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128章 幸福
  精致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皮肤白皙宛如洁白的瓷器,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头上扎着小小的羊角辫。

  好可爱的小女孩,应该有六七岁了吧!

  老爷子脸上的黯然顿时退去,他脸上冒出笑容,望着大门处正慢慢走进来的小女孩。

  “幸福啊,已经起床了吗?今天下午有没有乖乖午睡啊!”

  “嗯,爷爷,我有乖乖睡觉觉哦。”小女孩一脸笑容慢慢走了过来,站到老爷子身旁,提着裙摆轻轻向张坤微微一蹲身,行了一个公主礼,然后才一脸笑容轻手轻脚的坐到老爷子身边的沙发。

  左右移动了一下,让自己坐的最舒服后,小女孩抱着老爷子的手臂。

  “爷爷,这位大哥哥是客人吗?以前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耶!”

  说着,小女孩一脸好奇的望着张坤,眨着大大的眼睛,一脸的可爱。

  老爷子溺爱的抱了一下小女孩,然后向张坤介绍道:“这是我孙女,吕幸福。”

  说完之后,老爷子低下头望着吕幸福:“这位是爷爷的客人哦,叫张坤,是……。”

  老爷子说着,突然眼睛一转。

  “是名牌大学生哦,幸福不是一直想要学习吗?就让张坤哥哥教幸福学字好吗?”

  听到老爷子的介绍,张坤一愣,大,大学生?什么意思?我才高三好不好。

  不过,听过老爷子的介绍后,小幸福突然一脸惊喜的望着张坤:“大哥哥是大学生吗?好厉害哦。”

  “大哥哥有空能教教幸福认字吗,幸福现在已经学会很多了,但是还有好多不会耶。”

  我,我不是啦……。

  张坤本来想解释一下的,可是看着小幸福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己,那一脸的惊喜,张坤眼角一颤,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老爷子抱了抱幸福,然后一脸笑容的道:“放心,张坤哥哥会在我们这里住几天,张坤哥哥有空的话一定会教幸福的哦,对了,幸福不是最近在学写大字吗,你去好好整理一下,一会张坤哥哥去看好吗?”

  “好啊好啊!”小幸福连连点头,望着张坤的双眼高兴的都快弯成了月牙。

  “张坤哥哥,我去整理我写的大字,你一定要来看哦!”小幸福说完,轻轻跳下沙发,然后朝着大门外走去。

  小幸福走开后,张坤一脸苦笑的望着老爷子:“您老这是?”

  老爷子望着正慢慢离开的小女孩背影,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了起来,微微叹息了一声。

  “这是我孙女,平常很少见到外人,难得有人上门做客就高兴的不得了,而且生平最佩服有学问的人,最喜欢看电视里那些名牌大学生,所以……。”

  老爷子话还没说完,突然客厅门口传来一阵惊呼。

  “小小姐……!”

  四五声惊呼,老爷子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然后猛地站了起来,飞快的朝着门外跑去。

  这又是怎么了?

  张坤一愣,但立即跟了上去。

  跑到客厅外,张坤顿住了,只见刚才看到的小幸福正倒在地上蜷缩着,浑身一颤一颤,脸色苍白,似乎在忍受着某种难言的痛苦。

  老爷子飞快冲了上去,推开小女孩周围的女仆,一把将小幸福抱到怀里。

  “幸福,幸福,你怎么样了,药呢,药呢?”

  老爷子先是小心的看了看怀里幸福苍白的脸庞,然后猛地怒吼。

  旁边立刻有女仆匆忙的掏出药瓶,还有女仆连忙打开随身携带的水壶。

  而此时,怀里的幸福拼命的睁开双眼,苍白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爷……爷,我,我没事,您别,别急……!”

  老爷子低头望着怀里的幸福,勉强压低了声音:“爷爷不急,幸福乖,来,吃药,吃药就好了!”

  说着,老爷子接过女仆递来的药片,然后就着温水送入幸福口中。

  小幸福吞下药片,过了半分钟,浑身颤抖终于停止,双眼蒙蒙的,慢慢闭上。

  老爷子死死的将幸福抱在怀里,过了很久,老爷子才慢慢站了起来,将昏睡过去的幸福慢慢抱起,然后交到旁边等候的女仆手中。

  “送幸福回房间休息……。”

  “是,老爷!”女仆连忙点头,然后小心的抱着幸福慢慢朝着远处走去。

  望着渐渐远去的女仆,老爷子这才慢慢转过身来,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

  张坤默默的望着老爷子,还有那远去的女仆,张坤突然开口:”老爷子,您说的病人,就是幸福?”

  老爷子望着张坤,默默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叹息一声:“张医生,我们进去说!”

  两人回到客厅,老爷子坐到沙发上,盯着茶几上的资料袋,过了很久才慢慢开口。

  “没错,我找张医生你来,就是为了幸福。”

  老爷子默默的低声道:“在三年前突然发现的脑瘤!”

  “当时幸福才四岁不到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却得了脑瘤,为什么会这样?”

  “我想尽了办法,可是,直到现在却依旧没有解决。”

  “那些检查结果你都看过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东西,根本无法检测出幸福脑内肿瘤的具体情况。”

  “所以,那些医生甚至连手术都不敢进行,这么多年了,幸福一直靠药物支撑。”

  “但是,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幸福的病正在越来越严重,因为她头疼,昏迷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

  “前段时间,我突然收到消息,以前发现的和幸福有同样病症的叶涛突然接受了手术,而且手术成功了。”

  “然后我就去了南湖省中心医院,并最后找到了你。”

  “张医生,情况你也看到了,我求你,就当我求你了,能否再想想办法,她才七岁啊!”

  老爷子咬着牙,脸上泛着悲痛,一双眼睛,哀求的望着张坤。