨雪轻轻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在惋惜着什么。

  “这么早,干什么去了?”

  杨雪蹦的一下跳下床,然后朝着特护病房走去。

  不过,在经过九零六病房的时候,杨雪看到了张坤。

  此时,他正一脸笑容的和病房内的病人交谈着,杨雪略微走近一些,听着似乎这个病人也是张坤做的手术。

  张坤现在正在询问手术后的恢复情况。

  听病人所说,似乎恢复的很快,再有一个星期就很有可能出院了。

  张坤询问了几句后,便笑着告辞了,病人恢复的很好,他就没必要插手了,毕竟现在这些都是由谢副主任负责。

  而且现在的他并不能经常呆在医院,如果随意插手,那并不是对病人负责的态度。

  张坤走出病房,正好看到杨雪,打了个招呼,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就分了开来。

  杨雪去特护病房,而张坤要去准备早上的手术了,今天上午有两场手术,时间有点紧,他需要抓紧时间。

  看着张坤渐渐走远的背影,杨雪静静的站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直到很久……。

  一天缓缓过去,即快又慢。

  张坤略感疲惫的回到办公室,换下白大褂,看了看时间,刚好八点。这时候去火车站,正好能赶上九点前的火车。

  不过,刚刚走出办公室,张坤突然想起杨雪。

  今天还没去看望过,走之前再去看看吧。

  来到特护病房的时候,杨雪的父亲杨天启刚刚睡过去,他已经苏醒了,麻醉效果已经消散。

  虽然是刚做过手术,但精神确实不错,刚才还看了会电视,现在已经沉睡了过去。

  张坤和杨雪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病床前把了把脉。

  脉搏还算稳定,虽然起伏不是很有力,但是搏动很明显。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将杨父的手放入被子下面。

  “杨雪老师,我要回邵西了,这里我已经拜托了谢副主任,他会帮忙多来看看的,你们就放心好了!”

  “你就要回去了?”杨雪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明天又是周一了啊。

  杨雪迟疑了一会,突然抬头望着张坤:“等我几分钟,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原本杨雪是请了三天的假期,加上周六周末的话是五天。

  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杨雪非常的想要回到学校。

  或者说,是希望和张坤一起回去吧。

  “你不陪着你爸爸了吗?”张坤愕然。

  看着张坤愣愣的样子,杨雪突然笑了。

  “我爸的手术已经做完了,你不是说很成功吗,那么我也就不需要担心了,而且,这里还有我妈啊,有她在就够了。”

  “我呢,就早点回去,同学们的课程可不能拉下太多啊。”

  “等我几分钟,等我妈回来了,我们就走。”

  杨母刚才去外面买一些日用品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

  张坤想了想,也没有拒绝,一起就一起吧。

  几分钟后,杨母回来,杨雪说了几句后,便和张坤两人出了医院,叫上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火车站售票窗口,售票员望着张坤笑道:“今天可是来晚了,九点的火车已经没有卧铺了,只有硬座。”

  张坤无奈的耸了耸肩:“硬座就硬座吧,没办法啊,赶着回去呢。”

  杨雪在身后,默默的看着张坤和售票员有说有笑的交谈着,心里叹息一声,这是就连售票员都记住张坤了。

  一个火车站,尤其是省会,每天的客流量那么大,这样的情况下,能让售票员记住一个人可也真不容易了。

  购买了火车票,两人坐在候车室等候着,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此时都没有了交谈的兴致。

  静静的坐着,抬头望着透明天花板外面的月亮,杨雪心里突然好安静。

  火车缓缓驶进站台,广播里传出让旅客进站的声音,看着一个个旅客提着行李纷纷涌入站台,张坤也站了起来:“杨雪老师,我们也走吧。”

  杨雪沉静的站了起来,望着月光下的张坤,不知道为什么,杨雪突然淡淡的道:“以后,不要叫我杨雪老师了,叫杨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